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36 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报完到,郑为民走出组织人事办公室,镇长助理许琳拿上钥匙,把候卫东带到了镇政府单身宿舍楼,宿舍楼在镇办公楼后面的家属院子里,许琳在前面带路,郑为民在后面跟着。

    一条米色的休闲裤,把许琳衬托的性感苗条,两瓣翘圆的臀部精致而美妙,郑为民偷瞄了一下,喉咙有点发干,他使劲咽了一口吐沫。

    心里暗想,这么漂亮的女大学生,怎么会到乡镇来,看她气质和长相,不像农村女孩,不过这也很难说,现在读过大学的女孩,根本看不出是城里的还是乡下的。

    刚才听操鹏海说许琳是选调生,估计她家里没什么关系,否则,做父母的也不会心甘情愿,把这样一个清秀如花的女孩放到这么偏远的乡镇,革命年代有可能,现在时代不一样了,有这么高觉悟的人,少的可怜。

    郑为民低头想着心思,二人不觉已经到了楼下,许琳脚穿一双银色低跟开口女式皮鞋,噔噔带着郑为民上了二楼靠近厕所的一间宿舍,隔壁厕所里一股淡淡的尿骚味被风送了过来,郑为民虽然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有些意外和失落。

    推开门一股扑鼻的霉味从房间里冲了出来,许琳吓的身子往后一缩,几十只蚊子在门口乱飞了一阵,又飞回到房间,趴到壁去了。

    许琳赶紧伸手捂住了嘴,咯咯地笑道:“郑为民,不好意思啊,本来党政办接到军转办通知说你要过来,领导早就为你安排了房间,最近办里事情多,把这事给耽搁了,条件不好,将就一点。”说话间许琳眼睛有些躲闪,郑为民笑了笑。

    “没关系,许助理,我在部队经常拉出去搞野外生存,什么苦都吃过,这已经算是天堂了。”说完,呵呵笑了起来,郑为民心里很清楚,这种事情没必要向自己解释,越解释越说不清楚。

    别看当连长时,手低下有百把十号兵,很是玩味,到了地方,他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现在能有一间宿舍住就不错了,没指望别人把他当什么重要的人物伺候着。

    不过,刚才,许琳的话还是让他有些不舒服,想着,要是上级哪个领导下到镇里蹲点,房间肯定收拾的像宾馆似的,还敢说没时间收拾,把这事给搞忘了,就算许琳忘了,书记张茂松和镇长操鹏海也会催促,并亲自到现场督办。

    尽管自己想是这样想,但人总归是现实的,无关自己切身利益的事,不在意不关心,实属正常,也没必要埋怨别人。

    许琳能亲自过来给自己开门,已经烧高香了,这还是看了操镇长的面子,不然,人家凭什么丢下手头的工作,过来给你开门。

    告诉你位置,爱去不去,是你自己的事,关她什么事。

    想到这里,郑为民心里释然了不少,感激地朝许琳笑道:“许助理,谢谢你,给你添麻烦了。”许琳笑道:“应该的,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还这么客气干嘛。”

    郑为民并没有急着进房间,他想等房间里的味儿淡一点,再进去开窗通风,站在走廊上,郑为民手扶铁栏杆,和许琳很随意地聊了一会儿天。

    尽管许琳和郑为民第一次见面,但她对眼前这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也许,在镇政府,许琳好久没能找到说话投缘,有共同语言的人了,怕是真的憋了太久,现在,镇里突然来了这么一个阳光帅气的大小伙,她少女的心犹如久眠在冬天的桃树,遇到春天的暖阳,瞬间绽放出粉红鲜艳的桃花,畅快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郑为民本打算聊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彼此熟悉一下,但许琳很热情,也不管郑为民愿不愿意听,对自己的身世感不感兴趣,她还是把自己想说的话全部和盘托了出来。

    郑为民看人很准,知道许琳对自己印像很好,从她的眼神和神态来看,不像是个喜欢唠叨的女孩,从这一点他完全可以看出来,许琳对自己相当信任,才口无遮拦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世。

    同时,郑为民发现尽管许琳对自己说了很多,但自始至终没提一句工作上的事和镇政府里的一些内幕情况。

    郑为民暗道:自己判断的没错,许琳很聪明,也很精明,面对自己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知道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很有分寸,怪不得她毕业一年,操鹏海就让她当了自己的助理,助理不亚于给他当了秘书,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在郑为民看来,仅仅因为许琳漂亮而当秘书的可能性不大,从自己和许琳说话时,对她的观察来看,许琳头脑反应灵活,说话条理清晰,感觉她应该是个办事和写材料,写文章的好手。

    许琳说话的神态和语速控制的很好,即便跟自己说了那么多,一点都感觉不到她的浮躁,相反在娓娓道来中,自己能感觉到她的成熟和稳重。

    许琳文静中带点活泼,温暖中带点泼辣,和乔小兰比起来,完全是不同的风格,乔小兰性格外向,大方泼辣,给人感觉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甚至带点大小姐的霸气。

    通过聊天,郑为民才知道许琳今天二十二岁,是隔壁河东县城关镇的,父亲是中学教师,母亲是一名普通的超市营业员。

    她是江洲师范大学历史系毕来的大学生,去年,作为选调生由a省省委组织部分配到秦唐市委组织部,然后再往下分,最后由红石县委组织部指派到玉岭镇的。

    河东县和郑为民所在的红石县同属秦唐市,两地相距四十公里,经济比红石县要发达。

    河东县在秦唐和省会江洲市之间,离秦唐市只有二十公里,江秦高速从县城旁边通过,到省会江洲市走高速才两个小时,地理位置和交通便利程度,比起红石县要优越很多。

    郑为民想着许琳家在河东县城关镇,为了生存和发展,作为一个女孩,只身一人到红石县最贫困的玉岭镇来工作,穷乡僻壤,举目无亲,那种孤独感和失落感可想而知,郑为民为她感到有些委屈。

    不过,现实就是这样无奈,比起农民工为了找工作求活路,抛家舍子,奔波几百上千公里,一年回不了一两次家来说,许琳没有出秦唐市,在镇政府工作,未来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这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想着这些,郑为民觉得自己可笑,跟许琳比起来,自己还根本不如她,倒为她操起闲心来,人家是县委组织部派人送过来的,在省委组织部都挂了名,时机成熟,随时都有可能土鸡变凤凰。

    而自己虽然是重点大学毕业生,特招入伍,可从部队转业到地方,你啥都不是,相对地方土生土长的干部,你就是外来户,比起上面重视的程度,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这就像从山里移到城里的行道树,你的根在部队,挪动一下,已经是伤筋动骨,连成活都困难,不要说长成参天大树了。

    自己过来报到,孤零零的,要不是军转办唐主任对军人有感情,对自己不错,只怕是办完手序,就没他的事了,还给你打招呼,求照顾,他有那闲功夫,早就跟领导和朋友喝小酒去了。

    你得低声下气的过来报到,看人家衙门脸,弄不好还一顿奚落,自己现在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特种兵连长怎么地,还能翻天不成,既来之则安之吧,这是生存之道,别人的事甭管,做好自己的事就行,要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

    看着许琳远去的背景,郑为民点燃了刚才镇长操鹏海给的一支软中华,他的心事,随着烟头袅袅的烟雾,散了又起,起了又散。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