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30 猖狂的窃贼

    郑为民骑着摩托车,在大柳村到玉岭镇那段坑坑洼洼的石子路上,上下颠簸着,不时有一辆辆满载着玉岭镇砖瓦厂生产的红砖的农用拖拉机从身旁经过。

    这是郑家庄在秦唐市做豆腐发了财的郑金水,回家盖小洋楼,请附近几个村组的拖拉机手帮忙拉的砖,里面有几个拖拉机手认识郑为民,见郑为民骑着车从对面过来,伸手挥手挥,笑着向他招呼。

    郑为民对农民很有感情,尽管自己被拖拉机扬起的灰尘,呛迷了眼睛,但他还是冲着车里的熟人笑着挥手致意。

    见路烂成这样,镇里也不想办法维护一下,窥一斑而知全豹,从这一点,郑为民能感觉到,玉岭镇这帮领导,没什么作为,尽管镇里穷,没有钱重新修路,但至少把凹凸不平的地方,补一补,摊平一下,还是能做的到吧。

    这种守摊子,不作为的做事风格,是郑为民嗤之以鼻的,郑为民想着要是自己当镇长书记,肯定比这帮人强,尽管玉岭镇书记和镇长,他从来没见过,其实领导长什么样,合不合自己的口味,并不重要。

    关键把持在重要岗位上要为老百姓干点实事好事,以后下了台,老百姓还会记得你的好,否则,在台上不干人事,人家不敢骂你,下了台老百姓准会戳你的脊梁骨。

    老百姓说的好,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想着这句话,郑为民不觉笑了起来,想像着已经习惯了前呼后拥的领导,真的叫他回家卖红薯,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形像。

    郑为民边骑摩托车,边想着这些不着边际的事,大约走了二十几分钟,就到了玉岭镇上,玉岭镇是镇党委和镇政府所在地,这是个古老纯朴的江南小镇,有着两千多年的历史,小镇座落在清水江的南岸,随江堤走势而建,主街是一条弯曲窄长的街道,街面是清一色的青石板,表面光滑润泽,全是用脚底磨平,不知经历了几个世纪,才摩挲成今天这般模样,极像被一代代工匠们精心打磨成的古代艺术品,石面上常见几条灰白弯曲的条纹,像青石的经络,给青石增添了不少的灵气,行走在其上的人们,仿佛听见青石,叙说着这座小镇的沧桑历史。

    当街两边是各色各样的铺子和青砖灰瓦的老式民居,民居依地势而起伏,若是坐上一条船,在清水江面上看小镇,临水一面的房子,高高低低,错落有致,颇有一番美趣,若是外地摄影师或画家到此,必是流连忘返。江水一年四季从上游不停地缓缓流淌下来,河水清彻透明,近岸河底的沙石清晰可见。

    夏天的早晨,镇上的妇女们一早起来,卷起裤管,光着洁白的小腿,站在清凌凌的江水里,一字排开,依着洗衣凳,搓揉、拍打、漂洗着衣物,噼噼啪啪声此起彼伏,江面上往来的船只,是上游几个县从事贩运的货船和附近清水江及支流沿岸各村去下游县城的客船,船上马达的突突声和着镇上铁匠铺里传出的叮当声,夹杂着各种买卖人的吆喝声,把刚从睡梦中醒来的小镇,推向了热闹的顶峰。

    郑为民到镇上时,已热得气喘吁吁,他大敞着衬衣的领口,右手推着车,左手不停地用衣袖,擦拭着头上呼呼冒出的亮晶晶的热汗。

    “小伙子,看你这么热,买瓶水解解喝吧”坐在街边杂货铺门口,一位六十开外,满头灰白头发的店主,咧嘴冲他笑嘻嘻地打着招呼。

    此时,郑为民才意识到自己的确口渴的厉害,看着店柜上一瓶瓶各式各样的饮料和水,他越发口干舌燥的厉害,不自觉地把手伸进了肩包,摸了半天,忽然他若有所思的又把手缩了回来。

    不好意思地向老头微微回笑了一下,表示委婉的拒绝,饮料和水不贵,才几块钱,可他的包里一份钱没有,自己装着两千块钱的钱包,不知什么时候,从包底部一个刀片划出的小洞中漏出去了。

    这是他哥给他的两千块钱,一直没舍得用,今天到镇里来报道,因手边一时没活钱,就把钱从房间里的柜子中拿了出来,先用着,以后自己再把这钱给还上,给他妹妹上学用。

    见钱丢了,郑为民到没有特别在意,他怕包里的报到材料丢了就麻烦了,情急之下,赶紧把包打开,还好,所有材料都在,朝他四周看了看,身边全部是来来往往的赶集的人们。

    他想着肯定是遇到小偷了,见四周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或是年龄偏大的中年人,一个个脸上木无表情,郑为民以他专业的眼光,断定这些人不会是小偷,他朝远处看了一眼,有两个染着黄发的小年轻,急匆匆的往街另外一头快走,郑为民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小伙子,以后出门要当心点,镇上小偷多,刚才我是有意提醒你。”门店里的老头说道。

    “谢谢,大爷。”郑为民赶紧走到老头身边,轻声问道:“大爷,你知道这是谁干的。”

    老头赶紧探出了身子,用嘴朝两个染着黄发的小年轻嘟了嘟,然后迅速把身子退回到小店里,悄声说道:“看到没有,就那两个黄头发小杂毛,我劝你还是别追了,那帮人手里都有刀,下手狠,别为了要钱,把命搭进去,划不来。”

    确定了目标,郑为民松了一口气,为不给老头添麻烦,他把摩托车停在了一个僻静的角落,这才拎起手中的包,朝两个窃贼追赶而去。

    见郑为民还要去追钱,老头担心地摇了摇头,暗道:“老天爷保佑,千万别又弄出一条人命出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