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34 蹬鼻子上脸

    见郑为民处理完了个人事情,转身要走,操鹏海催促道:“虎子,快去把郑为民叫过来。”

    虎子打开车门,赶紧探身下车,跑了过去,见郑为民已经转过身去,王虎大声喊道:“等等,郑连长,先别走,我有事找你。”

    郑为民忙回头,见一个长的全身胖乎乎的小青年叫自己连长,感觉很纳闷,心想谁呀,看长相也不像自己手底下的兵呀,自己手底下的兵一个个块的很,从来没见过有这号胖子兵,就算炊事班的也比这小子耐看多了,奇怪这小子怎么会认识自己。

    正在纳闷这际,只见王虎笑着解释道:“郑连长,我是玉岭镇操镇长的司机,叫王虎,刚才操镇长路过这里,看见打架,猜出了是你,特意叫我过来叫你,操镇长在车里等着你。”说完,王虎用手一指停在广场边上的大众车。

    “操镇长?”郑为民立刻想到了军转办唐主任,那天在办公室,他跟自己提起过这个人,难怪这小子能叫出自己连长,看样子自己的情况,唐主任已经告诉操鹏海了。

    不用说,刚才在广场发生的一切,操鹏海肯定都看到了,地方情况很复杂,郑为民从自己的遭遇已经感知和了解了一些,想着来时坑坑洼洼的破碎石公路拿刀砍人的混混。郑为民对镇里这帮领导没有好感,对这个没有谋面的操镇长似乎并没有多少兴趣。

    现在操鹏海叫自己过去,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也不知道这姓操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跟在王虎身后的郑为民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他本想朝司机多了解一些情况,想到唐主任提醒自己,到地方多干少说的原则,郑为民还是保持了沉默,他想先观察一下操鹏海是什么样的人再说。

    “郑连长,这就是我们玉岭镇操镇长。”见操鹏海打开车门,从副驾驶位置上钻出了小车,司机王虎赶紧笑着给郑为民介绍道。

    见郑为民在打量自己,操鹏主动伸出一只大手,笑道:“郑为民,你好,我是操鹏海。”

    眼前这个男**约三十五六岁的年纪,身材匀称高大,跟自己差不多,头发浓密而黑,一脸刚毅而亲和的神色,上穿一件浅色休闲西服,下身一条棕色灯心绒西裤,看脚上一双皮鞋亮的有晃眼。

    操鹏海外在形像给郑为民的第一印像不错,并没有想像中的那般俗气,他伸出手跟操鹏海握了握,自我介绍道:“操镇长,真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你,很荣兴,我今天是来镇里报到的,没想到被几个小混混把包给划了。”

    郑为民的话让操鹏海脸上表情瞬间窘了一下,他坦诚地说道:“镇里的治安不太好,这是我的一块心病,这帮混混是该好好治一治了。”

    “郑连长身手果然不一般,佩服。”操鹏海毫不掩饰地夸奖道:“军转办老唐跟我关系不错,他跟我说起过你,我代表玉岭镇欢迎你。”说完,操鹏海再次把右手伸也过去。

    有了老唐这个共同的熟人,郑为民和操鹏海一见如故,他没想到玉岭镇镇长这么年轻,为人没有一点架子,心里的抵触情绪,渐渐散去。

    坐进了操鹏海的小车,直接朝镇政府驶去,路上,操郑二人彼此考虑第一次见面,还不太熟悉,只说了些场面上的话,但两人心里间的距离靠近了很多。

    车很快到了镇政府门口,王虎习惯性的按了一下喇叭,门卫从值班室伸出头来,见是镇长的车,朝车内笑了一下,把头又缩了回去。

    镇政府办公楼是栋五层楼,车进入了办公楼前的停车场,郑为民朝车窗外瞧了瞧,办公楼里走动的人不多,明示和县、市政府部门的热闹相差很远,偶尔有办事的工作人员和农民进出,见是镇长的车,办事的农民因为大都不认识操鹏海,只顾自己走自己的路。

    倒是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很恭敬的停下来,叫操镇长好,郑为民面从车里出来,他习惯性的朝院内四周观察了一下,三楼最西边的一个窗户里,一颗秃顶的脑门朝楼下看了一眼,迅速收了回去,此时,秃顶脸上很不高兴,拿着手机,不知给谁拨打了一个电话。

    郑为民并没有十分的在意,手拿着肩包,跟在操鹏海后面上了二楼镇长办公室,此时,司机小王在操镇长的吩咐下,直接去汪姐私房菜馆安排午饭去了。

    镇长助理许琳,是去年毕业的选调生,人很清秀,也是机灵,见镇长带着客人进了办公室,赶紧从镇党政办跑过来,拿起一次性纸杯,放上茶叶,到饮水机边上给郑为民倒水,顺便也给操鹏海的杯子里加了一杯。

    见郑为民看了一眼许琳,操鹏海笑着介绍道:“许琳,我的助理,去年毕业的大学生,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直接跟她说。”

    操鹏海转头对许琳说道:“小许,这是郑为民,从部队转业回来的,今天来报到,等一会儿,你带小郑到组织人事办去办手序,然后,再给他腾出一间单身宿舍。”

    “操镇长,你太客气了,怎么好意思打扰你。”郑为民很客气地说道。操鹏海给郑为民递过来一支烟,笑道;“你不用客气,这是应该的,以后你就是镇里干部,时间长了慢慢就习惯了。”

    郑为民想着刚到镇里,第一次和镇领导见面,不能太随便,接过烟之后,给操鹏海点燃后,自己只是拿在手里,并没有抽。

    “小郑,你怎么不抽?快点上,到我这里随便一些。”操鹏海喝了口茶水,笑道。

    “不好意思,操镇长,之前烟抽的有点多,嘴里有点苦,等会儿抽。”郑为民朝操鹏海感激地笑了笑。

    操鹏海笑着微微点了点头,心想,郑为民这小子做事还真是滴水不漏,自己是诚心给支烟给他抽,他看出了我的诚意,并没有假惺惺的不接,接过之后,却不抽,这是怕自己失节,也是对他这个镇长是一种尊重。

    这小子很会做人,有礼有节,很聪明,给人的第一印像不错,有本事,做人做事到位,怪不得啥关第没有,二十三岁能当上连长,果然有过人之处。

    许琳把水杯递给郑为民的时候,偷偷地瞄了一眼郑为民,郑为民无意间也向她看了一眼,两人目光相对,许琳白净的脸蛋涮的一下变得通红。

    操鹏海见到这一幕,笑了,心想许琳这小姑娘,见自己从来没害羞过,突然见到郑为民变得害羞起来,看样子,对郑为民的感觉不错。

    操鹏海和郑为民开心的聊了一会儿,这才拿起桌上的电话给党政办通知了一下,让许琳带着郑为民去组织人事办报到。

    此时,三楼,刚才那个朝楼下瞄了一眼的秃顶男人的办公室里,电话那头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传来:“张叔叔,这事拜托您了,那小子实在是太猖狂了,我爸对他很不感冒,不给这小子一点教训,他都搞不清自己是谁了,估计以后会蹬鼻子上脸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