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58 向舅舅私下汇报

    操鹏海让张茂松给猜着了,他的确去找领导去了,他没去县政府找县长乔东平,而是直接叫司机王虎开车去了秦唐市。

    乡镇领导因级别低,很少能直接到市政府办事,往往开车过来,都不敢大摇大摆的往市委市政府院子里去,一般把车停在门口的停车场上,然后到保安室门口登记,才低调沉默着往里走,生怕一不小让哪个领导看着不顺眼,自己就麻烦了。

    操鹏海因为舅舅刘海的关系,来过市政府好多次,门口几个保安都认识他,值日的保安见操鹏海在车里向他挥手微笑,打招呼。

    知道是市政府副秘书长的侄子,红石县的镇长,没有拦他的车,赶紧笑着抻手示意,让他的车直接开进了市政府的院子。

    市政府门口的小车出出进进,坐在车里的,大都是一些市直各部门和所辖各县市区的领导,他们是来找市领导汇报工作,或是找相关部门办事的,当然里面也有没事找事,故意跟市领导和部门领导联络感情套近乎的。

    那些提着公文袋,或是直接手拿材料或文件,走路进来的大多数是市直部门没有资格坐小车,手中有点小权或是毫无权利的科长,副科长及一些杂七杂八的办事人员,下了车,操鹏海本想着把表弟小王也带到楼上去,毕竟自己的舅舅也知道王虎是自己的亲戚,见见面也无妨,但考虑到自己是找舅舅说事的,决定还是让小王在外面的车里等他。

    操鹏海轻车熟路的上了三楼,市政府大楼只有五层,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修建的,虽然外墙灰暗阵旧,但因为是市政府所在地,还是给人一种庄重威严的感觉。

    左右两排办公室的门都对着一条走廊,进入大楼里的过道,昏暗不堪,操鹏海能明显感觉到空气流通不畅,有种潮湿的感觉,操鹏海估计以前最后决定这栋大楼定型的领导,应该是位传统保守的老同志。

    这种设计,相当的保守,每间办公室的门都朝内开,除了增加一种政府的神秘感之外,还给人一种因循守旧,固步自封的小家子气。

    房子的布局并不科学,空气流通和采光都不太好,给人一种压抑感,操鹏海暗道:八十年代的政府大楼基本上都是这种格局,这是大气候所决定的,那时刚改革开放,国人的思路都没打开,战战兢兢的看着外面的世界,远没有今天开放包容的自信,也属正常。

    副秘书长刘海的办公室门虚掩着,操鹏海听了听里面的动静,然后,从门逢里瞧了进去,他舅舅刘海正戴着眼镜,端坐在办公桌前,认真批阅着政府办送过来的几分红头文件。

    操鹏海确定里面没有别人,这才轻轻敲了三下门,这是操鹏海自创的到上级领导办公室的敲门法,第一声很轻,以提醒里面的人注意外面有人,声音轻是出于礼貌,怕敲重后,猛然一声脆响,吓住领导,引起领导的不快。

    二三声与第一声稍稍拉开点距离,后两声连续敲出,这是怕领导没听到第一声,有意加重,同时,也是对里面的人,先用敲门声礼貌的打招呼,等里面的领导听见之后,他才轻轻推门进去,用声音向领导问好。

    “进来。”刘海头也没抬头,继续批阅桌上的文件,操鹏海到他舅舅的办公室显得随便,如果是其他领导,他只能无声的站在一边,等领导批阅完了文件,才敢开口汇报请示。

    自己的亲舅舅是家里人,就无所谓了,操鹏海把黑色公文包拿在手里,胸口有意挺了挺,身体如柱,站的笔直,喊道:“二舅,我是鹏子。”

    刘海抬起头,见是自己的外甥操鹏海,笑道:“臭小子,我就知道是你,来的还挺快吗?”“不好好在镇里呆着,到处瞎跑。”刘海白了一眼,开了一句玩笑道。

    刘海用手指了指饮水机,示意要喝水自己倒,操鹏海把不客气,给他舅舅加了点水,然后自己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抽起了烟。

    刘海很少抽烟,但并不反对抽烟,见操鹏海要拿烟给自己抽,笑道:“你就是个烟鬼,少抽一点,抽多了对自己没好处。”操鹏海呵呵笑道:“舅,你还说我,你不也是当了市领导之后,才把烟给断了嘛,现在又拿开始教训我了,镇里工作任务那么重,我不找点精神粮食不行啊。”

    自己的几个外甥中,他最喜欢操鹏海了,这小子不光外形像他这个做舅舅的,连性格也像,做事执著,为人正值,头脑灵活,有时为了自己的目的,喜欢耍点小手段。

    他一直以来,有意培养这个外甥在官场发展,只是自己是个副秘书长,官职小了一点,帮不上什么大忙,主要还是靠操鹏海自己努力。

    自己在官场摸爬滚打多年,积极了一些人脉和经验,不过,他很少去求人,不然,操鹏海也不会三十五岁还在当镇长。

    对于操鹏海,刘海尽量用心去点拨他,让他在官场上成长,少走弯路,这一点操鹏海心知肚明,他也从没打算靠他这个舅舅在官场上提升,操鹏海有自己的想法,他从小**要强,英雄情结重,从来不想让人扶着自己走路,自己的进步靠自己争取,他要用实力证明,他操鹏海是个男人,这一点深得舅舅刘海的赏识。

    见鹏子跟自己乐,刘海呵呵笑道:“你呀,就是贫嘴,二舅说不过你。”刘海用手朝操鹏海在虚空指了指,笑道:“鹏子啊,你天高皇帝远的,舅舅想管也管不了你,不过,工作要干,身体不能不要。”

    “身体是改革的本钱,这不是说说玩的,能成为俗语,自然有他的道理,什么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些话看似平常,仔细想想里面都是哲理呀,许多年青人往往不在乎这些听起来老生常谈的话语,结果走了多少弯路,等到醒悟过来,已经晚了,人生没有回头路,关键要把眼前一步走好。”刘海的一番话让操鹏海心里有些触动,对舅舅刘海的话不住的点头赞成。

    刘海看着操鹏海,突然想起了姐姐和姐夫,话峰一转,笑道:“你妈和你爸生活和身体都还好吧————。”

    “好,都好,我爸还想着你什么时候回去跟他喝上两杯。”操鹏海笑道:“舅,什么时候回去,可得提前给我打电话啊,我爸年纪大了陪不好你,我得接过我爸的接力棒,不能让他失望。”

    “你瞧你,你还以为舅舅是酒桶呢,舅年纪也大了,喝酒大不如以前了。”舅甥俩开心地聊了一会儿家事。

    今天,刘海见操鹏海过来找自己,知道这小子肯定有事,不然不敢轻易往市政府跑,每次来都提心吊胆,怕自己教训他,刘海太了解这个外甥了。

    “说吧,找舅舅什么事。”刘海拿起桌上的不锈钢水杯喝了口水,笑着问道。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