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53 郑为民的诡计

    唐明其实刚才卖了个关子,故意吊一吊操鹏海的情绪,想在他的脑海加深一下印象,以便日后用到操鹏海的时候,别忘记自己曾经帮过他的忙。

    见操鹏海半天没作声,唐明在电话那头得意地嘴角往两边翘了翘,开口笑道:“操镇,你应该为你有这样的手下感到骄傲,张志海把这事给全部承担下来了。”

    “唐主任,这是怎么回事。”利用唐明说话顿声的间隙,操鹏海赶紧问道。

    “操镇,不瞒你说,刚开始我也没料到,看张志海醉乎乎的样子,我担心他会把你们几个全部供出来,谁知道,彭东国问他和哪些人在哪里吃饭时,他尽把彭东国给耍了,说他心情不好,一个人在家喝的闷酒——————。”唐明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了镇长操鹏海。

    最后说道:“操镇,这事只能这样解决,也许这是一个最好的结局,只是委屈了张志海主任,希望你以后别亏待他就行,人家一大把年纪了,能做到这一点真的很不错了,不过这事你最好还是趁早到上面活动一下,虽然没抓到证据,但领导都是心知肚明,我相信你是领导,你明白这一点。”

    唐明说的补救措施,其实操鹏海早就想到了,不过他完全没想到,张志海会主动在这个时候做出牺牲,这确实让自己减少了很多的麻烦,张志海的行为让自己感动。

    可仔细想来,这似乎又不像是张志海做事的风格,张志海是个书生性格,一杆子打到底,说话喜欢直来直去,有时带点粗鲁,心里没有太多的弯弯绕,这一点,自己对他太了解了,能想到这一步好像不大可能,这让操鹏海很是纳闷。

    “唐主任,太感谢你。”操鹏海拍了一下胸脯说道:“大爱不言谢,以后能用得着我操鹏海的地方,你尽管说。”

    唐明要的就是这句话,呵呵笑道:“操镇,别搞的这么夸张,兄弟心脏不好,中午回不去就吊大了。”唐明紧接又和操鹏海轻松地开了几句玩笑。

    这才心满意足告辞道:“行,操镇,你先忙着,下午上班,领导还等我汇报情况呢,我这就赶回去了。”

    挂上电话,操鹏海想着彭东国和张志海打架的事,心里窝了一肚子的火,心里暗骂道:“行,姓彭的你有种,敢打我的人,看老子找机会怎么收拾你。”

    操鹏海情绪激动地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支烟点燃,喘着粗气,狠命的抽了两口,想着张志海被打的事,心里很不是滋味。

    越想越气,嘴里的烟只抽了小半截,操鹏海从嘴边捏着烟嘴,狠狠地朝地上砸了下去,自言自语地骂道:“彭东国你个狗娘养的,什么素质,老子跟你没完。”

    骂完这一句,操鹏海心里稍稍舒坦了一些,想着张志海所受的委屈,心下过意不去,准备到张志海在镇上的私房去看一看他。

    此时,手机在包里一阵呜呜的闷响,操鹏海赶紧从腋下夹着的黑色公文务包里,拿出了手机,用眼一瞅,见上面显示的是张志海的号码,想着刚才唐明所描述的,张志海躺在彭东国身下被打的情形,内心不觉有些难过。

    “操镇,我是志海。”张志海声音中带着委屈,似乎在抽泣,操鹏海赶紧问道:“嗯,老张,你怎么了?”

    “操镇,你可要给我出这口气,张茂发和彭东国两个狗东西,因为我没说出实情,尽动手打我,彭东国跟我打也就算了,张茂松作为书记,尽敢当场抽了我一个耳光,还说要处理我。”张志海哽咽道。

    “啊,还有这种事,简直太嚣张了,老张,你别着急,慢慢说,这到底怎么回事?”操鹏海听见张志海的情绪有些激动,怕他走极端,忙安慰道。

    张志海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详细的跟操鹏海说了出来,当听见张志海说他本来在家装病,不想出来时,却接到了郑为民打来的电话,劝我了自己几句,自己考虑再三改变了主意,把事情一个人揽下来时。

    操鹏海这才明白,自己一直纳闷这事,凭自己对张志海的了解,他不可能主动做出这种弃车保帅的举动,原来这都是郑为民的鬼主意。

    操鹏海想到这里又好气,又好笑,郑为民这小子花花肠肠真是多,自己现在还是不能急着重用他,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这小子初次给自己的印象不错,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自己还不是十分的清楚,这种人要用好了是个人才,要是用不好,真是个害人精。

    想到这儿,操鹏海想了解一下郑为民究竟对张志海说了什么,让他下定决心站出来一个人把责任全部揽下来,问道:“老张,郑为民打电话怎么跟你说的。”

    “我跟他说是你叫我在家装病,谁叫都不能去,他说,张主任,你听我一句,这事我仔细想了一下,还是你一个人主动把事情揽下来比较好,这样保证大家都没事,包括你自己。”张志海说到这里,生气道:“郑为民这小狗日的简直就是混蛋,今天才刚来报道,啥事都不懂,敢来指使我一个老同志,胆子也太大了,我骂了他几句,准备挂电话。”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