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一章:权势

    初春,院子里的花草树木充满了生机。树木吐绿,花儿含苞,那迎春花已开着星星点点的黄花,含着微笑,它们在为迎接又一个春天而忙碌着。

    今天的阳光特别的舒服,筱暖站在木槿苑的中央,吸允着空气中的芬香。

    “姑娘,”紫苏走了进来,“半夏来了。”

    半夏就是大丫。

    自从上次在温泉庄子上救过筱暖之后,就被廖氏派给了筱暖。只是因为那个时候她娘生病,筱暖便缓了她来府上,让她将她娘的病伺候好,并且还给她请了大夫去瞧了瞧。

    等她娘的病好了之后,又去赵嬷嬷带着学了几个月的规矩,这才送到了筱暖跟前。

    筱暖看着标准的给自己行礼的半夏,点了点头,“交给赵嬷嬷去安排吧。”

    院子里的两个嬷嬷,赵嬷嬷负责人事,管理院子里的丫鬟婆子,容嬷嬷负责膳食,照顾好筱暖即可。

    没一会,紫堇领着赵安也进来了。筱暖点点头,表示让他进屋再说。

    “姑娘,”赵安走了进来先行了个礼才开口说道,“奴才听说楚姑娘的奶娘从云州带回来一个女的,奴婢听说楚姑娘对她很器重。”

    赵安也是最近跟兴国公府门房上的小厮走的比较近,才知道一些里面的情况。

    不过他也是蛮诧异的。

    这个楚姑娘也不知道从哪里找到这么一位极品,脾气排场居然比兴国公府的正经姑娘还要大,据说兴国公府的人遇到这位姑娘都是绕着走的。

    “那楚云偲是个什么态度?”筱暖在听完赵安的禀告后,沉思了一会后问道。

    “听说楚姑娘虽然心里也不是很乐意,但是面上还是好吃好喝的给拱着呢。”

    在赵安觉得。那楚姑娘完全是自己给自己个儿找罪受。没事好好的请了这么一位佛爷回来,闹得家宅不宁不说,还是个不好伺候的,一个不顺心就摔碟子摔碗。

    就连一直对楚姑娘宠爱有加的兴国公都对此颇有微词,只是楚姑娘像是铁了心一般,依旧将那姑娘敬为上宾。

    没错,楚云偲一直相信这个叫凤姐的年纪约莫十*岁的姑娘能给自己带来好运。

    前世。西玉国派来和亲的嘉柔公主就是依靠凤姐的能力。迅速的融入南燕国京城贵妇的行列,为她挣得了盆丰钵满。

    而这个凤姐,更是夹杂在两个优秀男人之中。一度成为话题人物,势头就连宋墨城当年被害身亡也盖过了。

    所以,在楚云偲认为,能够将那么两个很强悍优秀的人物迷的神魂颠倒的人物。肯定是要有一点脾气的。而她,只要控制住这个凤姐。那将来凤姐身后的势力也就都可以为她所用了。

    虽然现在兴国公对楚云偲很是看重,但是兴国公府毕竟已经开始颓败,而且楚云偲的嫡母也不会任由她继续壮大下去,从而威胁到自己子女的地位。

    楚云偲现在迫切的想要拥有自己的势力。

    此刻的楚云偲觉得。自己有前世的记忆,知道许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自然也就认为她是能够掌控得了这个凤姐的。

    只是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她是能知道前世的许多事情,但是这一世毕竟是和前世有许多的不同的。

    因为筱暖的到来。许多事情早已经偏离了原来的轨道。

    望着婢女又一次的禀告说凤姐又将她一套钟爱的茶盅打翻了,楚云偲太阳穴都开始突突跳了,她都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

    这些可都是银子啊银子!

    楚云偲现在最缺的就是银子。虽然有御琪轩现在的收益,但那大部分都进了兴国公的口袋里,她得到了也就可怜的那么一点点。

    楚云偲现在无比的后悔,当初因为要讨得兴国公的欢心,早早的便将配方献了上去。她应该给自己留一手的,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么被动。

    望着那茶盅碎片,楚云偲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厌恶,“走,去瞧瞧。”

    身后的红烛望着自家姑娘的背影,缓缓一笑,说实话,饶是她脾气好,也受不了凤姐这样的折腾。

    那个凤姐今天居然敢骂她‘贱*婢’。

    哼,一个没有根的贱*人居然敢这样说她,她红烛最恨人拿她的身份说事,就让她好好尝尝得罪她红烛的下场。

    “姑娘,您别生气。”红烛在后面劝解道,“凤姑娘也是不小心踩将她打破的,这次的茶盅还是入了凤姑娘的眼的。”

    入了她的眼还讲它打破!

    楚云偲脚步一顿,后又继续的朝前走去,只是这次熟悉的人都知道,楚云偲真生气了。

    红烛低着头笑了笑,跟在楚云偲的后面去了凤姐的院子。

    “你信不信我有一千种让你恨不得早点咬舌自尽的方法?”刚走进院子,便看到凤姐正一手托着小丫头的下巴狠狠的说话。

    小丫头跪在地上,而地上是一片的狼藉,小丫头膝盖处已经渗出血来。

    “住手。”楚云偲上前拽开她的手,“够了。”

    “你敢打我?”就在楚云偲示意红烛将小丫头扶起来的时候,身后传来阴冷的声音。

    刚才正在教训小丫头的凤姐没有想到楚云偲会直接蹦过来,并将她推开,所以重心不稳便给甩趴在地上。

    “本宫要灭你九族。”

    此刻的凤姐什么也不管了,莫名其妙的到了这具快二十岁的身子里,很来就有各种的不爽,被楚云偲接了过来,她也只想着这里是京城,换个地方再慢慢图谋。

    却被楚云偲囚禁在这小小的院子里,还不许她出门,那她怎么回西玉国去?

    她记得她是在听到擎世子要定亲的消息,并且被几位皇姐妹在背后偷偷议论讥讽给气晕过去,才穿到这具身体利来的。

    现在距离自己到这具身体已经好几个月了,恐怕擎世子早已经定亲了。

    想她西玉国国王最宠爱的公主嘉柔公主,却虎落平阳被这一群小丫头片子给欺负,真是叔可以忍婶子也不能忍了。

    再加上一想到擎世子就要娶别的女人,嘉柔公主怒了。

    不管不顾的扑上前去,这几个月在乡下被欺辱的历练,使她一把抓住楚云偲的头发。

    ‘啪啪啪啪’单手左右开弓,照着楚云偲的脸狠狠的打去。

    等院子里的丫头婆子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楚云偲的脸已经高高的肿起来,原本大大的眼睛也眯成一条缝,楚云偲生生的被她这副彪悍养给晕了过去。

    “哈哈,孤王的眼光果然不错。”院墙上的男子挥挥手,刷刷跳出来几个黑衣人,三下五除二的就将即将陷入危机的凤姐给救了出来,在一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是,便已经给消失不见了。

    等到楚云偲醒过来知道这件事之后,生生的吐了一口鲜血出来。

    她花费了这么多的心思,居然就这样没了。

    兴国公夫人的院子里,兴国公夫人正悠闲的品着茶,而一旁的楚云菲则是很不耐的望着外面。

    “夫人,”外面丫鬟进来禀告道,“听说那位又将一套茶杯给摔坏了,还讲……还讲二姑娘给气晕了。”

    “你说的可是真的?”楚云菲一扫之前的哀怨不耐,立刻兴奋的问道,“快说是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己的这庶妹自从那次醒来之后,就变得聪明起来。她几次都败在她的手上。

    更可气的的是,也不知道是得了那位高人的指点,居然不知道怎么的,倒弄了一些吃食,没想到还给火了起来。

    眼看着这个庶妹越发的出息,楚云菲心里着急啊!更让她可气的是,走到哪里,都被追问这个庶妹的事情,走到哪里,都是这个庶妹的陪衬。

    她才是兴国公府的嫡女啊!现在却要沦落到为一个庶女做陪衬,让她如何甘心!

    “娘,你真厉害。”听完仆人的禀告,楚云菲抱着兴国公夫人的胳膊摇了摇,“是女儿太浮躁了。”

    前段时间,她憋不住就跑到兴国公夫人这里抱怨,更有甚的是,还会怪她娘偏心。

    “傻丫头,”兴国公夫人嗔了她一眼,“你可是我肚子里爬出来的,我不替你筹谋替谁?”

    “这姜还是老的辣啊,”楚云菲蹭了蹭兴国公夫人的胳膊,“果然她蹦跶的越高就跌的越厉害,但是女儿就是看不惯她那得意的样子。”

    跟她那早死的娘一样的下贱。

    “只是,娘,”楚云菲继续说道,“爹爹回来了会不会生气怪您啊?”

    “傻丫头,”兴国公夫人点了点她的头,“你以为这人是娘找来的?”

    “难道不是?”楚云菲瞪大眼睛望着兴国公夫人,便见她点点头。

    “娘只不过是让人放了点消息出去而已。”兴国公夫人一脸风轻云淡的说道,“金帛动人心,自然会有人上门来帮咱们的。”

    对于楚云偲请来的那个女人,兴国公夫人只是让人适当的散播了一点消息,大致意思是楚云偲的本事就是跟这个叫凤姐的女人学的。

    她才不会让楚云偲得意的,尤其是她还仗着得到兴国公的宠爱,居然将手都伸进楚云菲的屋子里。

    这是绝对让兴国公府人不能容忍的。

    果不然,这人就上门了。

    哈哈……她才只是晕了过去,以后的日子,她会让她知道,她这个嫡母可不是泥捏的。

    楚云偲,一切才刚刚开始。(未完待续)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