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七章:迷惑

    古府是一间五进的院子,自从古父获罪自杀在狱中之后,古家便搬到了这里。

    自从上次在街上偶人遇见态度疏离的古一世,廖氏就有些坐不住了。

    这可是她一直看好的准女婿啊!可不能因为什么误会就疏远了。所以,心急的廖氏回去就让人递了帖子给古家,谁知道过了好几天才收到回复。

    坐在古家正厅的廖氏脸色已经不好看,这坐着已经好一会了,茶也吃了一道还不叫堂姐古廖氏来。

    “既然堂姐还有事要忙,那我改日再来。”廖氏此刻脸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如果有事,大可以不要让她上门拜访,这约好的时间她这个主人却迟迟不来,是什么意思?

    廖氏此刻心里也有些犹豫了,说实话,她和这个堂姐接触的也不多,在古家没出事之前,两家走动还算近。自从古家出事之后,古廖氏就鲜少出门了。

    廖氏虽然喜欢古一世,觉得古一世是个不错的苗子,也有好夫婿的潜质,但是要是有个恶婆婆,那廖氏是绝对会将他否定的。

    女婿再好,媳妇和婆婆可是每天都要相处的,有个恶婆婆那媳妇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其实廖氏对这个堂姐的了解不算多,只觉得她是属于

    就在廖氏想要动摇离开的时候,古廖氏来了。

    “堂妹,”古廖氏上来就拉着廖氏的手,“让妹妹等久了,我那侄女前几天来府上,路途上生病了,这不我刚去看了看。”

    “侄女?”廖氏疑惑的问道。

    “哦,我小姑子家的女儿。”古廖氏说起那侄女,满眼都是笑容,“可乖巧了,生病还想着要给我绣个抹额。啧啧……你不知道,那手巧的呀。”

    于是,在廖氏还没怎么着的时候,古廖氏已经拉着她的手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久关于她那个侄女的事情来。

    言而总之,总而言之。

    就是她那个侄女如何如何的好,如何如何的会心疼她,等等等等。

    “世儿对他这个表妹也是上心,又是请大夫又是抓药的。”在说了半天关于那侄女的事迹之后,古廖氏终于将话题转了回来。“对了,妹妹今天来可是有事?”

    “能有什么事情?”廖氏淡笑着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有很久没有来看看你了。”

    放下茶杯,又仔细的看了看古廖氏,担忧的说道,“前儿在街上见到世儿,姐姐可是有什么事情?怎么你跟世儿都消瘦了一些?莫非那个侄女身体真的不行了?”

    瞧把你们两人累的。

    “姐姐有事可千万不要跟我客气。”廖氏拉着她的手,“夫君每次提到堂姐夫都是十分的惋惜和心痛,所以堂姐要是有什么需要千万不要跟我们客气。”

    就在廖氏提起古父的时候,古廖氏的身子一僵,随即低下头,一闪而过的恨意从眼中闪烁,因为低着头,所以廖氏自然是没有看到的。

    古廖氏最恨的就是她这个堂妹的这副脸孔,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何时,她廖氏一族嫡系的嫡女会落得如此下场。

    古廖氏心中越想越气愤。

    自然,安慰着她的廖氏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善良举措已经被这个堂姐给嫉恨上了。

    她更没有想到,这个堂姐心里已经扭曲至此。

    其实,在古父还活着的时候,这个心高气傲的古廖氏就对廖氏各种的嫉恨。

    因为古父生前也是有两个通房的,而李青韬,那可是连一个通房都没有,就守着廖氏一个女人。

    以前古家显赫,古父更是位居人臣,不像李青韬只是个教书匠,所以即便他有通房,在古廖氏眼中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

    但是现在,古父自杀,古家虽然没有被问罪,但是御赐的宅子被皇帝收回了,她们只能住在自己陪嫁的这所五进的宅子里。

    哪里像廖氏,李府面积很大,更还有李青韬专门为她网罗全国搜集而来的枫叶林。

    “世儿今儿没回来?”古一世马上要科考了,所以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去书院。

    “说是几个学子有个什么聚会之类的,去参加了。”古廖氏淡笑着说道,“今儿怎么没带着筱暖一起来?”

    最好永远别来。

    古廖氏在心里默默的加了一句。

    “本来是想要带她来的,可是昨天云郡主找她,后来直接就没回王府。”赵溪云昨天来找筱暖学医术,后面又鼓动筱暖去做吃食,闹腾的有点晚,就直接不回去了。

    “筱暖就是有本事,去一趟王府,就能挣个县主回来。”古廖氏虽然面色依旧恰到好处的笑容,但袖子里的手已经紧紧的拽在一起。

    在她认为,廖氏今天来纯粹是来炫耀的。

    “县主不县主的我这个做娘的倒是没什么,就是希望她能嫁个好夫婿,以后能有个好归宿。”廖氏转了一圈,终于将话题扯到这里,“不知道姐姐想要给世儿找个什么样的?”

    哼……

    古廖氏眼神中一闪而过的讥讽和恨意。

    果然,自己的儿子就是被这一对母女给迷惑了,古廖氏后悔啊,要是自己没有让儿子多去李府跟李青韬走动走动,是不是就没有这一回事?

    她想让儿子去跟着仇人多学习学习,这样才能更加了解对手,并且给予最痛恨的一击。

    但是没想到廖氏夫妻两居然如此狠毒,这么快就用个女儿将自己的儿子给迷惑住了。

    古一世这些天来的消瘦,作为娘的古廖氏自然也很心疼,但是要自己答应他和筱暖的婚事,那是万万不能的,所以母子两就都开始消瘦起来。

    “我呀别的也不求,就是希望世儿能够娶个知书达理又温柔贤惠的。”古廖氏舒心一笑,“不过最重要的是世儿自己喜欢。”

    “是啊。”

    “你还别说,世儿平日里对女孩子总是冷冰冰的,可是自从他那表妹过来了,世儿变化可还真大了。”古廖氏眉眼带笑的边说边比划,“有时候我这个做娘的都要吃醋了。”

    现在儿子还没有强大起来,还不是和廖氏撕开脸的时候,所以古廖氏只能用这种迂回的方式来提醒廖氏。

    哼……想要和她做亲家,下下辈子吧!

    其实古廖氏也不是个心狠的,要是遇上那种心很毒辣的,让自己的儿子娶了筱暖,然后各种折磨。她有着自己的骄傲,所以不屑于那种阴狠。

    廖氏眼神暗了暗,不过也不枉她今天跑了这一趟。

    对于古廖氏看不上自己女儿,廖氏表示很生气。为什么说是古廖氏看不上呢?因为廖氏觉得,古一世是喜欢筱暖的。

    廖氏觉得自己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但是她看对了古一世,却没有看对自己的堂姐古廖氏。

    在古府的门口,廖氏遇上了古一世。

    当然,廖氏也没有跟古一世多说什么,毕竟是自己看中的年轻人,廖氏也不是那种背地里说人闲话的人。

    可是,聪明的古一世怎么会感觉不来廖氏言语中的异样?他脸色暗了暗,同廖氏告别之后,也没有去内院,直接去了前院的书房,将自己一个人在那里锁了半天。

    自从古廖氏将那个所谓的表妹接到府里,古一世便鲜少再回内院。

    古廖氏打的什么主意,他自己不是不知道,那个表妹,古廖氏只是用她来做挡箭牌。作为儿子的也不能去指责什么,他只能控制好自己的心,并且将全部的心思用在即将到来的科举考试上。

    古廖氏在听说自己的儿子又去了书房之后,只能叹息的摇摇头,希望儿子能够振作起来吧。

    只不过令古廖氏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才在廖氏面前一直夸赞的侄女却是偷偷的来到了古一世的书房外。

    “表哥,我能进来吗?”门外传来了一个娇弱的声音。

    古一世厌恶的放下手中的书,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口将门半开,“何事?”

    冰冷的声音里不带任何的感**彩。

    唐嫣儿一噎,以前古一世虽然对她也很冷漠,但是绝对不像今天这般,感觉就像跟个石头在说话一般。

    “嫣儿听说表哥在读书,怕表哥累了,特意煮了点醒神汤来。”唐嫣然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古一世。

    “我很精神,有劳了。”古一世说完,直接又将门关了起来。

    “你表哥正在用功之际,是最厌恶别人打搅的,”古廖氏拍着哭的快要岔气的唐嫣儿,安慰道。

    “嫣儿也是心疼表哥。”唐嫣儿趴在古廖氏怀里,哭的梨花带雨,“是嫣儿错了。”

    一旁的古滢玫撇撇嘴,也不知道她娘看中这个表姐什么了?反正她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没看出来她有哪一点能够配得上自己的哥哥。

    廖氏自然没有心情再去理会古家的烦心事,皱着眉头回到了李府,拿起手中的名单,将京城里面的适龄青年又挨个的筛选起来。

    而此刻的筱暖,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拒绝了一次。更不知道,因为这件事情的刺激,加剧了廖氏对她婚事的进程。

    然而,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廖氏心心念念的择婿时间也被一件意外给打断。r1152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