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六章:王爷的糟心事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小说し

    腊八粥,过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儿粘;二十四,扫房日;二十五,炸豆腐;二十六,炖白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儿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去拜年:您新禧,您多礼,一手的面不搀你,到家给你父母道个喜!

    这就是筱暖在这里过的第一个春节。

    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古代春节。

    年关前,筱暖去了几次王府,去安慰王妃那颗受伤的心,以及夹成肉饼的赵溪云。

    话说筱暖自从那天王爷走了之后,短期内是不打算去王府的。没办法,云王爷临走时的眼神实在太令她胆怯了。

    只是她不想去,但有人却是非常的想让她去。

    王妃连着下了两道帖子,赵溪云更是每天一封信的催着,筱暖怕是再不去,这整个云王府的人都要被她得罪光了。

    于是,在一个飘着雪花的日子里,筱暖早早的便出门了。

    “母妃,云姐姐。”架不住两人哀怨的眼神,筱暖急忙坦白从宽,“最近实在事情有点多,嘿嘿,有点多。”

    “什么事情比我和母妃都重要?”赵溪云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心虚的筱暖,“莫非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我哪有?”筱暖吃惊的望着两人,怎么感觉这俩个人是在炸自己呢?

    “哼……你说谎的时候眼睛会不自觉的往左边看。”赵溪云一把拍到筱暖肩膀上,“快点老实交代,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要是被我发现了,你知道后果的。”

    “其实今天母妃要是不请我来,我也会来的。”筱暖贼兮兮的笑了笑。“我还真是有事想要找母妃和郡主姐姐呢。”

    “哼……看你那样子,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赵溪云对于筱暖现在已经是非常熟悉和了解了,虽然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但是她那笑眯眯的样子,经常是不会有什么好事情的。

    但是这一次,赵溪云还真心猜错了。

    “开药铺?”云王妃听完筱暖的话后,有些惊讶的望着她。

    她知道筱暖在跟杜老学医术。也知道筱暖对医术这方面的天分很高。但是这才学了多久啊,就想着要开药铺了?

    是她老了?怎么有点跟不上筱暖的想法了。

    说起来还得感谢宋墨城。筱暖也是那天晚上在见到胡大夫之后才萌发了想要开药铺的想法。

    她可以将前世知道的一些药方制成药丸来卖,像前世的乌鸡白凤丸、六味地黄丸等等。就她知道的有好几种。

    而且,她想培养一支属于自己的医疗队伍,将自己前世的一些妇产科的经验传授给她们。

    没办法,这个时代的女子太不容易了。生产都是从鬼门关里走一遭的,即使幸运的活了下来。也是终年被各种妇科病缠绕着。

    但是这些都要找个有利的靠山,所以筱暖就想到了云王府。

    “这个想法倒是不错,开个药铺,给你们挣点零用钱。”王妃想了想点点头。“母妃赞成,给你们出本钱。”

    恐怕连云王妃都没有想到,筱暖开的这个药铺。会给这两个丫头挣来那么多的零用钱!

    “母妃最近怎么这么瘦了?”筱暖看着消瘦的云王妃,岔开话题担忧的问道。

    开药铺的事情还得慢慢的筹划。但是她观云王妃的气色却是不怎么好。她也就不到一个月没有见云王妃啊。怎么感觉瘦了很多。

    “害弟弟的人王爷找到了。“只是那个人王爷也没办法,这口气她如何能够咽得下去。

    最令她生气的是,王爷对这件事的态度。

    居然就这么放过!

    所以这几天她正跟云王爷冷战中,单方面的冷战。

    赵溪云一见到云王妃这个表情就头痛。这几天,她娘就这样,你想要问清楚事情,她又不说,但是每次云王爷回来,她娘又不理人。

    这些天云王爷回府后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院了。

    家里也没有了之前的细声笑语。

    而她是最受伤的。

    夹在中间两边不讨好,连基本的福利也被取消了。

    筱暖望着屋子里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哀怨的眼神,顿时感觉自己头上直掉黑线。

    云王妃只说是害世子的人找到了,但是又不说是谁,连赵溪云也不知道,那就表示这个人的地位很高。

    能高的过王爷的那就是有皇上了。

    那天世子满月,筱暖也有幸见过皇帝,感觉皇帝对云王爷的感情是真的,再说,如果皇帝对云王爷不满,也不会给他那么多的权利,更不会用一些阴私的手段。

    那么,这个人就只能是皇帝后宫里面的妃子了,而且还是位受宠的妃子,不然王爷也不会这么顾忌。

    只是,筱暖不觉得云王爷会就此咽下这口气。

    云王爷,那可是极为护短之人。

    “母妃,”筱暖拉着她站到那大的穿衣镜跟前,“母妃瞧瞧自己,这样的母妃筱暖都差点不敢认了呢。”

    云王妃站在镜子前,手轻轻的拂过自己的脸颊,“是啊,我怎么变成这样了?”

    颓废,就跟个怨妇一般。丝毫没有往日的神采。

    “或许这就是那人的真正目的。”筱暖点点头,“让母妃和父王离心。”

    如果当初的目的是想要害世子,直接投毒就可以了,而不是这样的大费周折。

    “母妃,您要相信父王。”筱暖见到云王妃深思的样子,继续说道,“您要比我们更了解父王,他那个人有多护短您又不是不知道。”

    云王爷这个时候不下手,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时机未到。

    谋害自己妻儿这么大的仇恨,怎么可能就此抹掉。

    虽然是谋害未遂。

    “对,千万不能让那贱人给得逞了。”云王妃转念一想,果然是这样。

    不过也难怪,每次她听到那个贱人的事情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次差点让她钻了空子。

    云王妃这边心结解开之后,立刻使人去外院请了王爷回来用饭。并且还亲自下厨做了几道云王爷爱吃的菜。

    “暖丫头。你还会做菜?”

    一听说筱暖也要做菜,赵溪云直呼不可能。

    据她说知,筱暖一天的时间安排的非常的满。怎么可能还有时间学厨艺。

    不过吃了筱暖做过的饭之后,赵溪云下定决心自己也要学下厨。

    只是,在差点烧掉烧掉厨房,没把自己也烧在里面之后。赵溪云还是果断的认命了。

    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做个吃货就好了,厨艺这回事跟自己无缘的。

    吃饭的时候。对于王爷看过来的眼神,筱暖只能低头吃饭装作无视。

    饭后,筱暖便被王爷招到了他内院的书房里。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劝动你母妃的?”据他所知。他的这个王妃可是十分的倔强,认定的事情是轻易不会改变的。

    这件事,他欠她一个解释。但是又不能解释给她。

    难道要他跟她说,那个害你和世子的人士皇兄的宠妃。当年他救下她的时候,两人也曾有过一段甜蜜的回忆。

    只是等到他帮着皇兄登基之后,再去找她,她却对自己非常的冷淡,还告诉他,她从来都只当他是救命恩人,仅此而已。

    再到后来,她进宫了。

    而他也遇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云王妃。

    而他在她成了皇兄的女人之后,谨守君臣之礼。

    他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翻篇了,没想到,这女人手居然深的这么长,都跑到自己的内院来了。

    她已经是皇兄的宠妃了,难道还不够?

    他家王妃是个火爆性子,要是知道这件事,杀到宫里找她算账也是有可能的。

    那天他怒气冲冲的去皇宫,将证据摆在皇兄的面前,皇兄的态度有些奇怪。

    这个人目前还不能动。

    一句话就将云王爷打了回去。他也隐约感觉到了一些不同,但是这些都不能跟云王妃讲。

    云王妃因此事和他冷战了一个多月。要不是今天筱暖来劝说,指不定自己还要在书房里睡多久呢。

    想起这些糟心事,王爷就头疼。

    要是知道有这么多麻烦,他当初就不一时好心的救下她了。

    他是真没有想到,这些年都过去了,这个女人的*却是一直在膨胀。

    或许他应该给她找点事情做了。

    “筱暖只是实话实说,这背后之人想要离间父王和母妃的感情,母妃也只是一时想左了而已。”筱暖低着头看着手上的镯子,是那天自己生辰的时候云王妃送的。

    紫色的玉镯,她很喜欢,就一直戴在手上。

    “没事以后多来王府陪陪你母妃。”云王爷深深的看了一眼筱暖,这个第一次见到自己就敢和他瞪眼睛并让他写保证书的丫头。

    “是。”筱暖起身福礼。

    “告诉他,那件事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在筱暖要跨出门的时候,云王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免得打草惊蛇。”

    直到走了出来,筱暖才大松了一口气。

    她真怕云王爷会追根到底。

    也不知道宋墨城这厮到底在查什么事情,能让云王爷都忌惮的,肯定是件大事。

    可是自己就这样莫名的被拉进来,好委屈呀!

    宋墨城,你给我等着。(未完待续)

    ps:话说伦家还不知道粉红是什么样子的!55555555亲们有木有??嘻嘻!!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