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45 关系复杂

    彭东国是土身土长的玉岭镇干部,是张茂松一手把他从社会事务办主任,提拔到副镇长,再由副镇长给提到镇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位置上的。

    彭东国自然十分感激张茂松,唯张书记马首是瞻。张茂松当镇长、书记这几年,着实捞了不少好处,所以他对副书记兼纪委书记这个位置特别敏感,这个位置要是他的人把持,等于给自己上了一道保险。

    张茂松自打当镇长起,就开始培植自己的亲信和势力,从几个副镇长中,物色适合自己味口的副镇长,作为自己当书记后的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的人选。

    结果在四个副镇长中,只有彭东国性格跟自己差不多,人虽然有点二杆劲,但好掌握操控,用起来放心。

    张茂松一上任,立即想办法把原来的副书记给弄到县直部门去了,私下到县里找领导汇报活动了一下,把彭东国给扶上了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的位置。

    就因为这个,副镇长代宾对张茂松一头的意见,本来代宾还想找找关系干个副书记的,结果张茂松打乱了他的计划。

    原先他是保持中立的,镇长和书记他谁也不得罪,玩平衡,结果平衡没法玩了,生气之下,一头直接钻进了操鹏海的阵营。

    孔冬林来的比较晚,他跟着操鹏海走,主要原因还是和张茂松性格相差大。玩不到一起。

    刚从县团委副书记下来当副镇长时,本身年轻,城府不深,感觉和操鹏海对味,常借口汇报自己分管的工作之际,喜欢往操鹏海办公室跑。

    张茂松是出了名的有仇必报的小心眼,孔冬林对张茂松的小性格研究不透,根本不顾忌张茂松的感受。

    结果无形中得罪了张茂松,让他误以为孔冬林跟着操鹏海走,张茂松本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思绪逻辑,后来,专门找了几次借口,狠整过孔冬林几次,孔冬林后来经人提醒,才发现自己因为年轻,处事太草率了,无形中把张茂松给得罪了,再想着投诚已经晚了,张茂松怎么看他怎么不舒服。

    所以无奈之下,孔冬林想着总得抓一头,不然两头都得罪了,自己在玉岭镇恐怕就不好混了,这才死心踏地的站到操鹏海的阵营中去了。

    彭东国上任后,张茂松说一他不说二,张茂松指东他会不向西,张茂松和镇长操鹏海产生矛盾之后,他坚决站在张茂松背后,毫不拖泥带水。

    在镇党委会上研究决定重大事项和干部使用问题,操鹏海和张茂松僵持不下时,他第一个站出来,驳斥操鹏海,通过举手表决时,他又第一个举手,操鹏海拿他一点脾气没有。

    镇里九个党委委员,除了孔冬林和代宾强烈支持操鹏海之外,其他几个委员碍于张茂松的人品,明知心里是支持镇长操鹏海的,结果要么违心的投张茂松的票,要么弃权,所以基本上只要张茂松不同意,并且要拿到镇党委会上研究的事情,操鹏海肯定办不成。

    有时,实在没办去的情况下,操鹏海只得放下面子,主动找张茂松沟通,协商解决,见操鹏海向自己服软,张茂松很是得意,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树立威信,掌控全局,全镇他一人说了算。

    有时张茂松心情好,也能放操鹏海一马。操鹏海不是轻易服软的人,他和张茂松拍桌子争吵的情形还是时常有的,正因为两位镇领导关系不和,镇里的建设和经济社会发展相对县里其他兄弟乡镇来说,已经明显落后。

    所以,因为没有有目共睹的发展业绩,两人的进步明显受到影响,谁也让不去,都这样耗在玉岭镇,张茂松年纪大了,文凭不高,发展空间有限,无所谓了,可是操鹏海耽误不起,再过几年就四十了。

    操鹏海的舅舅是市政府副秘书长,说权利大也不大,把操鹏海一步抽到市政府任职,他还没这个能力,所以,他想先把操鹏海调到县政府部门任个职,然后再一步步往市里调,可操鹏海也犟,想着自己没点业绩,就算到县里任职,反而让人看不起。

    他发誓,一定要引进一两家规模企业到玉岭镇工业园落户,把镇里的经济发展上去,到时,他再离开玉岭镇不迟,如果努力一下确实不行,再另想办法,否则,他哪里也不去。没想到遇到张茂松这号搭档,无所顾忌,软硬不吃的家伙,也算是自己的点子背。

    再说彭东国,上任镇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后,只要纪检系统有什么新动向,大动作,他都会第一个汇报给张茂松,这使得张茂松在许多涉及个人利益和反**问题上,都能早做预防和准备,确保了自己一次次化险为夷,没发生任何问题,彭东国在这一点上,令张茂松十分的满意。

    镇纪委在镇党委的领导下开展工作,对张茂松来说,彭东国这个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只是个摆设,确切的说,彭东国是张茂松手里的一张牌。

    尽管彭东国让操鹏海很是恼火,可由于张茂松关照着,操鹏海也不能把彭东国怎么样,正因为这样,彭东国根本没把操鹏海放在眼里,有段时间,两人的矛盾出现白热化,关系一度剑拔弩张,见面不说话。

    甚至,彭东国公然在党委会上,跟镇长操鹏海捋袖子,所以操鹏海一直想找机会把彭东国弄走,但由于自己在县常委里没有过硬的关系,向县主要领导反映过几次,都因为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秦守国的反对,而不了了之。

    所以对于彭东国这根刺,镇长操鹏海是无可奈何,只能听之任之,井水不犯河水。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彭东国也一直巴望着操鹏海能出点事,这一次,对彭东国来说就是个机会。

    彭东国陪着县纠风办主任唐明一块过来抓操鹏海顶风违纪的现场,本来怀着幸灾乐祸的心情,看操鹏海的笑话,不曾想,到汪姐私房菜馆没发现操鹏海的踪迹,内心很是失落和遗憾,甚至带点无名的怒火。

    想着几年来自己彻底与操鹏海决裂,一直泾渭分明的倒进了张茂松的阵营,自己却也没少看操鹏海蔑视的冷脸,早就想反将一下这个比自己小四五岁,自以为是的镇长的军。

    见这一次绝佳的机会,尽然,让操鹏海逃脱了,彭东国自然是一万个不甘心,灵机一动,向唐明出了一个馊主意,唐明带着任务过来,自然不想空手而归,想着回去邀功请赏,见彭东国的主意正合自己的心意,两人一拍即合。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