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63 和许琳的关系

    郑为民看看手机号是镇长助理许琳打过来的,郑为民赶紧跟几个混混告辞。

    进了镇政府的院子,郑为民看了看碗上的手表,时间指向上午八点五十,镇政府院子里异常的安静,气氛无形中显得有些沉闷和压抑。

    走近办公楼,郑为民能听见上面似乎有嗡嗡的说话声,像是在争论,又像是在争吵。

    郑为民心下一惊,暗道:昨天晚上打了个电话给许琳,她说今天上午开镇党委会,研究处理综治办主任张志海和自己的工作安排的题,看样子,镇领导们都在三楼会议开会。

    张志海的问题许琳电话中只透露了一点点,只说他跟领导发生了冲突,别的什么都没说。

    自从昨天郑为民打了个电话给张志海,劝他把喝酒的责任都承担下来时,郑为民心里七上八下,虽然这事经过自己深思熟虑,不知道真正落实起来,效果怎么样。

    张志海和领导顶,那是肯定的,他的脾气,在酒桌上喝酒的时候郑为民已经看出来了,张志海要承认自己一个人的问题,张茂松和副书记彭东国肯定要让他交待实情。

    这是一对矛盾,说不定动手都有可能,关键要张志海能顶的住,要是半途投降了,那情况就有点糟了。

    想到这里,郑为民赶紧骑车去了家属院,把被褥连自行车一块扛进了房间,把东西放好之后,他已无心整理房间,轻手轻脚的下宿舍楼,到办公楼去找镇长助理许琳和综治办主任张志海去了。

    党政办有三间办公室,一间是办主任的,一间是副主任和李干事共用,另一间是许琳和陈干事共用的,在进许琳的办公室之前,郑为民特意到主任办公室偷瞄了一眼,见没人,估计党政办主任肖爱东参加会议去了。

    许琳办公室的门虚掩着,郑为民轻轻敲了一下,然后,推开门,把头脑探了进去,里面陈干事不在,只有许琳坐在办公桌前用电脑敲写一份材料。

    抬头见是郑为民,许琳媚了他一眼,笑道:“鬼鬼崇崇的干嘛,快进来。”

    “嘻,嘻,许助理,在写材料呀。”郑为民笑着走了进去,随手把门推上,许琳见郑为民这个动作,脸涮的一下红了,心不觉砰砰直跳。

    郑为民见许琳的表情,这才意识到自己不该关门,让她多心了,想着过去把门打开,又怕许琳说自己不男人,婆婆妈妈。

    “许助理,会议情况怎么样?”郑为民从陈干事的办公桌前拖了一把椅子过来,反转过来,椅背朝前,两腿叉开,一屁股坐了上去,用手指了指楼上会议室,悄声问道。

    许琳看见郑为民的坐姿,心里火烧火撩,妩媚地笑道:“郑为民,坐没个坐相,人来人往的,要是让外人看到多不好,快坐正了。”许琳说这话的语气,根本就没把郑为民当外人。

    郑为民心里一阵温暖,笑道:“谢谢许助理,我感觉和你在一起心里很放松,我这样,你不会介意吧。”说着,郑为民又把椅子放正,朝许琳吐了一下舌头做了个鬼脸,直逗的许琳的呵呵直乐。

    “嘻,嘻,怎么会呢,我以为我那么小气呀。”许琳说着,站起来走到饮水机边,拿起纸杯倒了杯水,走过来递到郑为民手上,笑道:“你还是第一次到我的办公室,没什么好招待的,喝杯水。”

    “嘻,嘻,许助理,你在家一定是个乖乖女,待人这么热心,真的让我好感动。”郑为民接过许琳递过来的水杯,感激地说道。由于纸杯小,不经意间他的大手触到了许琳纤细如玉的小手上,许琳害羞地说道:“切,别尽给我捡好听的说,我可没你说的那么好,要是别人我才没那个闲功夫倒水呢。”

    其实郑为民昨天来报到的时候,他就能感觉到许琳对自己充满着好感,不过,他心里清楚,在自己事业无成的时候,他不会这么早找对象结婚的,但谈恋爱同时交往几个女朋友他倒是并排拆。

    男人有几个异性朋友很正常,不过自己是有原则的,不是见到漂亮女人就上的那种,这是对女人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的表现。

    许琳和自己有许多相同之处,他对她还是很多好感,不仅仅因为眼前这个女人漂亮,他似乎跟她再一起,有说不完的话,心里是相当的放松,这种感觉,除了乔小兰那个小女记者,女汉子,跟赵欣茹在一起,他虽然喜欢她,爱她,但他的内心有种无名的沉重感。

    这种感觉,他在上高中,大学时,很喜欢,他能在这咱沉重感中,感到自己的成熟或渴望用这种感觉装扮自己的成熟。

    可自从自己在部队替人顶黑锅,再转业到地方被秦守国打发到乡镇之后,他在自己人生低谷,落魄的时候,深切体会着现实的残酷,弱者的艰难,他的思想开始渐渐成熟,人也变得稳重起来。

    一种人生险恶的沉重感自然而然的从内心产生,他反而希望外部给他带来的是轻松快乐,而不是沉闷的气息,尤其在和女人的交往中,他更希望如些。乔小兰,许琳相对赵欣茹来说,正是他感情上需要的。和她们两个在一起,郑为民内心有种超然和洒脱。

    “许助理,你刚才给我打电话,催的那么急,到底什么事呀。”郑为民想到许琳刚才打电话,只叫自己快点回镇政府,没说什么原因,知道她肯定有话说对自己说,笑着问道。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