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41 酒桌上的暗斗

    对于喝酒,郑为民根本没太当回事,自己的酒量,自己清楚,记得那年连队被军区评为先进连队时,一高兴,提上两瓶白酒,带上两包花生米,几盒铁罐头及一些袋装食品,和同样连队得到军表彰的一个玩的好的连长哥们约好,偷偷地跑到连队后面的小山上,开瓶对饮。

    不知当时是人心情好,还是身体壮实,那哥们整到六七两开始有点发懵了,结果自己把一斤白酒整完,一点事都没有,还似乎很不尽兴,连自己都大吃一惊,这才知道自己的酒量还不错,酒量到底多大,自己还不是十分的清楚,估计再喝个半斤没问题。

    以前团里根本不让喝白酒,逢年过节顶多每人两瓶啤酒,自己很少喝白酒,即便喝也是偷偷地喝个二三两,这一次喝酒之后,自己总算摸清了自己的底数。所以,好多人见酒怕,上了酒桌心虚,他郑为民倒觉得无所谓。

    刚才,自己不是拘束,只想保持低调,不愿张扬,顺便观察一下桌上的情况,好心里有个数,这是自己在部队做事养成的习惯,不打无准备之战,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行,小郑很诚实,就按你说的办。”镇长操鹏海笑着挥了一下手,说道。

    “操镇,这样不行吧,年轻人刚来,要懂规矩,那有领导喝酒,他站在边上看的,自罚三杯,然后,每人再敬两杯,一杯不行。”厚瓶底综治办主任张志海忽地站起来,建议道。

    张志海的话让一桌人都愣了,坐在张志海边上的农经站吴玉金,看出了操鹏海脸上有些不快,赶紧朝张志海眨了眨眼睛。

    一边心疼自己从国外带回来的酒,一边担心张志海这个书生得罪镇长操鹏海。

    心里骂道,张志海你个老家伙,还说人家郑为民不懂规矩,镇长都说没意见,按郑为民说的办,你算什么事,横插一杆子,显得你比别人聪明,还是你傻呀,官场关系再好,也得讲究分寸,分清上下级关系。

    桌上能玩到一起的,虽然关系不错,那是因为有共同的利益在里面,别以为人家真把你当铁兄弟,这年代哪里有纯粹的友谊,人心早就他妈不古了。

    张志海没明白吴玉金眨眼的意思,准备还要趁着酒兴说两句,孔副镇长猴精,眼珠一转,忙笑着提醒道:“老张,你就别闹了,操镇都说了,你就别为难郑为民了,第一次喝酒把人整多了不好。”

    张志海不理孔副镇长,心里骂道,你算个鸟,不就是个副镇长吗,小毛孩一个,老子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还教训我。他趁着酒意,对着镇长操鹏海说道:“老,老板,张,张茂松不是个东西,还批评我综治工作不力,镇里每年只给我五千块经费,还综治,治个屁呀,五千块钱塞牙逢都不够,你让我天天走路到村里做工作去。”

    副镇长代宾见张志海几杯酒就喝高了,笑道:“老张,这话就别说了,我们能理解,私下里你再跟操镇汇报。”

    代宾分管综治工作,张志海平时跟他汇报的多,两人关系比副镇长孔冬林进了一步,听了代宾的话,张志海看了一眼操鹏海这才坐下。

    郑为民见操鹏海笑着无奈地摇头,脸上显得有些琢磨不透的神色,知道刚才张志海的牢骚话让他有些不舒服。

    心道:张志海也是老同志了,嘴上怎么没把门,有些话私下里说可以,不能在酒桌上说,看样子脑袋里还是缺根弦,自己以后千万不能像他那样,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想到这里,他就势卖个乖,也不想让张志海喝太多而难堪,笑道:“操镇长,各位领导,这样,我先按操镇刚才答应的喝,完了我再单独敬张主任三杯,张主任只喝一杯就行了。”

    孔冬林很欣赏地看了一眼郑为民,暗道:这小子还挺精的,说话滴水不漏,比呆在地方几十年的张志海强多了,想到这儿,孔冬林笑道:“那怎么行。”转头对张志海说道:“张主任,我们可不能让新来的同志,说我们玉岭镇的干部欺生,郑为民三杯,你也得三杯,一杯都不能少。”

    “行,三杯就三杯,我没意见。”张志海在酒桌上拍了一巴掌,也不知道是对孔冬林多嘴不满,还是给自己壮胆。

    代宾想着张志海平时也就三四两的底,只是好个酒,发个牢骚,毕竟自己分管他,他出丑,自己面子上不好过,见孔冬林坐一边指手划脚,他立即有些不满,心里生出了护犊之心,有意看了一眼操鹏海,准备开口帮助张志海说话。

    操鹏海刚好抬头,见他的眼神和神态,就知道他想干什么,担心他和孔冬林产生矛盾,赶紧站出来灭火,笑道:“都别争了,郑为民喝三杯,张主任喝一杯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