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40 后发治人

    许琳给镇长操鹏海第一个酌酒时,吴站长随意瞟了一眼包厢门口,见刚才那名服务员还尴尬地站在边上,他笑着教训道:“小妹妹,今天服务还不到位啊,准备工作没做好,以后做事要用点心,不然汪姐知道了会炒你的鱿鱼。”

    服务员面色有些惭愧,不住的点头,答应着。见女服务员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操鹏海笑着打圆场,道:“小姑娘,找份工作不容易,以后多留点心就好了,这里没你的事了,放心去吧,我们不会告诉汪姐的。”

    见女服务员转身用手抹了几下眼泪,操鹏海又补充道:“别担心,汪姐要是知道了,找你的事,你跟我说,我包你没事。”小姑娘愣了一下,然后用衣袖擦着泪水,头也没回的快速冲出了包间。

    “呵呵,老吴,你从国外引进的高科技这会儿算是把人整惨了,看来,从国外引进的高科技也不是万能的,还得慢慢消化,不然一时半会儿还玩不转。”代宾见气氛有点沉重,忙开了句玩笑,一时包间里气氛又热烈了起来。

    “操镇,在这里你是老板,这一杯酒,我们共同敬你。”孔冬林副镇长第一个端起酒杯从桌上站了起来,笑着说道。

    众人见孔副镇长站了起来,也不好意思坐着,也都端着酒杯齐涮涮的从桌位上呼的立了起来。

    许琳坐在郑为民旁边,她担心郑为民对地方官场的规矩不懂,她端酒杯的同时,不经意的用左手轻轻的碰了一下郑为民的大腿。

    郑为民感激的抿嘴笑了一下,也迅速端起酒杯站了起来,暗道:许琳这是在有意提醒自己,看样子,以后不懂的得向许琳请教。

    又叹道:孔副镇长的马屁拍得真是不露痕迹,似乎随性而为,很自然,其实第一杯酒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共同举杯,孔冬林却在这种非正式场合下,尽巧借共同举杯之机,给自己一个献媚的机会,这应该算是他的高明之处。

    看孔冬林的年纪比自己大不了一二岁,这么年轻能干上副镇上,看样子也有他的独到之处,不知这家伙别的方面怎么样,至少这拍马屁的功夫还是上层次的。

    操鹏海很谦虚,坐在坐位上,感激地看了一眼孔冬林,伸出手掌向下压了压,对众人笑道:“别这样,都坐下都坐下,第一杯酒不要敬我,共同干了。”操鹏海见众人都没坐的意思,这才站起来,第一个干完杯中酒。

    镇长的带头模范作用什么时候都强,见操鹏海喝完了,各人自扫门前雪,只听见一片喝酒时的吱唔声和酒落肚时的吞咽声。

    第一杯酒干完,众在这才落坐,副镇长代宾咧了咧嘴,夹起一筷子鱼香肉丝,边嚼边说道:“操镇,张书记也真是的,前年,水管站那笔机械维修费,到现在都没给人家,人家靠这个吃饭的,前年春上,抗旱时,张书记当作人家的面拍胸脯,说好了,活干完就给钱,才二千块钱,都拖两年多了。”

    代宾把菜咽到肚子里,端起酒杯,伸到操鹏海面前,半是认真半开玩地说道:“操镇,我敬你一个,这事恐怕还是要你出面,张茂松真是会当家,快变成铁公鸡了。”

    操鹏海也爽快,一口干完,伸出筷子夹了一块糯米饼,放进嘴里,边吃边说道:“代镇,这事不能再拖了,虽然我不管经费,但这事你应该早点给我说,张书记那边我去做工作。”说到这里,操鹏海想了想,补了一句,道:“二千块钱,先从镇长办公经费里出,不能让人家老百姓一边替镇政府干活,一边寒心,李秋生那一家子我知道,家里六口人全靠他一六手艺吃饭,女儿还在江洲上大学,真是不容易。”

    听到这里,许琳想起了自己的身世,想着工人和农民家庭培养孩子不易,一时觉得镇长操鹏海是个正值的好领导,本来喝饮料的她,走到包间里的放酒柜上,拿起一个小酒杯,倒满酒,径直走到操鹏海身边,感激地说道:“操镇长,镇里领导要是都像您和孔镇长,代镇长一样,我们玉岭镇就有希望了。”

    “呵呵,许助理越来越会说话了啊,看样子乡镇真是锻炼人才的地方。”农经站吴玉金知道许琳话里的意思,一个新分下来的大学生,谈这种话题不太好,笑着转移了话题。

    “乡镇工作不好做,做好了都是人才。”操鹏海笑着说道。

    几人相互敬了一回酒,操鹏海见郑为民在边上显得有点拘束,笑道:“小郑,怎么不喝酒吃菜,在坐的都不是外人,放开一点,以后这种场合还有很多,工作要干,酒也喝要,有时喝酒也是一种工作。”

    刚才郑为民亲耳听见孔副镇长和镇长操鹏海在酒场上的几句话就把问题给解决了,这才相信,操鹏海说喝酒也是一种工作,的确有点道理。

    看样子,今天操镇长兴致比较高,自己得把他陪好,对自己来说,今天也是个表现的机会,想到这儿,郑为民赶紧拿起桌上酒瓶,端起了酒杯走到操鹏海的身边,笑道:“镇长,我敬你一杯。”

    操鹏海笑道:“小郑,我看你没怎么喝,我还没听说当兵的不能喝酒,要不你打一圈。”

    郑为民见操海鹏说这话时,朝孔冬林和代宾几个眨了一下眼睛,郑为民心下立刻明白了,这是操鹏海有意想试一下自己的酒量。

    按理说自己第一次,尽量不要喝太多酒,免得喝多了让人笑话自己的浮浅,把控不住自己。

    国人骨子里中庸含蓄,注定不喜欢和人初次见面,就把自己的底数像一张白纸般一览无余的铺陈在别人面前,否则,给人留下一个很二的印像,不过又不能太拘束,不然人家又觉得你没见过世面,小家子气,内心小瞧你。

    郑为民现在决定反其道而行之,因为他刚才看到了几个人喝酒的门道,断定出除了镇长操鹏海能喝一点之外,其他几个人都是好而不精。

    因为孔冬林连续喝了两杯酒之后,吴站长敬他时,他赶紧吃了口菜抹了一下肚子,深吸了一口气,这明显是酒量欠佳的表现。

    代宾不用说,个头瘦小,许琳敬他时,他只喝了一半,脸上表情很是难受,看样子喜欢喝慢酒,估计顶多三四两的料。

    郑为民心里呵呵直乐,就这点酒量,还敢试自己,不过第一次,他决定不仅让领导们喝好,不让他们出羞,自己还要给在几位领导面前留下一个强悍的印象。

    于是郑为民端起酒杯,笑道:“镇长批评的对,刚才我确实没怎么喝,现在我自罚三杯,然后每人敬一杯,各位领导看怎么样?”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