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一章:获救(求粉红,求订阅)

    三月的威风拂面,院子里到处都是花香。

    赵涵宇上前的脚步顿了下来,眼神阴郁的望着筱暖抵在自己脖子上的画笔。

    那笔尖很尖,稍微一用力,肯定会刺穿大动脉的。

    该死,刚才不是交代丫鬟要仔细将她身上的东西都拿走吗?怎么还留下这个?

    饶是赵涵宇脸色再难看,但是看到筱暖那张绝色的容颜以及决绝的眼神,还是停止了脚步。

    他已经不能再承受一次了。

    “暖暖,咱们有什么话好好说,那东西你先放下。”赵涵宇冷叹了一口气,“你要走我立刻送你出去。”

    “你不许动。”见赵涵宇想要上前,筱暖毫不犹豫的将笔尖朝自己刺了一下,雪白的玉颈立刻冒出一个血珠子出来。

    “筱暖,你这又是何必呢?”赵涵宇嘴角一抽,试图分散一?无?错?下她的注意力。

    “淳王爷,你在上前一步,信不信我立刻划花我这张脸。”筱暖冷冷一笑,笔尖又朝着自己脖子划了一下,“把你的人都叫出来。”

    通过几次和赵涵宇的接触,筱暖发现,赵涵宇虽然每次很深情的看着自己,但是她总能感觉到,他是通过自己这张脸去看另外的一个人。

    所以,筱暖也万分的肯定,赵涵宇比自己还紧张这张脸。这也是她为什么这么大胆的敢用这一招的原因。

    “都叫出来排成一排。”筱暖又说了一声。

    果然,见赵涵宇挥了挥手。唰唰唰,从树上跳下来几个暗卫,院门也被打开。走进来几个人,连刚才伺候她的那个丫鬟也走了进来。

    “你们把衣服脱掉,然后进那个房间。”筱暖指了指那个丫鬟,“你将他们的衣服全部烧掉。”

    下人们全部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向了赵涵宇,便见他冰冷的点了点头。众人这才不情不愿的开始脱衣服。

    “停,内衣一会从窗户扔出来。”见众人还要继续拖,赵涵宇冰冷的说道。

    筱暖还是太善良了。她完全可以让那些人死掉。却只是用这种方法来阻止他们一会去找她。

    她不知道如果他下决心要找她,别说是没有穿衣服,只要不是死的一口气没有。他都可以迅速的找到她。

    那个丫鬟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筱暖,又望了望赵涵宇,在后者的示意下,将侍卫及暗卫的衣服点燃。

    “你进去刚才那个房间。”筱暖指了指自己刚才出来的房间对着赵涵宇说道。

    她从一睁开眼。就知道这房间的不同。这肯定是赵涵宇为他心中的姑娘准备的。

    这会儿让他进去,希望他能够想起他心中的那位姑娘,不要再纠缠她。

    “你去将那两个门都锁了。”

    赵涵宇就这样木木的站在窗前,望着筱暖指示丫鬟又将丫鬟锁在另外一间屋子。

    自从筱暖用笔尖抵住自己的脖子,赵涵宇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很冰冷的看着她。

    刚才她那双决绝的眼神,同心中的她是那般的相似又是那般的不同。

    赵涵宇就那样呆呆的站着,鼻尖放佛依稀能够闻到一股和这所房间不一样的清香。

    到底。她与她是不同的。

    赵涵宇轻轻的虔诚的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深深的贪恋的呼着那上面的气息。

    泪水顺着荷包流淌。

    而院外的筱暖。自然不知道屋子里发生的事情。怕外面还有人,筱暖抵在脖子上的笔尖一直没有放下来。

    出了院子门没多久,就是一个湖,是和外面的河流相连接的。筱暖想也没想,便从离外墙最近的地方跳了下去。

    她这一路走来,没有遇到人,想必那院子的人都被自己锁起来的。但是不保证出了院门没有暗卫守着。

    所以她还是选择从湖里游出去,这样即使他们要找也不好找的。

    此时已经到了傍晚,三月底的湖水有点冷,筱暖却是浑然不顾,奋力的朝前游去。

    在她刚跳下湖不久,庄子后面的山上便起火了。

    宋墨城纵身跳入河里,逆着河流朝着那庄子游去,只是在半路上,依稀看到前面有人也在游泳。

    怎么回事?莫非还有人来救她?

    宋墨城躲在一旁暗自观察了一番,发现那人和自己是相反的方向。

    等再靠近的时候,宋墨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想自己一定是看错了,还是自己眼睛花了?

    他看到自己要救的那人,筱暖正以好看的游泳姿势游了过来。

    紧张中的筱暖丝毫没有看到相隔不远的宋墨城,她此刻已经筋疲力尽,但是生生压着那口气拼命的游。

    她好怕自己一休息就再也游不动了。

    突然,好像有心理感应一般,筱暖朝着自己的左边望去,便见一个脑袋浮出水面。

    她皱着眼睛望了过去。

    宋墨城!

    “筱暖。”宋墨城游过去,抱住已经虚脱的筱暖。他又心痛又愤怒,怜惜的望着虚脱在自己怀里的筱暖,紧紧抱住她。

    “宋墨城。”高度紧绷和心境胆颤让筱暖已经达到了极限,看到宋墨城后一下子就松懈了下来,吐了三个字就晕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天依旧黑着。

    纱幔低垂,营造出朦朦胧胧的气氛,四周石壁全用锦缎遮住,就连室顶也用绣花毛毡隔起,既温暖又温馨。

    屋子飘着淡淡的花香。

    这一切,都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了,只是多了一股子挥之不去的药味。

    “暖暖,你醒了。”

    同样熟悉的声音。来自担忧的廖氏。

    自从昨晚,筱暖被宋墨城趁黑抱了回来,并请了杜老看过之后。她就一直守在这里。想想这一年来自己的女儿经历种种,廖氏的心都要碎了。

    看来得等筱暖好了之后,带她去法源寺找净空大师看看了。

    “怎么样?”廖氏轻声细语的问道,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可还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喝点水?”

    见筱暖点点头,又是忙着倒水又是忙着吩咐丫鬟们去将粥端了上来。

    筱暖这一睡就是一天,这会儿定然饿惨了。

    望着廖氏忙碌的身影。筱暖的眼泪又流了下来,还能这样被她们宝贝着,真好。

    昨天。她真的有些绝望了,如果真的被赵涵宇幽禁在那个庄子上,她宁愿去死。

    “怎么了?暖暖,可还有哪里不舒服?”廖氏走了过来。见筱暖正在抹眼泪。急忙问道。

    “没有,娘。”筱暖窝在床上抱着廖氏的腰,“就是能被你们这样宠着,感觉好幸福。”

    “傻丫头,快起来吃点粥,”廖氏将她扶起来,“一会你祖父他们要过来了。”

    李府的嫡女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一定要妥善处理。

    也亏的宋墨城想的周到。知道这件事的也就昨天带出去的丫鬟还有劫持筱暖的人。

    “娘,七妹和紫堇她们呢?”筱暖抓住廖氏的衣袖问道。

    “她们好着呢。”廖氏将筱暖耳边的头发夹到耳后。耐心的说了说情况。

    这也得亏了宋墨城心细,将她们弄醒后送了回来,外人只道是她们出去踏春晚回来了。

    也因为这件事,廖氏对宋墨城也越发的满意了。

    没一会,李老爷子和李青韬便过来了,仔细的问了筱暖一些事情之后,两人脸上都是少有的沉重。

    昨晚宋墨城送人回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问了一些,只是还不确定到底是谁劫走了筱暖。

    现在终于知道了,只是这个人却是南燕国特殊的存在。

    淳王的父亲和兄长都是在当年皇帝夺嫡的时候为了皇上死的,就只留下这么一个独苗。

    太后和皇帝对这个独苗的宠爱胜过了任何一位王爷。只要这淳王不参与谋反,可以说那是一世荣华了。

    如果这淳王去跟皇上或者太后求婚的话,别说是李府的嫡女,就是更高贵的,想必这两人一定会赐婚的。

    只是就是不知道他为何会用这种偏激的手段去劫持筱暖。

    对此,筱暖也表示自己不知道。

    “我想我可能是和他喜欢的人长的很像。”想了片刻,筱暖还是将自己心里的猜测说了出来,“他每次看我的眼神总是感觉像是在透过我看别人。”

    莫非是因为他喜欢的人得不到,又不想将嫡妻王妃的位子给筱暖,所以才用了这种下作的手段。

    只是,即使这件事情传了出去,他们李府的嫡女也是不会去给他淳王做妾的。

    莫非因为这个,所以赵涵宇就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她幽禁?!

    这得有多变态!

    “爷爷,父亲,”筱暖一想到这些就禁不住的冷颤,“我不要嫁给他。”

    被一个蛇精病当成傀儡或者影子的感觉实在不爽。

    “这件事别担心,我们会想到好的办法的。”李老爷子站了起来,“你好好休息。”说完便走了出去。

    廖氏也愁啊,决定明天就去拜见净空大师。当年,净空大师有给筱暖批命说是筱暖要到及笄之后才能说亲,不然,她们现在给筱暖订下一门亲事,这件事也就解决了。

    好不容易将廖氏劝走,筱暖在床上左翻右翻,有些睡不着了。索性坐了起来,将杜老的医书拿出来看。

    还别说,这一看还真让她找到的办法。

    激动间,又听到窗子处传来细小的声音。

    “谁?”(未完待续……)

    ps:推荐基友文文:《炮灰她姐》

    咦,她不过是想保护炮灰妹妹?

    哪来的这么多美人儿呀……

    辣手摧花还是素占为己有?!

    看高智商变态姐姐如何拯救炮灰妹妹,收获美男。

    第七十一章:获救(求粉红,求订阅: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