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78 玉岭镇的地头蛇

    镇长操鹏海只对郑为民说了两件事,也是操鹏海最头痛的两件事,一件是镇里的两大地头蛇,一个绰号叫坐地虎周彪,一个人称外号清江龙许龙飞,两人都三十刚出头的年纪。

    周彪是个头不高,才一米七多点,但身体壮实,样子凶狠,脾气暴躁,给人感觉进攻性极强,长年理着光头,下巴上留着一小撮山羊胡,看人时总是歪着脑袋。

    据称周彪在广州一家物业公司打过工,因老板觉得此人面相狡诈凶狠,害怕他,借故把他辞退。

    结果老板半年后,在酒店陪客户喝完酒回家,在自家小区的门口树林边,不明不白的被人用闷棍打成了植物人,家属花重金悬拿凶手,公安机关也极力侦破。

    结果到今天还没能破案,公安机关也曾怀疑周彪,但最后都没能从他的嘴里得到相要的答案,此案一直悬在公安局的疑难案卷宗里许龙飞身高一米七八左右,身材微胖,耳朵上长一颗豆牙般的肉球,此人,不经意的一看,两眼像打盹的猎豹,给人的感觉像是在时刻阴冷的窥视别人。

    许龙飞心黑手辣,手段极其残忍,听镇上人传,他有个嗜好,专喜欢玩漂亮小少妇,他只要喜欢上别人的老婆,基本上逃不出他的手心。

    因为此人手段阴毒,手下弟兄众多,镇上好多男人,只能忍气吞声,甘愿受辱。

    前几年,他喜欢的一女人的老公是个长途司机,因为一次半夜路过家门,回家后,无意间将两人当场捉奸在床。

    许龙飞穿衣准备杨长而去,结果被男人拿刀追赶,许龙飞在黑夜的掩护下侥幸逃脱,一个月后,女人的老公开车从一处悬崖边上过时,因下坡,踩不住刹车,连人带车摔到一百多米深的山涯下暴命。

    有人说是许龙飞高价买通了修车高手,在男人的刹车上动了些手脚,有人说,是许飞龙专门找人把男人做掉之后,连人带车被推下涯谷去的,各种说法不一。

    公安和交警部门到场后,一致鉴定是一起意外交通事故,事情最终不了了之,至此,这事成了一个悬案,留在了小镇居民的心头。

    许龙飞以前在上海黑社会混过,一次公安展开严打,许龙飞闻风不对,赶紧退身回家,从此,再也没踏入上海一步。

    清水江从玉岭镇旁经过,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水弯,江水清彻,淘洗沉淀出来的沙子,质地优良,沙色洁白,细滑,有光泽,质感重,纯度高,粘性好,看起来相当舒服。

    因些,这些沙厂生产出来的沙,成了玉岭镇,红石县乃至秦唐市比较重要的建筑市场用沙来源,整个玉岭镇像这样的沙厂有上十家。

    周彪和许龙飞两人在镇里也一人经营一家沙厂,由于玉岭镇建筑市场不大,这十家沙厂相互竞争激烈,由于周彪和许龙飞喜欢背后下黑手,其他几家沙厂都不敢与他们正面竞争。

    有其他沙厂老板不服到镇政府告状,被周彪和许龙飞得知后叫人暗地里挑断了告状老板的脚筋,县里和镇上公安来了之后,尽没查出是谁干的。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周彪和许龙飞叫人下的黑手,可县里和镇上的公官局和派出所愣是没查出凶手。

    之后再也不敢有人**,附近几家沙厂的老板们因害怕两人报复,再也不敢与周彪和许龙飞抢生意,只敢接些零星的小生意养家糊口。

    外地车船来买沙,也都被周彪和许龙飞两人给垄断了,强行要求来人不准买别的沙厂的沙,否则,走不出玉岭镇,迫于两人的yin威,外地来的买主只能乖乖就范。

    外地投资商来镇工业园投资,进行厂房等基础建设,必须要用周彪和许龙飞他们沙厂的沙,否则让企业干不下去。

    可他们的沙虽然质量好,但价格比市场价还要高出一大截,老板们碍于两人是当地一霸,只能自认倒霉,花了不少冤枉钱。

    后来有其他老板来镇工业园投资,这些原先已经落户,吃了周彪和许龙飞不少亏的老板们有意无意的走漏了消息,那些想投资工业园的老板得到风声都被吓的,赶紧走人。

    去年两个南方来的投资商,实力雄厚,准备进驻工业园,结果小五那帮混混想弄点钱,准备对他们下手,投资商得到消息,连夜开车跑回了南方,气得镇长操鹏海直跺脚。

    镇里的治安状况相当的混乱,镇长操鹏海很是着急,向书记张茂松建议对沙厂恶性竞争进行整顿,对镇里的投资环境要进行整治。

    书记张茂松不但不同意整顿,还说不能破坏来自不易的和谐环境,并说几家沙厂是正规企业,工商许可证和经营执照都有,干嘛要整人家,现在行业竞争很正常,优胜劣汰,自然法则,话从书记张茂松的嘴里蹦出来,听起来横竖都有理,让镇长操鹏海无计可施。

    镇长操鹏海因刚上任,加之年轻气盛,想着要干一番业事,急着向县里表明自己是有能力的,让当初怀疑自己的领导看看,他们没有用错人。

    可由于镇党委书记的不支持,这事没法下手,自己强行带着综治办,工商,税务,公安等部门,对沙厂进行检查,结果被一帮混混拿刀给吓回去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