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824 出境前的安排

    罗万年的话一出口,郑为民迅速明白了罗万年和华天洪之间肯定进行了交心密谈,否则,罗万年不会以这种方式告诉自己涉及副省长华天洪的事情,以及下一步要交给自己的任务,说明两位领导之前已经把自己纳入了揭穿整个北岛药业的计划之中

    罗万年之所以刚才考验自己,恐怕也是出于几个方面考虑,一是考验自己的心理素质,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华天洪和何江洲说的那么优秀,其次也是从安全的角度考验自己的保密意识。

    闪念之间,郑为民彻底知道了罗万年的心思,心里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他笑着摇了摇头,道:“罗书记,暂时我还没有接到华省长的任何通知,不过,罗书记您放心,只要您和华省长交待的任务,就算是赴汤蹈火,我也会勇往直前,义无反顾,圆满完成您交给的任务。”

    “好,小郑,好样的,华省长果然没看错你。”罗万年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双手背在身后,来回踱了两步,稍稍沉思之后,转头直接对郑为民说道:“小郑啊,北岛药业的情况非常复杂,下一步我和华省长将派你深入岛国获取玉春粉的完整资料,争取把最有力的证据弄到手,然后再对北岛药业进行彻底查封反击。”

    郑为民听见深入岛国忽然愣了一下,脸上稍稍有些凝重,罗万年见此笑道:“怎么啦,小郑,有难度吗?”郑为民摇了摇头,道:“难度肯定是有,但我有信心,我是说有没有人配合我的行动————”

    郑为民的话还没说完,罗万年笑道:“那是当然,你是代表a省政府的秘密调查小组去境外执行任务,省委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去呢,这一点你放心,华省长会有安排,这个调查小组,由我任组长,由华省长任副组长,小郑啊,你要清楚这是个秘密调查小组,不能跟任何说,这对你来说也是个机会,你要好好把握,知道吗?”

    郑为民庄重地点了点头,他知道省委书记说这句话,对自己来讲意味着什么,其实郑为民想得更多的倒不是什么成长进步,而是如何能完成两位省领导交给的任务,作为特种兵,郑为民非常清楚出境获取情报难道可想而知,加之自己对岛国不熟悉,又不懂岛国语,好在现在科技发达,只要有多语种扫描翻译仪在手,以他的身手,可以很轻松的走遍天下。

    但凡是也有个例外,他怕万一被岛国特工和军队截获,自己和同伴怎么脱身,也成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郑为民对自己信心十足,关键担心跟他同去的人是谁,他们能不能像自己一样可以脱身,要知道出境执行任务,安全很重要,一旦截获,安全是一个方面,但保密也是个很大的问题。

    “罗书记,放心吧,我会竭尽全力完全您交给的任务。”罗万年点了点头,道:“嗯,小郑啊,你可是华夏最顶尖的特工高手,这一点我相信你。”说到这里,罗万年若有所思的说道:“小郑,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到时候华省长会给你们提出具体要求,交待任务,有什么想法和要求,以后你可以直接跟华省长说。”

    郑为民点了点头,罗万年又简单的交待了几句,郑为民这才告别罗万年走出办公室,秘书宁志勇听见声音,赶紧走了出来,把郑为民送到省委一号楼的楼下,此时,华天洪的司机见郑为民出来,赶紧把车开了过来,停车后打开车门,从车里钻了出来,走到郑为民身边,笑道:“郑镇长,华省长在政府那边等你,说让你从罗书记办公室出来之后,直接叫我把你接过去。”

    领导有安排,郑为民自然不能推脱,他知道从这一刻起,自己已经进入了出境执行任务的准备阶段,上了司机的车,郑为民把头靠在汽车靠椅上,微微闭上眼睛,在预想着出境执行任务的可能遇到的各种困难,这是郑为民的一个习惯,在接受任务时,总是做着最坏的打算,他知道只要是接受任务,肯定不会是一帆风顺,尤其像这种境外执行任务,有些困难是无法想像的,所以更应该把难度往深里想,只有这样,才能制定出最完美的预案。

    司机三十五岁,见郑为民靠在沙发椅上闭目不作声,想着这小子这么年轻又是被省委书记接见,又跟华副省长混的很熟,不觉心生佩服,要知道自己都三十五岁了,现在才是个正科级,就算从司机位置上下来去基层任个职,充其量也只能干个副处级到顶了,而郑为民这小子才二十七岁不到就当镇长了,照这个速度,到自己这个年纪,正处级说不定都干了一届了,甚至有可能干个副厅正厅级,也不是没有可能。

    司机知道这种在官场后劲十足的年轻人还得巴结一点,万一以后有用得着,帮个忙之类的事,他们都是一句话就可以解决,想到这儿,不觉笑道:“郑镇长,怎么不说话?困啦”

    见司机找自己说话,郑为民自然不敢托大,呵呵一笑,道:“没有,怕打扰你开车干脆眯一会儿。”郑为民说着,想着小车司机的消息比较灵通,正好可以从他的嘴里得到点省里的消息。

    “周师傅,你给华省长开车多少年了?”郑为民有意问道,司机呵呵一笑,道:“快六年了,我从部队一转业回来,就给华省长开车。”郑为民听见司机从部队转业的,想着应该是个士官,同样是部队转业的,郑为民对司机有了几分亲切,笑道:“真巧,我也是从部队转业的。”

    “是吗?那我们当过兵的都是战友哟。”司机从语气中显得很高兴,开始跟郑为民热情的串聊起来,从各自部队的情况说到转业干部到地方的境遇和处境,以及地方官场上的一些情况,最后聊到省委人事,郑为民很快从司机的嘴里了解到省里官场上的一些人事内幕。

    省委和省政府哪个领导跟哪个领导关系如何,谁跟谁走的近,谁跟谁是一个派系,哪个厅长是谁的人,哪个市长是谁提拔的,哪个市委书记是谁的人,听完之后,郑为民并没有大惊小怪,只是觉得官场从上层和基层其实都差不多,说白了是人的地方都复杂,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别说官场这种名利场了。

    不管你是哪个派系,只要心里装着国家的安危和人民的幸福,都可以理解,如果哪个派系只想着窃取权利谋取私利,那就应该让哪个派系粉身碎骨,绝不手软,否则,贻害无穷。

    两人说说笑笑,车子很快进入了省政府,当郑为民到华天洪的办公室时,副省长华天洪早就在办公室里等着他了。

    [小说网,!]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