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74 书记的暗算

    这次处理张志海,从表面看起来,横坚都是张茂松有理,副书记彭东国提出要撒张志海的职,虽然副镇长孔冬林把从小道得来的,关于书记张茂松处理张志海的底线的消息,告诉了操鹏海。

    没想到,这个人情最总还是让张茂松以最后总结发言,明借进行**集中的方式,给做实了,不知道这个主意是张茂松自己想出来的,还是他的阵营里的几个臭皮匠帮他出的。

    张茂松知道操鹏海不可能跟他硬来,他已经把张志海顶风违纪和辱骂殴打领导的事,捏造成了铁的事实,本身操鹏海喝酒理亏,他也不可能把事情闹的太僵,万一上面真的追查,操鹏海肯定原形毕露,这一点操鹏海比谁都看的清楚。

    因此,处理张志海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他张茂松的手中,这一点连操鹏海自己在心里不得不承认。

    想怎么处理张志海,全凭他书记张茂松一句话的事,要不是秦守国给他定了调子,他真想让张志海靠边养老去。

    既然不能往深里整治张志海,那就耍玩一把操鹏海,顺便捞个人情,也不是坏事,和操鹏海的关系能缓和多少就缓和多少,毕竟在一个班里子共事,低头不见抬头见。

    刚才,在会间休息期间,张茂松和他的阵营断定,操鹏海要么向他张茂松求情,服软,要求减轻对张志海的处分。要么死要面子,不管不问,反弃抵抗,任书记张茂松怎么处理。

    想来想去第一种可能性最大,后一种情况,不到万不得已,操鹏海不会那样做,因为他们对操鹏海的为人清楚,容易感情用事,为了下面的弟兄,他根本就不会当缩头乌龟,这一点张茂松暗里佩服他,自喟不如。

    不过让张茂松怎么也没想到,操鹏海会积极相应彭东国的意见,支持党委给张志海撒职,这反而让张茂松有点措手不及,一时陷入了被动。

    好在刚才在办公室,张茂松的两个死党,副书记彭东国和党政办公主任肖爱东给自己提了个醒,要自己最后一个总结时,看前面的发言情况见机行事,该放时就放,该收时就收,这样才会充分把握会场上的主动。

    如果都同意撒职,那张茂松就送个人情张志海,同时也把话说到位,让操鹏海明白这个面子是自己给他的,当然,会上所有人都同意的情况可能性不大,可以排除。

    如果有小半人不同意撒职,那就来个举手表决,等表决通过后,自己再改变决定,减轻对张志海的处罚,这种戏分做起来,效果更明显,这种情况最有可能。

    如果有一大半人不同意撒职,对不起,自己就不通过表决,最后来个集中,尽量做到,让秦副县长没话说,又让张志海和操鹏海难受的处理方式,不过这样,自己得不到一点好处,反而彻底把操鹏海阵营全部得罪。以后,自己的工作恐怕正如秦守国副县长说的,越来越有利于操鹏海了,这种事情是他张茂松最不愿看到的。

    张茂松把处理张志海的问题,所带来的各种后果,和自己阵营里的几个人反反复复研究的很透,这让张茂松感觉胜券在握,很有成就感,心里十分的得意。

    当操鹏海同意彭东国提出的撒张志海综治办主任的职务时,除了孔冬林知道内情之外,其他人都彼为诧异。

    认为操鹏海不够意思,自己做的事不敢承认不说,张志海替他挡了子弹,他不去主动争取对张志海的宽大处理,反而,全力支持撒掉张志海的职,这让他的威信瞬间在中立派和代宾等不知内情的操阵营的心中,打大折扣。

    操鹏海的表决让张茂松有些失望,本想着让操镇海求自己,让桌上人看看他操鹏海求自己的狼狈样,结果操鹏海不知哪根神经不对劲,对这个处理意见尽同意了,为让张茂松摸不着头脑。

    张茂松在失望之下,当作全镇党委委员的面,提出了一个最终的处理意见,并作了总结性讲话:“刚才大家就彭东国同志提出的,针对张志海同志顶风喝酒违纪,殴打辱骂镇领导的严重违纪行为的处理意见,发了言,说出了自己看法,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这很好,充分说明我们玉岭镇在党的议事制度建设上还是卓有成效的。”

    张茂松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刚才,在坐的绝大数同志都赞成给张志海同志撒职处分,恕我直言,按照党纪政纪的处罚条例的相关规定,完全可以够得上这一条。”

    张茂松话锋一转,含有深意的笑道:“但作为镇领导,我张茂松这点气度还是有的,我首先考虑的还是镇里安全稳定的大局,我和东国书记被打事小,影响了玉岭镇的安全稳定事大,我们必须要有这个觉悟。”

    张茂松喝了口水,感觉耳朵里似乎有点痒,用手掏了掏,见是一只小飞虫,一下子弹了出去。

    这才接着说道:“再说了,我们不能一棍子把人当死,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这个原则不能丢,张志海是为镇里做了多年贡献的老同志,里应得到宽恕,在这里我个人建议,给张志海同志警告处分一次,报县纪委纠风办,建议在全县通报批评,大家看有什么意见。”

    见大家都愣在坐位上没说话,张茂松笑道:“我提议,还是大家举手表决一下为好,免得说我这个书记搞一言堂,同意我的意见的请挙手。”

    此时,大家见书记张茂松高风亮节,尽不计前嫌的宽容了张志海一次,连镇长操鹏海在内的所有人,一个个庄重地举起了右手。

    此时,谁也没注意到,操鹏海脸上是青一块紫一块,心里暗骂道:“好你个张茂松,你尽敢耍老子,敢情好人全部是你做了,老子操鹏海倒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

    综治办主任张志海听到这个消息,不知道是哭还是笑,是喜还是悲,他见了书记张茂松心情比以住任何时候都复杂,表面对他还得感恩戴德,心里却暗骂道:“人要是没了脸,真他妈的神仙也难敌。”

    张志海虽然知道书记张茂松是什么货色,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跟了那么久的镇长操鹏海,尽然在镇党委会上支持副书记的意见,撤掉自己的职,无能如何都想不通,跟操鹏海别扭了一段时间,好在,副镇长孔冬林知道内情,连续做了几次思想工作,才慢慢的解开综治办主任张志海和镇长操鹏海两人的疙瘩。当然这是后话。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