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1 心里那个女人

    郑为民在部队长期养成了很规律的作息时间,夏天天亮的早,他六点钟不到就醒了,郑为民骨碌一声从床上坐起来,他朝四周墙壁看了看,然后抬头看着自家老房子灰暗的屋顶,这才意识到是在自己家里,而不是在连队的宿舍。

    要是在连队,他一准很迅速的穿军装起床,扎上腰带,戴上大檐军帽,对着那面不知照过多少次的整容镜,整理一下自己的军容,然后出门,叫值班排长吹哨集合,带着全连的干部战士到连队的操场上出早操。

    这些规定动作,已经深入了他的骨髓,以至于现在回到家,都有些不习惯,不适应。见时间还早,郑为民试着躺在床上,然后看着眼睛正上方的屋顶出神。

    部队的遭遇让他刻骨铭心,第一次真正知道了什么叫挫折,什么是现实的残酷,以前他把一切看的很美好,对未来心怀无数的憧憬。

    在全团干部中,凭着自己是少有的名牌大学的理工科毕业生,军事素质又在全团军事主官中是出类拔萃的,想着只要凭着自己的一腔热血,把心事全部用在工作上,靠自己的辛勤努力,自己想当将军的梦想,报效国防事业的愿望,一定会实现,这是他的信念,也是他的追求。

    然而,因为连队一场突如其来的军事训练事故,瞬间打碎了他的所有美好的愿景,他顷刻间从崖峰跌到崖谷,那段时间,军区事故调查组,蹲驻连队,每天他整个人几乎都处在崩溃的边缘。

    精神紧张的常常恶梦不断,有时郁闷的甚至到了想提前结束自己生命的感觉,即使自己的处境到了这种程度,自己依然独自承受着,给家里打电话中,从来没有透露一个字。

    他知道,就算告诉自己父母,他们作为一介农民,也是无能为力,这只能给他们带来痛苦和压力,没有任何的好处。

    现在自己终于挺过来了,回过头来想想,虽然自己失去了不少,但对自己心志的成熟,对现实和人性的认识,起到了一次淬火的作用。

    还好,自己替人背了一次黑锅,并没有在自己的档案中留下污点,这也算是对得起自己做出的牺牲和付出,到了地方,只要自己不说,谁也不会知道自己的过去,又可以在新的领域,重新开始追求自己的理想,实现自己的抱负。

    只要有一丝丝的机会,他郑为民就会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他坚信,这世上的许多事情,看起来遥不可及,但只要沉下心来,真正用心去做,实现起来也不是太难。

    自己从一个大学生特招入伍,到二十三岁当连长,就是最好的明证,虽然过程艰难,道路曲折,但自己当初定的目标,总归成为了现实,他充分享受这份成功。

    这种做事的心态和思维定势已经成了自己一个很好的习惯,就算身处逆境,他郑为民照样能化腐朽为神奇,他有这个自信。自信虽然是一种精神,看不见摸不着,但表现出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

    成功虽然需要机遇,但关键还是要看个人有没有实现目标的野心和**,这野心和**就是源动力,有了动力,就要去努力,机遇总是给有准备的人,为了随时而来的机遇,只要精心准备,一切皆有可能。

    想着这些,郑为民全身充满着力量,他握紧了拳头,朝空中使劲挥舞一下,然后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立了起来,迅速穿衣下床。

    从今天开始他要为自己揭开一页新的篇章。

    因为干农活耗费体力,大柳村的老百姓,不像城里人,早上只吃一点美味的早点和稀饭,馒头等带有保健意味之类的东西。

    他们早餐总是吃硬硬的米饭,这样下地干重体力活,才有使不完的劲,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常说,人是铁饭是钢,这句话对于庄稼人来说在贴切不过了,其中的意义远非一些城里人能理解的。

    田腊梅知道儿子在北方的部队吃了几年面食,一早起来叫男人三根去村集上的肉铺,买了一斤瘦肉回来,特意做了一锅肉丝面外加四个鸡蛋。

    郑为民小时候最喜欢吃母亲田腊梅做的肉丝面,在连队都是十**岁的战士当炊事员,早上也常吃面条,但总感觉做的不正宗,吃不出小时候自己母亲做的那个味道。

    所以,在部队,逢年过节,想念故乡时,总想吃一碗母亲做的肉丝面,由于时间和空间的关系,能吃上母亲做的肉丝面,已经是一种奢望。

    现在面对用柴草烧出来的,一锅带着浓浓肉香的面条,郑为民仿佛又回到儿时和哥哥,妹妹一起抢面条的情景,不觉味口大开,他尽狼吞虎咽的吃了两大海碗。

    田腊梅看着儿子吃面的样子,又是高兴又是心酸,儿子终于长大成人了,也懂事了,她心里很是欣慰,一想到儿子已经二十六岁,还是孤身一人,不觉眼睛湿润起来。

    自己也曾托人给儿子介绍对象,不是人家姑娘嫌自己家穷,就是嫌部队太远,受不了两地分居。

    虽然人家姑娘对儿子的一些外在条件挑三拣四,可对儿子的人品还是非常喜欢,都表示,愿意和儿子先处着朋友,找找感觉。

    可儿子脾气也倔,似乎对介绍的几个姑娘都不上心,理都不离人家,田腊梅一气之下,索性就不再托人给他介绍对像,任着儿子自己折腾。

    其实,田腊梅不知道,儿子为民之所以对她托人介绍的几个姑娘不上心,其实他的心里始终被一个女人占据着。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