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39 操镇长桌上试酒

    汪姐是个生意人,对镇政府内部的复杂程度了解不多,有的也只是当故事听的一些道听途说的东西,体会不深,她哪里知道毛根木的用心,把楼上包间里都有些什么人,尽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了毛根木。

    毛根木听后故意惊的圆瞪着眼睛,吐吐舌头,俏皮的做着鬼脸,说了声:“我的娘吚,还是走吧,这不是找死吗?”说完,磨过屁股,猫着腰轻手轻脚的跑走了,直逗的汪姐嘻哈直笑,以为他是害怕了。

    谁知,毛根木到了一僻静处,赶紧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电话通了,毛根木说道:“张书记,我根木呀。”

    “知道,直说,情况怎么样?”正在镇食堂吃饭的镇党委书记张茂松,放下手中的碗筷,接通手机,边往食堂外面拐角处的一个小树林中,边开口问道。

    等毛根木汇报完,张茂松冷冷地说道:“根木你做的好,知道了,你自己到馆子里点几个菜,开张发票,回来报销,到时我签个字就行了。”

    毛根木知道,这是张书记对自己的变相奖励,去了一家常去的小馆子,真的点了一碗八块钱的牛肉面,然后开了一张两百元的接待发票,喜的屁颠颠的回宿舍休息去了,他知道只要自己跟紧一点张茂松,要不了一两年,办主任一退,组织人事办主任的位置就是他的了。

    张茂松合上手机,自言自语地骂道:“臭小子,今天才他妈报到,尽跟操鹏海搅合到一块去了,等着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转儿又骂道:“操鹏海,老子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只要我张茂松控制人事权和财权,谅你也翻不起什么lang来,敢跟我斗,玩不死你。”

    此时,汪姐私房菜馆内的荷花厅包间里,几个镇里领导边打麻将,边在说笑,见许琳和郑为民两人进来,孔副镇长,代副镇长抬头瞄了一眼郑为民,没作声,继续摸牌,农经站吴站长,综治办张主任都不约而同的抬起了头,朝郑为民笑着点了一下头。

    操鹏海弯着腰,身子和头很是放松,不停地抖动着,伸手拿了一张牌,用食指使劲摸了摸,见不是自己想要的,把牌重重的扣在麻将桌上,发出空咚一声响,嘴里喊道:“三万”这才抬头,看了一眼郑为民,笑道:“小郑坐。”

    郑为民刚才来时,在路上特意买了一包比软中华档次稍差一点的本地产的烟,见在坐的都是镇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忙掏出烟,给每人打了一支,笑道:“各位领导好。”

    孔副镇长接着烟,点燃,吸了一口,感觉烟味不错,眼睛迅速扫了一下烟身,笑道:“你就是郑为民。”郑为民点了点头,笑道:“我叫郑为民,今天才报到,还望各位领导多多关照。”

    从孔副镇长的问话中,郑为民断定镇长操鹏海肯定给桌上几位领导说过自己的事,心里顿生了一种自豪感。

    “小伙子不错,镇政府又增加了新鲜血液。”综合办张主任说了一句文绉绉的话,引逗的农经办吴站长呵呵直笑:“老张,你能不能别这么酸,我牙齿都疼了。”

    综治办张主任学名叫张志海,今年五十岁左右的样子,戴着眼镜,很斯文,镜片如瓶底般厚实,估计度数不底。

    他原先是镇小学语文老师,因为会写材料,被以前镇领导看重,调到镇党政办工作,专门负责写材料,后来陆继来了一些年轻的大学生,能写的渐渐多了起来,结果长江后lang推前lang,张主任被拍在沙滩上。

    张主任以前自以为是的能力,渐渐没了优势,感觉年纪大了,再呆在办公室当个副主任也没多大意思,主动找镇领导,要求换个岗位,领导考虑到他为镇里作了不少贡献,想来想去,没地方可去,那年镇里正好成立综治办,当时综治办主任是个闲职,要钱没钱,要人没人,没多少人愿意去,镇领导考虑再三就把这个职务给了张志海。

    后来随着镇里的发展,**的闹事的越来越多,综治办任务越来越重,张志海是个文化人出身,哪干的了这个,解决简单的矛盾还行,一旦遇到像打架斗殴和大的利益冲突等复杂一点群体**件,还真是束手无策。

    操鹏海当镇长后,张志海一直跟他走的比较近,操鹏海感觉张志海在综治办主任位置上,能力还是差一点,一直想把他换个位置,让他当办公室主任,可提出几次,张茂松就是不同意,张茂松把自己的亲信肖爱东放到了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上。

    这种安排气得操鹏海直骂娘,可张茂松是老书记,势力大,根基深,自己根本搬不动他,只得忍气吞声,接受了这种安排,镇上治安一直不好,让操鹏海这个镇综治委主任很是忧心,他一直在物色寻找适合当综治办主任的人选。

    令他没想到的是,现在突然来了一个特种兵连长出身的军转干部郑为民,这让操鹏海看到了希望,想着先把郑为民放到综治办,等干个一二年,等张志海退下来,如果郑为民表现好,直接把他提到综治办主任位置上来。

    几人在说笑声中,酒菜已经上了桌,操鹏海等几位领导洗完手都落了座,农经站吴站长对站在包间外面的服务喊道:“服务员酒开好了没有。”

    一个十**岁的女服务员快速走进来,说道:“这就开。”说完,要打开包装盒,见几个人都朝这边看,服务员以为客人等着喝酒,心急之下,她对吴站长带过来的这种从没见过的酒盒,不知如何下手,左看一下右摸一下,怎么也打不开包装盒,一时窘的满脸绯红。

    见此情形,代副镇长看着金灿灿的包装盒,笑道:“现在食品包装真是越来越精巧,盒子比里面的东西还值钱。”

    这种酒郑为民在部队时,到北京维稳时,在酒行里见过,这是一种进口酒,当时逛街时,也是因为好奇,见盒子漂亮,多看了几眼,现在见服务不会开,郑为民下了桌,三大步就跨了过去,笑道:“我来。”他只轻轻在底座一个按钮上轻轻一按,盒子瞬间像散了架,顿时,一只蓝色瓷瓶呈现在众人眼前。

    众人见酒瞬间打开,都佩服地看着郑为民,酒是吴站长提过来的,心想这种酒国内很少有,自己家一个亲戚在新加坡做生意,回来时带来几瓶,郑为民这小子一个当兵怎么会开,难道他以前喝过这种酒。

    “许琳,今天你就当一回服务员,给每个人面前的杯子倒满。”见大家坐在桌上冷了场,操鹏海突然笑着说道。许琳唉了一声,赶紧从服务员手中把酒瓶拿到手中。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