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谋官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8 郑家的家务事(二)

    老郑家向来门风纯朴,长辈仁慈,晚辈孝顺,划成分那年,家里明明是地主,由于祖上乐善好施,村里哪家受难,遭灾,都会出手帮助,救活了许多人的命。

    运动来了之后,村干部和村里老百姓为了感谢老郑家的恩情,想着法子保护老郑家,虽然房子和田被分了,最后硬是把成分划成了中农,别看是定个成分,可在黑五类遭压的那年月,家里不知要少受多少罪。到现在,村上老一辈的讲起来,还念着老郑家的好。

    也不知老郑家祖上哪点没做好,自大儿媳菊花嫁进门后,就没消停过,门风基本上都被这个媳妇败尽了,才过门不到半个月就闹着要分家。

    分就分呗,以为分了家就清静一点,谁知这个儿媳妇,只要有点点不合她的意和她这个婆婆吵,真是让田腊梅操碎了心。

    大儿子也是个没用的东西,连个媳妇都管不了,整天被女人捏着脖子过日子,哪像个男人,平时,小夫妻俩有好东西吃时,总是把门关的严严实实,躲在房间里吃,生怕她这个婆婆向她俩口子伸手要。

    光这也就算了,男人郑三根和她田腊梅是苦里成家,也不是想不开的人,关键小女儿小芳上大学,老俩口无力供她读书,想让两个儿子一人出一点,先把大学念完,好让这闺女以后有点出息。

    大儿子良田在城里工地上做泥瓦匠,还挣了几个钱,可一谈到出钱给他妹妹念书,儿媳妇菊花愣是把脸拉的跟马脸似的,说什么也不肯出,后来,只得由小儿子为民一人出了这个钱,供他妹妹上学。为民也二十六了,到现在对象都没谈。

    一想到这些,田腊梅心里堵得慌,幸亏小儿子懂事,从没埋怨过她老俩口,可小儿子越不埋怨,老俩口越是心里内疚,总感觉亏欠了小儿子为民。

    这孩子真是命不好,从大学里到部队当特种兵,才几年功夫,就转业回来了,问他什么情况,这孩子就是犟,什么都不跟老俩口说。

    反正她和男人三根也老了,儿子的事由着他们自己折腾,老俩口不想管,也无力管,是好是坏都由自己受承。

    “妈,这事你甭管了,你不好说,我去跟嫂子说,小芳和她同学,又不是长期住,顶多住上十天半月的,不碍事的,真不行,我让她俩住来水家去。”郑为民说的来水,是他小时候光着屁股长大的,最要好的伙伴,两人上小学时,一直是同班同学,后来读到初中,来水没考上县高中,就中止了学业。

    后来,郑为民念县一中,上大学,特招到部队,郑来水就跟着他舅舅在秦唐市搞小工程,两人一直保持联系,关系相当好,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郑来水这些年跟着他舅,大钱没挣到,不过日子过的还不错,家里盖了二层的小洋楼,很是气派。

    “你这孩子,来水前几天回来了,还到家里来打听你回来没有,这几天又回城里去了,他不在家,你就别去麻烦他爹娘了,能在家凑合几天就凑合几天。”

    “要是让外人知道,还不笑话死,你哥家亮堂堂的房子立在那里,还到人家找房子住,你让人家怎么想,我和你爹这张老脸还往哪里搁。”田腊梅是个要面子的女人,现在和儿媳妇关系僵成这样,她也是打落牙齿往肚里咽。

    郑为民理解他母亲的心情,笑道:“妈,时间还早,我找个时候,给嫂子好好说说,说不定她会听我一次,真要是不行,她不是爱财吗?住一天多少钱,我给她钱不就行了,活人还能被尿憋死。”

    晚上,吃饭时,郑良田知道弟弟从部队回来了,特意从自家的新楼里赶了过来,儿子毕竟是儿子,虽然怕媳妇,但郑三根和田腊梅还是心疼这个整天水一把汗一把,在外面卖苦力养家糊口的儿子。

    田腊梅走进房间,从那条阵旧的有些发黄的枕头底下摸出了二十块钱,叫男人三根到村西头的杂货店里拿了五瓶啤酒回来,她想让他父子三个,好好乐一乐,交交心,唠叨唠叨生活的酸甜苦辣,融洽一下父子兄弟之间的感情。

    知道男人良田肯定要在公婆家吃饭,杨菊花心里乐开了花,干脆把八岁的儿子志林也赶到爷爷奶奶这边吃饭。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