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76 背后的黑手

    “操镇,我明白了。”郑为民略略思索,笑道。

    想着自己已经不明不白被拉进了操鹏海的阵营,在书记张茂松的心里,已经给自己定了性。现在想要进入张茂松的阵营,已经不可能了,就算保持中立也是不可能的,再说自己也不喜欢张茂松那种过于自私的粗人,得罪了也就得罪了,无所谓。

    既然自己已经成了操鹏海的人,想在官场上干出一点名堂,干脆自己也别装清高了,在镇里先直接跟着操鹏海混,有这样的人做自己的靠山还愁起不来。

    当官要伸手,就得跟人走,保持什么中立的想法,纯粹扯蛋,那是自歁歁人的托词,有这种想法的人最后大都走不远。大凡在官场成功的,能走的很远的都是会玩平衡木的高手,在各个阵营中进进出出,在各种关系中游刃有余。

    谁也不求,完全保持中立的几乎没有,一条道走到黑的也没有。

    人只要进入官场就像进入了一个高速运转的漩涡,你不转,人家就拽着你转,你要是不主动转起来,只会被动的在漩涡里被别人拽的晕头转向,要么你就提高转的本领,主动出击把别人玩的晕头转向。

    官场就是个职场,名利场,不面对现实,就会碰得头破血流,想做个老黄牛没人拦你,做好挨骂受辱的准备,做好耐得住寂寞的准备,否则,不让你郁闷死,也把你气死。

    人在官场,稍稍有点进取心的,谁不想着往上高升,官大一级压死人,自古不变的真理,只有在官场,你说你本事再大,没用,只要你的官职不如别人,你就得比别人矮一截。

    这和在学校,学生比的是成绩分数,在职场上职员比的是业绩,生意场上老板比的是利润等等没什么两样,在官场比的就是官级和职务。

    手握权利的滋味,他郑为民是尝到过的,太美妙了,当然把这种美妙当作猎取个人私欲,就可耻了,弄不好成为阶下囚,就得不偿失,这种美妙,他郑为民宁愿不要。

    虽然郑为民迷恋权利,也喜欢玩弄权利,但他迷恋的是为老百办事的快感,玩弄的是惩治恶人的权利。

    他要的就是权柄在手,随心所欲的展露自己的才华,在更大的人生舞台上施展自己的抱负,自己的志向虽然与伟人相比,小巫见大巫,不可同日而语,但自己要活出一个堂堂正正的大写的人,这就是他郑为民今生追求的目标。

    但郑为民说他明白的时候,镇长操鹏海一愣,心道:这小子难道还真有得罪张茂松的事,郑为民能和张茂松两人似乎从来没见过面,他俩能有什么瓜葛,如果要真是这样,那也太让人不可想像了。

    想到这儿,操鹏海一脸疑惑地问道:“明白什么?不妨说说。”

    郑为民看着操鹏海一脸期待,心道:如果自己不说出来,显得自己不坦诚,看张茂松估计干不了几年,很快就要到县里养老去了。

    操鹏海正当年轻,舅舅又是市政府副秘书长,听许琳说,操鹏海舅舅也就比操鹏海大个十岁,照这样算,也就四十五六岁的样子,也正是人生干事业的高峰期。

    看样子,操鹏海的前途应该一片光明,自己只要紧跟他的步伐,不怕自己永远会窝在玉岭镇。

    想着这些,郑为民不觉心里一喜,索性也不对操鹏海隐瞒自己的心事,一脸认真地问道:“操镇长,张书记跟县里秦副县长关系怎么样?”

    郑为民的话让操鹏海一时没弄明白,心道:这是哪儿哪儿。可一看着郑为民一脸严肃的表情,操鹏海猜想,凭着自己对郑为民的观察,这小子做事有板有眼,应该不会随便问些题外话的。

    这样一想,操鹏海全身一个激灵,心道:难不成郑为民还真的跟副县长秦守国有关系,前段时间碰到军转办唐主任,他跟自己说起郑为民的事,自己还不太相信,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至于里面有什么误会,唐主任似乎也不清楚,自己现在还真想知道,这里面的真相。

    操鹏海脑袋转了一圈,又回过神来,故意笑着问道:“郑为民,你小子,问这个干嘛?”

    “如果,张书记跟秦副县长关系铁,那问题就出在这里了。”郑为民实话实说道。

    嗯,没错,秦副县长和张书记是高中同学,怎么了,你跟副县长秦守国还有什么瓜葛。”操鹏海心里惊奇道。

    郑为民笑道:“其实,我跟秦副县长倒是没什么过结,只是我跟他儿子,县委办副主任秦尊是高中同学,他的女朋友是我高中的初恋————————。”

    当郑为民把自己跟秦尊的恩怨,以及自己如何准备进档案局,如何又被秦副县长给弄到了玉岭镇的事情说出来之后。

    操鹏海才恍然大悟,心道:怪不得,张茂松不依不饶的要把郑为民往死胡同里整,除了郑为民一到镇里就被自己抢先拉到自己的阵营,让张茂松嫉妒之外。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很可能就是秦守国或是秦尊专门给张茂松交待过,一定要狠狠的把郑为民往死里整,就是不能让他抬头。

    因为郑为民这小子太优秀了,只要给他一点阳光,都有可能成长为一棵大树,这一点,秦守国和秦尊父子是最不希望看到的。

    听了郑为民和秦守国父子的过往,镇长操鹏海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情瞬间放松了不少。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