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二章:提醒

    筱暖听说凤姐被人掳走之后,有些吃惊,但也仅此而已。不管这凤姐是重生或者穿越,筱暖在听完她作死的节奏之后,就果断的决定要远离这个凤姐。

    而楚云偲这个女人,也在筱暖远离的名单之中。

    本土重生啊,而且显然要比前身知道的要多,筱暖自认为自己没有那么大的超能力能够斗得过重生女。

    上了筱暖黑名单的楚云偲则正坐在自家的马车上,如果筱暖看到的话,肯定会觉得这楚云偲才是真正的打不死的小强。

    虽然经历凤姐的事情,气的她吐血,但是丝毫不影响她去镇国公府的心情。

    而作为嫡母的兴国公夫人,对她一直属于不管不问的状态。

    没办法啊,问多了,人家不耐烦,跑到兴国公那里一通的哭诉之后,兴国公就给她了一个特权,那就是可以自由出入,并不用她这个嫡母的批准。

    兴国公夫人为此气了好几天,她还真是小瞧了这个小*贱*人。不过她对楚云偲目前还是属于拉拢状态,御琪轩虽然生意依旧很好,但是好久没有出新东西了,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兴国公也对她明说了,现在楚云偲便是他们的摇钱树,一定要将她哄好了。

    兴国公夫人这才知道,原来兴国公已经将御琪轩弄到了他的名下。

    顿时,她心里对楚云偲的各种不待见都没有了。守着这么一个‘善财童女’,她们兴国公府一定会兴旺起来,女儿的嫁妆也都不用愁啦。

    楚云偲对于御琪轩的事情,虽然生气,但也没有办法。谁叫她太心急了呢。

    不过,现在她最主要的精力还是都放在了镇国公夫人这边。经过御琪轩的事情之后,楚云偲深深感受到她急需要强大起来,急需要有自己的人手。

    “姑娘再眯一会吧。”红烛将毯子往上拉了拉,有些心疼的说道。

    对于楚云偲的这种行为,作为贴身丫鬟的红烛虽然不能全懂,但是也能猜出来一些。

    姑娘每次在提到镇国公府。在和国公夫人谈起宋大公子的时候。眼神里总是有着一股子爱慕之前。

    镇国公夫人和自己姑娘接触不多,自然没有看出来,但是她这个贴身大丫鬟对于主子的一颦一笑那都是相当熟悉的。

    姑娘是看上镇国公府的宋大公子了。

    独孤氏在听说楚云偲又来看她的时候。拉着自己的心腹庆嬷嬷的手说道,“女儿是娘的贴心小棉袄,我要是有这么一个贴心的女儿就好了。”

    镇国公新婚之夜洞房完之后就去了战场,一去就是五六年。等他回来的时候,却带了个女人还有一双儿女回来。

    独孤氏的心在那里就冷了。好在她运气比较好,洞房之夜就怀上了宋墨城。

    但是对于一直想要女儿的独孤氏来说,看到别人家的糯糯软软的小姑娘,总是禁不住的羡慕。

    楚云偲见天的过府来陪她。虽然之前她对这个女孩没有多大的心思,但是独孤氏孤单太久了,时常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陪着她聊天。独孤氏也慢慢的喜欢上了楚云偲。

    “夫人要是喜欢,可以收个义女呀。”人家云王妃有嫡亲的女儿还收了个义女。听说多亏了那个义女,两位世子才躲过了一场劫难。

    云王爷在处置奶娘的时候也没有隐瞒,一些消息灵敏的勋贵之家还是知道的。

    再加上是在筱暖上门之后才出的这个事情,所以很多人便联想到当初在世子满月的时候,净空大师的一席话。

    筱暖果然是和世子八字相辅相成,是世子的贵人。

    如今,难得见主子心情这么好,庆嬷嬷也就逗乐子的顺着她的话说了。

    “这义女啊,可遇不可求。”独孤氏拍了拍庆嬷嬷的手,知道她是心疼自己,“再说咱们府上这么乌烟瘴气的,收了她岂不是害了她?”

    就镇国公府这一团乱的,再加上西院那边那位的做事风格,这要是认了楚云偲做义女,还不定闹出什么事情来呢。

    独孤氏也是真心喜欢楚云偲,所以为她着想,也不能害了人家不是。

    “夫人,”庆嬷嬷不赞同说道,“国公爷这些天的态度大家都看在眼里呢,就连西院的那位都开始着急了。老夫人的话夫人还是要多想想呀。”

    “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吧。”独孤氏拍了拍庆嬷嬷的手,“快去将人领进来吧。”

    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怎么弥补都补不回来的!

    再说,这都过了十几年了,这也补的有些太迟了吧。

    说话间,楚云偲便被引了进来。

    只见她一身鹅黄色的衣裙,戴着一支镂空兰花珠钗,脸蛋娇媚如月,眼神顾盼生辉。

    独孤氏慈爱的拉着楚云偲的手看了看,“怎么像是瘦了?可是受了什么委屈?”

    楚云偲是庶女,即便有兴国公的宠爱,但是上面毕竟有嫡母在压着。

    所以独孤氏自动补脑,以为是她的嫡母在作怪。事实上,兴国公夫人是做了手脚,但是却是好吃好喝的供着楚云偲。

    “多谢夫人挂怀,”楚云偲恰到好处的低下头,手中的帕子缠在食指上搅啊搅,“不知夫人这两天恢复的可好?”

    独孤氏见状怜悯的看着她,“你也莫怕,有什么难处只管告诉我,你怎么说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

    要说那天要不是楚云偲机警,迅速的将她推开,恐怕她早已经是刀下之魂了。

    也不会为救治自己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了。

    “夫人,”楚云偲激动的望着独孤氏,眼神中感激之情洋溢,“夫人能不怪云偲,云偲已经很感激了。”

    说完,便朝着独孤氏福了福身子,“云偲这些日子每每想到那日的情景,就后悔不已,要不是云偲,夫人也不用受那么大的罪。”

    声音中尽是懊悔之色,说的独孤氏紧紧的拉住她的手,不住的夸赞。

    “傻丫头,这怎么能怪你呢?”独孤氏温柔的看着她,“那日那个情景,你能逃过去是再好不过了。”

    不然,岂不是要再多添一条生命?

    这对于信佛的独孤氏来说,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

    旁边的庆嬷嬷却没有她家主子那般的感动,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楚云偲,撇了撇嘴。

    也不是说庆嬷嬷眼神有多么毒辣,就看出来楚云偲的算计。而是庆嬷嬷觉得楚云偲表现的太过完美了,不是有句老话叫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吗?

    这个楚云偲见天的过来给她家夫人请安,指不定还存着什么心思呢!

    这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所以,庆嬷嬷想着等这个楚姑娘走了之后,一定要提醒一下夫人。没办法,她家夫人就是心善,不然怎么可能被那二房给欺负至此。

    只是要是这个楚姑娘想要趁这件事利用她们夫人,那她庆嬷嬷也不是吃素的。

    庆嬷嬷可能完全没有想到,因为她私下不止一次的提醒,才使得独孤氏没有这么快的将楚云偲定为自己的儿媳妇。

    现在的楚云偲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轻易的俘获了独孤氏的心,却也因为过度的表现让这位忠实的奴仆产生了警惕之心,从而对她的人生轨迹起了不小的变化。

    对于没有在这里见到宋墨城,楚云偲还是很惋惜的,但是也知道自己不能留太久,不然真被独孤氏觉察到什么,就得不偿失了。

    依依不舍的从独孤氏的院子里出来,却没有想到居然会遇到前世那个令自己恨不得抽筋喝血的人。

    宋墨堂!

    望着宋墨堂的背影,楚云偲身子僵直的站在那里,都忘记了要迈步子。

    “姑娘。”红烛担忧的上前扶住她,便觉得她浑身都在颤抖。

    “走。”楚云偲咬了咬舌头,疼痛感让身体有了点知觉,将重心靠在红烛的身上慢慢的前行。

    前世,就是他趁着自己昏迷玷污了自己,后来更是要她同楚云菲一次伺候着他。

    想起前世的种种,楚云偲恨不得上前去给他几巴掌。

    但是她不能。

    她不能让别人知道她的来历,不然会被当成妖孽给沉塘或者烧死也说不定。

    更重要的是,还没走几步,居然遇上了那朝思暮想的人儿,宋墨城。

    黄昏的阳光特别偏爱他一般,柔和地将他的脸庞镶上金色,圣洁朦胧,让人不敢直视。

    玄色锦袍,头上束了白玉冠,衬得脸像玉做的一般,有种高不可攀的清贵风姿。

    宋墨城今天有事进城,便想回来看看独孤氏怎么样了。

    只是没想到,刚一进来,就遇到了楚云偲,宋墨城本来就冰冷的脸就更加黑了。

    前世,楚云偲对自己的痴迷他也是知道的。但是前世带给他的耻辱让他在一见到楚家和主动黏上来的的女人,都会禁不住的让宋墨城感到厌恶,甚至有一种想要吐的感觉。

    宋墨城脚步不停,直接越过楚云偲朝着院子里走去。

    身后,楚云偲哀怨而坚定的望着他离去的背影。

    “宋公子,请留步。”

    她好不容易来一趟国公府,为的就是见到他,就这样白白的让他从自己眼前走过而不抓住,不是她楚云偲的风格。(未完待续)

    ps:悠麻捂脸求打赏求订阅求推荐收藏啦!~~~~~~~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