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75 你是不是得罪了谁

    镇长操鹏海坐在办公室,想着郑为民的工作安排已经定了下来,自己还是要跟他深谈一次,一支烟抽完,操鹏海这才拿起电话给许琳打了过去。

    此时,许琳正在和郑为民开心的聊天,见镇长让郑为民到他办公室去,也许正聊在兴头上,她脸上有些隐隐的失望,说道:“操镇长叫你,去吧,说不定有好事等着你。”说完,许琳嘻嘻笑着。

    “能有什么好事,我虽然没听见操镇在电话里说什么,但我的第六感觉特别灵敏,我能感觉出操镇似乎心情不大好,不信你等着瞧。”郑为民说完哈哈笑了两声,这才和许琳告辞出去。

    “郑为民,说定了啊,星期六不见不散,你要是失约,我下回可不理你了。”许琳见郑为民带门出去,赶紧把两人刚才商量的事,特意提醒了一遍。

    郑为民回头,呵呵笑了两声,朝许琳眨了眨眼睛,笑道:“堂堂的特种兵连长,哪能调戏良家妇女,不符合我军的优良作风,放心,天塌下来,我顶着。”

    得到了郑为民的承诺,许琳媚了一眼郑为民,娇嗔道:“讨厌,谁是良家妇女。”

    郑为民顺势做了个滑稽可笑的鬼脸,直逗的许琳捂着嘴咯咯颤笑,胸前两座雪山,如刚出水的嫩豆腐般颤动着不止,郑为民一饱眼福之后,这才开心的转身离去。

    镇长操鹏海的办公室门虚掩着,郑为民轻轻敲了两下,此时,操鹏海正坐在茶几旁的沙发上,随意浏览着今天上午才收到,没来的急看的《秦唐日报》听见敲门声,操鹏海头也没抬地回道:“进来。”郑为民推开门叫了一声镇长,这才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

    操鹏海把报纸上一篇文章的最后一句话看完,这才抬头看来人是谁,见是郑为民,赶紧把报纸放到茶几上,一指旁边的沙发,朝郑为民笑道:“坐,小郑。”

    郑为民笑道:“谢谢镇长。”说完,就势坐到沙发上。

    “那边有水,要喝茶自己倒。”操鹏海坐在沙发上笑着看着自己,提醒道。

    “不客气,镇长。”见操鹏海杯子里只剩下一点茶,郑为民赶紧把茶几上的水杯拿了过来,准备帮操鹏海到饮水机边打水,无意间看到《秦唐日报》有篇文章的署名是记者乔小兰。

    郑为民心里一惊,暗道:这野丫头,进步很快嘛,才去几天,《秦唐日报》上都能见到她的大名了。

    郑为民不敢细看,赶紧到饮水机边给操镇长的水杯续满水,这才返回到沙发上,仔细看了看乔小兰的文章的标题,原来是一篇记者暗访日记,题目是《乡镇非法文艺团体乱像丛生》副标题是记者走基层暗访乡镇文艺表演记实。

    因为镇长操鹏海找自己说事,郑为民不敢细看上面的内容,他想着等镇长说完事之后,自己再把乔小兰的大作拜读一下,看看里面到底写的是个什么事。

    正当,郑为民想着乔小兰的事,操鹏海喝了口水,直视着郑为民的眼睛,清了清嗓子开腔说道:“小郑啊,刚才召开了镇党委会,已经安排了你的工作岗位。”

    说完,镇长操鹏海停顿了一下,神色有些犹豫起来,他想着会上关于郑为民工作安排的决定,自己很不满意,现在,不知道怎样把这个结果给郑为民委婉的说出来,他知道郑为民是充分相信自己的,只怕话一说出口会寒了郑为民的心。

    郑为民很会察言观色,一看操鹏海的神情,心里不觉暗淡了一下,看样子结果不妙,难道综治办张茂松都不让自己进,如果这样,他张茂松未免太小家子气了,一点容人的雅量都没有。

    不管怎么样,自己还是国家干部,总得给自己一口饭吃吧,如果真他妈的逼急了,老子辞职不干了,算你狠,我惹不起总躲的起吧,不行,给人当保镖去,就凭自己的素质和身手,哪里添不饱肚子,非得在玉岭镇这种要死不活的地方混吃等死。

    想到这儿,郑为民迅速调整心态,呵呵笑道:“操镇,你别顾忌我的感觉,你尽管说就行了,我的命都是从暴徒的枪口下捡回来的,还能什么事看不开,我能活着到玉岭镇上班,已经很幸运了。”

    “郑为民,你小子好样的,我操鹏海就佩服你这种精神,像个男人。”操鹏海受到郑为民的情绪感觉染,鼓起勇气说道:“你被分到了综治办,不过————。”

    一听说自己被分到了综治办,郑为民来了精神,笑道:“操镇,不用你说,其实之前我早就猜到了,你要把我放到综治办去。”

    郑为民接着笑道:“操镇,只要能见综治办,什么都好说,我这人在部队动习惯了,你叫我坐办公室,我还真不习惯。”

    “小郑,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操鹏海给郑为民打着预防针,说道:“张书记的意思你任职命令下到综治办,人要到镇文化站去工作。”

    操鹏海说完,郑为民的脸上泛起淡淡的失落,毕竟突然听了这个消息还是有些不快,但脸上却强装笑容,道:“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张书记这是什么意思?”

    “郑为民,你是不是什么地方得罪过张书记?”操鹏海想着张茂松一提起郑为民三个字,那种痛恨与复杂的神情,心里也纳闷,想着仅仅因为郑为民跟着自己吃了顿饭,也不至于对一个新来的军转干部这种恨之入骨的态度吧。

    郑为民笑道:“操镇,你也知道,我才刚来一天,除了跟你吃了顿饭,跟混混们打了一架,其他地方,我还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呀,怎么会得罪张书记呢?不可能,真的不可能。”郑为民笑着摇了摇脑袋。

    “不对,跟我吃顿饭,他也不至于对你这么大的意见,你再想想,是不是在别的地方无形中得罪过他。”操鹏海说到这里,郑为民突然想起毛根木跟踪自己的事,这才恍然大悟。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