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三章:病重

    接下来的两个月,李府几乎将太医挨个请了个遍,来来往往探访的亲友也很多。

    再到后来,李府也不请太医了,也杜绝客人的来访。原因无他,李府最宠爱的嫡女李筱暖生了重病,而且据说请来的大夫太医都束手无策。

    消息传来的时候,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你说的是真的?”孟玉娆端着茶杯喝了一口,“既然表妹生病,我这个做表姐的总是要去看望的。”

    虽然丫鬟都这样的传,说是筱暖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但是没有亲眼见,孟玉娆还是有些不放心。

    同样不放心的还有李筱欣,她自从那天踏春之后就心惊胆战,尽量避免同筱暖的见面。

    没想到隔了一日,筱暖便生病了,更甚者,在后来的日子里,每天都有太医来府上,就连杜神医也常驻李府。

    怎么好好的就重病了?

    莫非那天真的发生了什么有损名节的事情,所以长辈们要用这种方式让六姐消失?

    想到这里,李筱欣是又高兴又伤心。

    高兴的是,从此以后,李府就只有她一个嫡女了,再也没有人和她抢宠爱了。

    伤心的是,虽然自己不怎么喜欢这个六姐,府里的长辈更是将所有的宠爱都给她,但是毕竟这么多年的姐妹情分,要是真的因为她,让这个六姐名誉受损而亡,她心里还是很伤心和内疚的。

    不过,在想到这是公子怜惜她受委屈所做的事情,李筱欣那点子伤心和内疚又瞬间没有了,全部化作浓浓的感动和甜蜜。

    丝毫没有想到,要是公子真的因为她而去毁一个姑娘的名节是有多么的心狠。

    等到李筱欣和孟玉娆到达木槿苑的时候。便见院子里的丫鬟婆子们都愁着一张脸。

    莫非真的快不行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均在对方眼神中看到疑惑,但是脚下步子不停,直接进了筱暖的主屋。

    一进主屋,就闻到一股子很弄的药味,两人均皱了皱眉头,用手绢捂着嘴。

    “屋子里药味这么大。你们怎么也不知道开窗户通通风?”李筱欣一手捂着嘴一边说道。

    “回七姑娘的话。我们姑娘正病着,大夫说见不得风。”紫苏愁着眉头,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说道。

    “六姐姐。我们来看你了。”李筱欣闻言点点头,朝着里面边走边说。

    只是到了筱暖的内屋,便见床上的纱幔也放了下来,依稀能够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

    莫非真这么严重?会不会过病气?

    孟玉娆有些犹豫了。

    但见李筱欣继续朝前走。便也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七姑娘止步。”紫堇面无表情的挡住李筱欣要去掀开帘子的手,“姑娘如今正病的厉害。吩咐过要是两位姑娘过来一定不要掀开帘子,免得将病气过给你们。”

    “你这丫头,凭我们和六表妹的感情,如今六表妹这般病重。我们怎么也是要瞧一瞧才安心的。”身后的孟玉娆听见紫堇的话,两眼放光,眼珠子一转微笑着说道。

    六表妹越是不让她们看。这里面就越有猫腻。

    人的好奇心就是这样,你越不让她见她的心就跟小猫在挠一样的越想见。

    李筱欣见孟玉娆这般说。也是点点头,不顾紫堇的阻挡,就要将帘子掀开。

    “七姑娘……”紫堇气急,就想要阻挡她的手,却还是晚了一步。

    “啊……”

    “啊……”

    紧接着就传来两声尖锐的叫声。

    “鬼啊!”

    李筱欣和孟玉娆完全被筱暖这副尊荣吓的趴到在地,并且不停的后退。

    她们一定是看错了。

    那床上躺着的和猪脸一样肥大的是人是鬼?那脸色成酱紫色的一定不是筱暖。

    两人在心底不停的否定着,却在这时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

    “紫堇,谁来了?我好像听到七妹妹和表姐的声音了。”帘子里传来了筱暖的声音。

    “姑娘,您醒了。”紫堇上前回答道,“七姑娘和表姑娘过来看你,是奴婢么用,没有阻拦住她们。”

    “那她们可是掀开帘子看到我了?”筱暖此刻的声音有些颤抖,,“快点让她们走,我不要让她们看到我这样子。”

    说着已经开始痛哭起来。

    “姑娘,别再哭了,”紫苏也跟着暗自流泪,“杜老说你这病一定会好的,姑娘千万不要再伤心了。”

    “走,让她们快点走。”帘子里传来筱暖近乎歇斯底里的声音,“我不要让她们看到我这鬼样子,快点让她们走。”

    “好……姑娘,你别激动,奴婢这就让她们离开。”紫苏一边安抚筱暖一边朝着紫堇使眼色。

    “两位姑娘,还请快点离开吧。”紫堇冷着脸对地上惊呆了的两人说道,奸二人还是在游离状态,便上前要将她们搀扶离开。

    “啊……”孟玉娆惊呼了一声,“你别动我,我走,我走。”

    刚才那只手可是扶过筱暖的,万一这病要是传染怎么办?孟玉娆急忙后退了两步,躲开紫堇的手,连爬带滚的和李筱欣跑了出去。

    那样子,就感觉后面真的有鬼在追着一般,哪里还有往日里大家闺秀的模样。

    直到回到她们自己的院子,又沐浴了三次之后,两人才都还过魂来。

    又忙唤来自己的心腹如此这般的吩咐了一通之后,才安心下来。

    待到李筱欣和孟玉娆走后,筱暖才平复了下来。

    等到晚上宋墨城来的时候,便看到筱暖正依靠在床边看着医书。筱暖见状,直接背过身去,不愿她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

    “我今天来带了你爱吃的酱肘子。”宋墨城嘴角扬了扬,将手上的食盒打开。屋子里顿时弥漫着酱香。

    “你这人真讨厌。”筱暖依旧背着身子,不过却从床上拿出来一个帷帽戴在头上。

    这两个月,宋墨城倒是偷偷的从窗户里来过几次,每次都会给筱暖带一些好吃的东西。

    “你这样真的没事吗?”宋墨城一边讲食盒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一边问道。

    “没事,我会拿我的容貌开玩笑么?”筱暖隔着帷帽白了宋墨城一眼,怎么总是对自己的医术不放心呢?

    宋墨城嘴角扬了扬,倒也没说什么。仔细的帮着筱暖将酱肘子分好。放在碗里。

    做完这些之后,才坐了下来,自己倒了一杯茶看着筱暖津津有味的吃着。

    “你不要尝尝?”筱暖一边吃一边说道。“被你这么看着,我都不好意思吃了。”

    “你又不是没吃过。”

    “……”

    好吧,她就应该吃独食。不就是见他服务这么周到,自己有点不好意思嘛。看来还得再练。

    “打算什么时候走?”宋墨城继续说道。

    “还不知道,得看爹他们的安排。”筱暖一边吃一边说道。“不过我想很快了,不然我要发疯了。”

    这两个月,她都只能守在这小小的屋子里,憋的她都要发狂了。还好有那些医书可以看。还有宋墨城托人稍过来的一些游记,才使得她枯燥无味的日子有了点意思。

    “对了,我可能要走了。”宋墨城望了一眼正在大快朵颐的筱暖。淡淡的说道。

    “去哪里啊?几天?”筱暖手上的动作一滞,看了一眼淡然喝茶的宋墨城。

    “可能要很久。”宋墨城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子上,走了过去,“西北那边有异动,我报名去参军了。”

    “咳咳……”

    筱暖被宋墨城那几句淡淡的话给呛到,咳了出来,直到咳的脸红大喝了一口茶才压了下去。

    “参军?”她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十七八的少年,这在现代,也就是个高中生啊!

    这就要去参军?!

    “可是会很危险吧?”

    “你这是在担心我吗?”宋墨城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将她板着看着自己,又重复了一遍。

    “你是在担心我吗?”

    担心吗?

    筱暖在心底也问了问自己。

    自然是担心的。她点了点头,果然见宋墨城冰冷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

    这几个月来,宋墨城虽然不会再向她释放冷气,但是也鲜少这样的轻笑。

    犹如黑夜里绽放的幽昙,恬静夺目,又像清湖中静绽的睡莲,美得安宁,却又芳香四溢,更像雪山深处、冰凌之间的雪莲花,迎着阳光灿烂夺目的绽放。

    明明是吃的酱肘子,怎么觉得自己醉了。

    “好美。”她呆呆的说道。

    宋墨城的脸瞬间爆红起来。虽然筱暖只是小声呢喃,但是练武的他耳力极好,听的清清楚楚。

    虽然隔着帷帽,他放佛还能感受到她眸底的羡慕、嫉妒和轻薄。

    “是么?真的好看?”他轻轻擒住筱暖的下颚,嘴角的笑,邪魅诱人,筱暖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

    她一直知道宋墨城这厮长的好看,却不曾想到会如此帅气。

    颜控的筱暖瞬间就沉沦在了宋墨城的美男计里面,“好看,太帅了。”

    说完,又吞了一口口水。

    宋墨城的脸隐隐有了崩塌之势。

    同时,内心里有浮现出一股子不安来。

    这般好美色的她会不会在自己离开之后,又将今日这傻态流露在他人跟前?

    想到这里,宋墨城的另外一只手迅速的将帷帽从她的头上摘下,低头吻上了那娇软的红唇。(未完待续)

    ps:推荐基友文文《折春》

    重生了。

    窦妙净这辈子的主线任务就是——给窦家捉虫。

    嘿那个谁,你姓啥叫啥,家住哪里家里几亩地家中几口人,来窦家做什么滴?快说说说说!

    咦?他说家里人多得数不过来,地多得量不过来,貌似很有来头哦……

    (此文软糯可口,姐妹们尽可搓揉捏抱)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