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32 操镇长请客

    见两个同伙被打倒,那八个拿着砍刀的混混就不干了,有的举着刀,有的提着刀,还有的拖着一米多长的砍刀,朝郑为民奔着过来。

    “我的妈,老板,这可是磨的锋利的刀呀,这小子恐怕非要被砍死不可。”司机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对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被他称作老板的男人惊呼道。

    男人靠在坐椅上,顺手拿过放在坐椅旁边的玻璃水杯,喝了口茶水,笑着教育司机道:“小王,你小子给我开车三年多了,脑子还是一团浆糊。”

    男人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笑道:“凡事要用脑,学会观察,看到没,那小子站在那里,表情一点都不紧张,甚至还有些得意,要是心里没个谱,早就吓跑毬了,人家是傻子呀,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跑在最前面的混混被郑为民一脚踢飞了出去,直接撞到后面几个混混的身上。

    “嘻,嘻,老板,你果然料事如神,这下有好戏看了。”司机胖乎乎的脸上洋溢着兴奋:“老板,没想到玉岭镇,还有这种狠角色,太不可想象了。”

    男人并没有理会司机的话,他皱起眉头思索起来,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一拍大腿,司机不知老板发生了什么事,身子打了个颤。

    笑道:“老板,什么事呀,吓我一跳。”司机看样子跟老板的关系不一般,说话很是随便和亲热。

    “他娘的,要是估计没错,这小子很可能就是郑为民。”老板脸上带着一种意外的惊喜。

    “老板,你怎么知道的?没听你说起过呀。”“嗨吚,我怎么把这一茬事搞忘了,上个月到人事局办事,碰到了军转办老唐,他跟我提起过这小子,对,没错,就叫郑为民,是个特种兵连长,身高一米八左右,理着平头,转业分配到我们玉岭镇了,老唐还专门请我到茶馆里撮了一顿,叫我照顾一下他,说这小子很优秀,绝对是个人才。”

    “嘻,嘻,老板,如果这小子真是你说的郑为民,那镇上这帮混混就算倒血霉了。”司机替老板高兴不已,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包,老板前几天给自己的软中华,赶紧给老板递了过去,忙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

    说话间,已经有六七个混混倒在地上,不是捂着肚子,就是抱着胳膊,或是捂着裆部,或侧或趴或仰躺在水泥地上,呲牙咧嘴,痛苦不堪的翻滚着。

    “很好,这帮混混就要郑为民这种狠角色来治。”老板深吸了一口烟,沉着脸像是对着司机,又像是自言自语道:“张茂松不是向县领导打小报告,说玉岭镇的治安乱,影响招商引资,阻碍经济发展,主要责任在我,说我这个镇长不称职吗?这回我把郑为民这小子弄到镇综治办去,专门对付这帮混混,看他张茂松还有什么话说。”

    “老板,张茂松这人太阴险,你最好还是防着一点,他以为当书记就可以一手遮天了,他还想在镇里控制人事权和财政权,想把你架空,你是镇长,你怕他干什么。”司机也不避讳,直接说道。

    司机和秘书都是领导的心腹,尤其乡镇领导的司机,常有和领导称兄道弟的现象,越往上走,司机越谨慎,很少跟领导陏便说话,在基层乡镇,司机跟领导要随便很多。

    乡镇领导毕竟都是些正科级干部,在平头百姓眼里算个小官,到县里或市里,科级干部一抓一大把,在上级眼里,跟本就不算什么官,许多五十左右的老家伙一辈子窝在乡镇领导位置上,很是郁闷,当镇长书记久了,人也变油了,加之,本身级别不高,也并没有太把自己当回事,再说,平常又跟老百姓打交道多,身上也没多少官架子。

    有时高兴起来,也跟身边的工作人员和乡镇普通干部,常开一些荤素搭配的玩笑,也不觉得失什么领导身份。乡镇领导,除了少数**的之外,大部分还是不错的。

    小王比一般领导司机又多了一层关系,因为是镇长操鹏海的远房表弟,虽然八杆子才打着,但毕竟带着点亲,所以这小子跟操鹏海很随意,私下里时常管操镇长叫老板。

    刚开始操鹏海还不适应,后来叫久了,觉得老板这个词很玩味,里面包含多重意思,比纯粹叫镇长玩味多了,后来,也渐渐默许了跟自己走的比较近的干部,私下里叫自己老板。

    见剩下的几个混混拿着刀,看着郑为民,就是不敢往上冲,大众车里,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边喝茶,边抽烟的操鹏海得意地笑了,心里暗叹道:“老天,真他妈有眼,在这节骨眼上,尽给自己送来了这么牛逼的小伙。”

    心里暗骂道:“秦守国是个傻逼,放着这么好的军转干部不用,硬把人家往乡下整,真不知怎么想的。”

    “小王。”“唉。”司机小王见老板突然没头没脑的叫了自己一句,一愣神,不知怎么回事,赶紧应了一声。

    “这个年代什么最重要?”老板看了一眼站在广场中央,虎视眈眈的看着几个吓得猫着腰,准备开溜的混混,笑道。

    小王跟了操鹏海三年多了,对自己的这位老板的性情了如指掌,遇到烦心事,只抽烟不喝水,脸上阴沉,想心事时,只喝茶不抽烟,看见他又喝茶又抽烟,这是心情不错的外在表现,再加上,用手向后很潇洒地抹了一下自己一头浓密的头发,小王知道老板遇到喜事了。

    不用说,操镇长看上郑为民这小子了,小王心领神会,附和道:“这个年代人才最重要,老板,这话你可是对我说过多少遍了,我时常做梦都想着这句话,能不记得吗?”

    “臭小子,又在跟我贫嘴,快把这场好戏看完,然后,你过去把郑为民叫来,我有话要跟他说。”见站在广场中央,正在扭着脖子,耸着肩,用眼瞪着几个腿在打着颤的混混的郑为民,操镇长靠在坐椅上吸了一口烟,笑道:“小王,中午在汪姐家安排一桌,我要单独请小郑吃顿饭。”

    “老板,你一个个堂堂的镇长,干嘛请他破当兵的吃饭。”小王嘟着嘴,有些嫉妒地说道。“叫你安排你就安排,哪来那么多废话,你以为镇长有多大,别看你表哥在镇里人五人六的,在县市领导眼里,狗屁都不是。”

    见小王闭了嘴,操鹏海说道:“王虎,你说我怎么摊上你这样的表弟,有时看你很聪明,有时又觉得你真是没眼力劲,你呀,你,看问题怎么这么狭隘。”操鹏海没好气的训着司机小王。

    见小王很委屈的样子,操鹏海又觉得这个表弟可怜,笑道:“虎子呀,凡事要用脑子,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请郑为民吃饭不?”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