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35 一把手的厉害

    “行,小尊,跟你爸说,他每天工作那么忙,叫他注意身体,这事甭用他费心了,到了我的一亩三分地,哪能由这小子撒野,叔叔自有办法。”秃顶想着刚才看见楼下的一幕,似乎越发的生气,嗔怒道:“真是道德败坏,连别人的女朋友,他也敢打主意,我看他是吃了豹子胆,小尊,你别多想了,叔叔为你出这口气。”

    “嗯,谢谢张叔叔,改天回城了,我和爸请你喝酒。”电话那头带着女人味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秦尊的。

    打听话的秃顶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镇委党委书记张茂松,张茂松满脸横肉,一对三角眼看上去让人有种随时会主动使坏的感觉,使人不踏实,心里无形中会生出自我保护和防备的意识。

    张茂松名字里有茂,脑袋顶上的头发却很稀疏,头顶因常年很少晒太阳而变得雪白,周围的黑发簇拥着那片雪白,像是光着白肚皮的胖女人穿着黑裙子,看起来横竖不是滋味。

    听见秦尊要请自己喝酒,张茂发呵呵笑道:“小尊,叔看着你长大的,还跟我客气啥,下个星期六小东回来,你到叔家玩,跟他见见面,我让你婶给你做红烧鲤鱼吃。”

    “小东要回来?他不是在秦唐市委党校学习吗?”秦尊所说的小东是张茂发的儿子,跟秦尊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三本毕业后,张茂发私底下找了个关系,把儿子弄进了县民政局当打字员,后来转了正,又把儿子弄进了县委办公室当科员,再由县委办弄到市民政局当副科长去了,这会儿正在秦唐市委党校青年后备干部班学习。

    “家里有事,我找人给他请了两天假,到时把你女朋友一块带过来玩。”张茂松笑着说道。

    两人聊了几句,这才挂断电话,张茂松每天板着脸,本来不苟言笑,和秦尊说话他还是强装笑容,不敢摆领导的架子,毕竟,秦尊老爸秦守国是他的老上级,有恩于他。

    如果不是秦守国,张茂松估计趴在县政府档案局副局长位置干到退休了,因为张茂松和秦守国是高中同学,高中毕业后,秦守国考上了大学,毕业后进入县政府机关工作。

    张茂松因为落榜,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到部队参军,回来后,赶上县里招干,他家里找人给他弄了个指标,因为张茂松车开的好,当时县长也姓张,把他要过来当了小车司机。

    张县长从来不亏待手下,张茂松给他开了一年小车,结果给他下了一个政府办公室副科长的任职命令,虽然干的是司机的话,却享受着副科长的待遇,当然领导的司机自然比一个小小的副科长实惠多了。

    后来张县长调到别的县当领导去了,连走之前,把张茂发安排进了县档案局干副局长,在张茂松给张县长开车的那几年,秦守国因为处事灵活,文笔不错,因为在秦唐日报上发表过一篇《论招商引资与发展本地优势产业的关系》被秦唐市分管工业的副市长看重,调进了市里当了领导的秘书。

    不几年,因为领导面临退休,把他下发到红石县当个一名副县长,后来也是因为老领导的帮忙,进入了县委常委班子,任常务副县长。

    因为长期受到张县长的压制,现任县长,原来的副县长乔东平对张县长的司机张茂松很不感冒,准备让张茂发在档案局副局长位置干到退休,至少,只要他乔东平在,就不会让张茂发再往上升一级。

    为此,张茂松很郁闷了一段时间,后来,突然秦守国从市里下发到县里当副县长,这让张茂松看到了希望,因为和秦守国是同学关系,有事没事往秦守国家跑,两人关系越走越近,张茂松及时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秦守国碍于老同学的面子,通过自己的运作,把张茂松调到玉岭镇当镇长去了,后来老镇委书记退了下来,又帮忙给张茂松弄了个镇委书记干,自此,张茂松对秦守国是感恩戴德。

    当然,张茂松自从当了镇长和书记,自然不会忘记秦守国,逢年过节看望是少不了的,私底下弄了多少干货,只有秦守国和张茂松知道了。

    郑为民压根也没想到,自己正在镇组织人事办报到,张茂松和秦尊已经商量着对他下手了,其实秦尊不说,张茂松也要狠整一下郑为民。

    在张茂松看来,郑为民这小子很不开眼,才来报到,就和操鹏海裹到一起去了,他现在跟操鹏海是针尖对麦芒,谁也不服谁,张茂松一直想把操鹏海排挤出玉岭镇,可因为操鹏海市里有关系,加上现任县长乔东平对他不错,张茂松只能有心无力。

    全镇长干部知道张茂松心眼小,手段厉害,谁都不敢轻易靠近操鹏海,否则,得罪了张茂松估计没好果子吃。

    可即便不得罪张茂松,张茂松也不会轻易给下属们好处,除非给好处求着他,这一点他不如操鹏海,操鹏海在用人上没那么多花花肠子,想着乡镇干部不易,能帮则帮,只要不是十分**就行。

    因此,在镇里,操鹏海的人缘很好,但镇长在人事权上还是弱一点,毕竟党管干部,大部分人事权都是张茂松牢牢攥在手里,就算本来镇长操鹏海掌握的财权,也被张茂松以五千块钱的开支必须拿到针镇党委会上研究后,才能通过。

    这样才能体现党委理财,更好的配置全镇资源,增加财务透明度,防止**,这下可好,本来由镇长一支笔,变相的成了书记一支笔,为此,操鹏海被张茂松弄的一点脾气都没有,这也让操鹏海分管的许多工作,因为经费的问题,只得搁浅,无法开展。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