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43 纠风办紧急出动

    “老宁,你好,大中午的没休息呀,还惦记兄弟。”操鹏海强装欢颜,开着玩笑道。被操鹏海称作老宁的人,是操鹏海以前县委办的同事,现在是县纪委办公室副主任,两人关系非常铁。

    操鹏海回县城的家,只要没事,就喜欢打电话把老宁约出来搓几圈麻将,喝点小酒,顺便打听一下县委县政府的动态,可以说,他是操鹏海在县衙里的内线。

    今天见老宁用手机打电话过来,操鹏海有些纳闷,平时,除了自己约他吃饭,或是他约自己小聚,才用手机联系。

    其他的时间都是在上班的时候,坐在办公室没事时,用座机打到老宁的办公室,两人联络一下感情,同时从他的口里了解一些机关的内幕消息。

    老宁现在打电话过来,操鹏海觉得有些反常,他也是在官场摸爬滚打十几年的人,警惕性很高,听见老宁的在电话那头,似乎有些气喘,激动的半天没说话,知道事情不妙。

    他赶紧从包间里走了出去,边走边问道:“老宁,你个死犊子,说话呀?倒底什么事。”

    “你问我,我还问你呢?吃个鸟饭也不让人省心,干脆散席,不然就来不急了。”老宁在电话那头边埋怨边催促道。

    “前天下午县里才开的纠正行风政风动员大会,许书记三令五申禁止中午不要喝酒,你们倒好,以为天高皇帝远,八杆子打不着,现在纠风办廖明已经带着两个手下,要抓你的现形。”

    操鹏海一听脑了嗡的一下,心想,中午才吃没多久,怎么县监察局就知道了,这他妈肯定是有人举报,想到这儿,气不打一处来,问道:“老宁,你知道是哪个王八羔子往上捅的。”

    “你傻呀,人家要整你,还指望告诉你是谁,你想想看,能让纠风办那帮人从县里跑到玉岭镇去专门抓你喝酒的,还能有几个?”老宁顿了一下,提醒道:“不跟你啰嗦了,快闪人,估计他们现在已经到玉岭了。”说完,老宁怕操鹏海再问东问西,耽误时间,索性说完话,咔嚓一声把电话挂了。

    操鹏海合上手机,想着老宁的话,心里瞬间明白了这事肯定与张茂松有关,不然,别人没这个能量搬的动纠风办这帮人,跑这么远的路来专为自己喝的这顿酒,不用说,这肯是受了哪位领导的指示,操鹏海想着张茂松和副县长秦守国的关系,心里明白了捌九分。

    看样子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次唐明是带着尚方宝剑过来的,照这情形这背后举报的人肯定是铁了心要制自己于死地。

    操鹏海心里越想越窝火,暗骂道,张茂松这老东西,一天不调离,自己一天不得安宁,行,既然你张茂松敢撕破脸皮,对我操鹏海不义,别怪我对你张茂松不仁,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看谁他妈能玩过谁。

    操鹏海边走边用右手使劲紧握着手机,仿佛要把满腔的怒火,揉进手机的碎片里,好在那部国产品牌的手机并不是纸糊的,无声中承受住了他一**的力道侵袭,侥幸存活了下来。

    包厢门被重重的推开来,包厢里的几个人见操鹏海由红而变得铁青的脸色,知道可能出了问题,此时,除了孔副镇长,其他人都不敢轻易向操鹏海发问。

    “操镇,出什么事了?”孔冬林迟疑了一下,忍不住问道。此时已经听到了楼下有小车的喇叭声,紧接着是停车声。

    “都快跑,县纪委监察局来人了,车已经到了楼下。”操鹏海声音很轻,但语气中带着坚定。

    此时,众人都傻了眼,知道馆子根本没有后门,想从前门跑已经不可能了,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此时,郑为民站了出来,轻声叫道:“你们都跟我来,我知道怎么走。”说完,赶紧往楼下跑去。孔冬林,代宾等几个人压根都不相信,第一次到汪姐私房菜馆来吃饭的郑为民能让带他们出去。

    操鹏海亲眼见过郑为民收拾十个混混的情景,知道这小子的能耐,不容置疑的说道:“快跟上,没什么好怀疑的,我相信郑为民。”

    郑为民把众人带到一楼厕所旁,见男厕所门关着的,估计有人,再瞧隔壁女厕所的门开了一条小缝,此时已经不能再耽误时间了,否则真的来不急了。

    郑为民直接推门进去,此时,一个女人正光着雪白的屁股蹲在坑位上撒尿,见突然闯进来一伙人,惊得尿都没撒完,匆匆忙忙的把裤子提起来,正要大叫,郑为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伸手捂着了女人的嘴。

    女人以为郑为民要动粗,为了保护自己,赶紧松手用力去掰郑为民的手,没来得急系上的裤子又直溜一声褪到了脚踝处,整个丰满润泽的下身,**裸的呈现在众人面前,许琳唬的赶紧两步跨了过去,动作极快的帮女人的裤子提起来系好。

    女人在郑为民的怀里极力挣扎,扭动,吱吱唔唔的想出声,郑为民伸手在嘴唇上嘘了一下,轻声说道:“汪姐,别怕,千万不能出声,县里来人查我们吃饭,我们要从厕所这边出去,请你配合一下。”

    几个人进了厕所,操鹏海迅速把门反锁上,郑为民等汪姐情绪稳定下来,这才松开手,汪姐因为刚才一幕,尽管已是半老徐娘,但在这么多人男人面前,光着下身,还是有些难为情,脸不觉变得通红,低声朝郑为民骂道:“你发什么神经呀,下手就不能轻点,吓死老娘了。”

    见操鹏海也在里面,汪姐喘着粗气低声说道:“你们搞什么鬼,胆都被你吓破了。”“别啰嗦了,你先出去,应付着,碰到有人问,就说没看到我们过来吃饭,账我等一会叫人过来结,多加你一百块钱。”

    汪姐因为平时太熟悉镇政府这帮人了,点了点头,悄声笑道:“放心吧,谁来了我都不会说,除非把我嘴撬开。”说完,探出脑袋,发现人还没进来,闪身出去了。

    此时,郑为民已经打开窗户,手按窗台轻轻翻了出去,窗台不高,但能像郑为民这样翻的还没有,郑为民站在外面,准备接应里面的人出来,大家都让操鹏海先出去,操鹏海想着,厕所门已经被自己锁了,暂时还没事,这帮下属不出去,自己放心不下,决定断后。

    孔冬林第一个上,情急之下,爬上窗台,因为个头大,不小心把头给磕到窗框上,摸着脑袋痛的想叫又不敢叫,张志海有些幸灾乐祸,偷偷的捂着嘴在笑。郑为民赶紧伸手把孔冬林给接了下来,后面几个见孔副镇长从窗口下去了,轮到自己都格外小心了很多,厕所里面的人一个个被接到外面,迅速四散逃开,许琳是个女孩,动作没男人利索,被断后的操鹏海扶到窗台之上,不敢往下跳,郑为民伸手,她就势扑进了郑为民的怀抱中。

    郑为民立时感觉一股温热从许琳柔软的身体上传来,两座高峰紧紧地压着郑为民的身体,他不觉身子颤抖了一下,暗道:这女人别看苗条,两个**倒是挺丰满,真不知道摸起来会是什么感觉。

    见后面还有操鹏海,他停止了胡思乱想,直接把许琳轻轻地放到地上,许琳娇羞地媚了一眼郑为民,郑为民装着没看见,见许琳傻乎乎呆在原地,只等操鹏海出来,操鹏海轻声说道:“许琳,快走,别等我了,外面好像有动静,估计人已经来了。”

    许琳唉了一声,赶紧扭着柳腰往街巷里跑,这时,里面只剩下操鹏海一个人,正当他翻窗户时,外面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