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38 跟踪的人原来是他

    郑为民正在镇家属院院墙外不紧不慢的走着,此时,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起,郑为民看号码不熟悉,点开绿键,开口礼貌的给对方打了个招呼:“你好!”

    “郑为民,我是许琳,你在哪里?到你房间没看见你人。”电话那头一个女人如脆梨般的甜美声音传进了郑为民的耳朵中。

    郑为民笑道:“不好意,刚才到街上有点事。”郑为民知道许琳叫自己吃饭,他不好意思明说,故意把话留了一半,只等许琳开口,说话间,郑为民故意用眼角余光看着自己的身后。

    “操镇长让我叫你到汪姐家吃饭。”许琳说道:“操镇长已经和代镇长,孔镇长,农经站吴站长还有综治办张主任,他们几个已经坐车过去了,你在政府门口等着我,我俩一块过去。”

    听见许琳的话,郑为民心里一惊,操鹏海这是什么意思,请自己吃顿饭,还叫上几个领导作陪,自己有这么大面子吗?莫不是真的有事,看操鹏海这架式,还真没把自己当外人,这要是让书记张茂松知道了,真不知道怎么想。

    想到这儿,郑为民又想到后面跟随自己的身影,心里感觉吃了只苍蝇,浑身不舒服。此时郑为民突然想出了一条妙计,嘴角露出不易觉察的冷笑,他只管往前走,并没有往后看,他装着一点不知道这事,倒是后面跟踪的身影怕被郑为民发现,反而躲躲闪闪起来。

    此时,郑为民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偷偷地伸到自己眼前,把黑亮的屏幕稍稍向后探了出来,后面的人影在手机屏幕上看的清清楚楚。

    见到屏幕上的人,郑为民一下愣住了,后面的人虽然只见了一面,但他突出的脑门给自己的印象很深,怎么是他?他怎么会跟踪自己,太不可思议了。

    后面跟踪郑为民的人不是别人,而是组织人事办干事毛根木,郑为民抬头眯眼,沉思了一下,毛根森跟踪自己的目的是什么,想着上午报到,感觉他很客气,自己没哪个地方得罪他呀,自己跟他素昧平生,干嘛鬼鬼祟祟盯自己的梢,真是不可思议。

    郑为民想着玉岭镇的领导,总感觉有些怪怪的,镇长操鹏海太热情,搞的自己心里没底,书记张茂松连面都没见到,也不知是咋样的人,想着这栋镇政府办公大楼压抑的气氛,估计书记张茂松不是什么好鸟。

    到一个陌生的单位,从工作人员的精神状态和行为举止就可以看出这个单位的内部关系怎么样,领导水平如何,大凡领导作风正派,心胸开阔,**意识浓的单位,工作人员脸上就多些活泼轻松之气,人与人之间关系和谐融洽。

    反之,单位人与人之间关系紧张,个个脸上呈现防备之色,见面不想多说一句话,都保持沉默,害怕别人抓把柄和小辫子,这个单位领导就不咋的,要么很霸道,要么拉帮结派,心术不正。

    玉岭镇明显给郑为民的感觉是后者,处在这种环境中,如何与领导和同事相处考验着郑为民的智慧。

    想到这儿,郑为民突然意识到,毛根木跟踪自己,显然不大可能不是个人行为,很有可能,是受谁支使,那么,谁会支使他跟踪自己,怀的是什么目的。

    为了解开自己的疑惑,郑为民很想突然转身抓住毛根木问个明白,可想着这样,也没必要,既然现在已经知道是他在跟踪自己,那就好办多了,依自己的能力可以随时反跟踪他。现在,他在明处,自己在暗处。

    郑为民把手机放进了口袋,头也不回的向前面走去,暗笑道:“他想跟就跟吧,自己只要坐的直,行的正,还怕他毛根木什么事。”

    当郑为民到了政府门口,和许琳一道向汪姐家的馆子走去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想退已经不可能了。

    郑为民索性拿出在部队当连长的勇气,暗道:去他妈的,不就是吃顿饭吗?前怕狼后怕虎,多大个事,能和操鹏海在一起吃饭的都不是外人,说白了都是他圈子里的人,能让自己进入他们的圈子,是看的起自己。

    人在官场就是站队,不敢得罪这个,不能得罪那个,虽然平时看起来谁都不会整你,但关键时刻谁都不会帮你,与其这样,还不如跟着镇长操鹏海混,人家已经向自己抛来了橄榄枝,还他妈的犹豫什么,吃完了这顿时饭,自己不站队也得站了,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自己,包括身后那个跟踪自己的毛根木。

    许琳和郑为民进了汪姐私房菜馆,一个风韵十足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赶紧扭着水蛇腰迎了上来,这女人咧嘴一笑,风韵百出,珍珠般雪白整齐的牙齿,配上性感十足的红唇,你不得不佩服上帝造女人的精妙。

    郑为民心道:想必这女人就是汪姐了,难怪镇长操鹏海要到这家馆子吃饭,光这女人的姿色,就够男人们饱一回了。

    只听女人银铃般的声音响起,故意说道:“哟,许助理,这小伙真帅气,是你男朋友呀。”汪姐说完,朝许琳挤了一下眉,看女人对许琳的神态,不用说应该跟许琳很熟。

    许琳脸一红,白了一眼汪姐,嗔怒道:“汪姐,瞎说啥呢,人家是刚转业回来的军官,今天才报到。”

    “哟,不好意思,你看我这张嘴,尽瞎拉郎配。”女人嘻嘻笑道:“这也怪不得我,看你们男才女貌的,由不的人不往那方面想嘛。”

    郑为民督了一眼许琳,见她低着头,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打圆场,笑道:“汪姐,你就甭开玩笑了,操镇长他们在哪个包间。”

    “他们在二楼,荷花厅。”女人笑着忙转头,对着一个年轻的女服务员吩咐道:“小洁,快带两位客人去二楼荷花厅。”

    小洁怯生生的迎了上来,引领着许琳和郑为民往楼上去,才到二楼,郑为民听见楼下,汪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哟,毛干事,就你一位呀。”

    毛根木此时懒得跟女人啰嗦,小声说道:“老板娘,快去,来一碗肉丝面。”汪姐从来没见过毛干事中午点肉丝面的,只当他是开玩笑的,笑道:“怎么,中午又想搓麻呀。”

    毛根木看着郑为民和许琳进了馆子,听见汪姐的话,就坡下驴,顺势套话道:“怎么,中午不行呀,我正手痒痒呢。”

    “嘻,嘻,你胆够大的啊,听你们人说,昨天才开的什么纪律大会,今天你敢打牌,你们老板就在上面,不怕抓个现形。”汪姐把毛根木拉到一旁,悄声说道。

    “上面都谁呀?”毛根木故作惊讶地问道。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