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四章:夜惊

    忽然的一夜大雪,为这个世界添上一层厚厚的白衣。

    落光了叶子的柳树上,挂满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银条儿。木槿树上堆满了蓬松松、沉甸甸的雪球。

    筱暖推开窗户,一股子冷风蹿了进来。

    “姑娘,”身后传来容嬷嬷的反对声,“仔细受凉了。”

    “没事,”筱暖转过身,朝着容嬷嬷甜甜一笑,“正好醒醒神。”

    “姑娘家身子弱,平日里就要多注意。”容嬷嬷嗔了她一眼,“姑娘又懂医,也跟着奴婢学了这么长时间的药膳了,怎么还这么任性?”

    筱暖吐吐舌头,任由容嬷嬷讲窗户关上。

    “今天还要去吗?”这突如其来的大雪,路上恐怕会不好走吧。

    自从入冬以来,老太爷身体就有点不好,所以三太太就提议每个月的初一十五去法源寺为老爷子祈福。

    筱暖给老爷子把过脉,老爷子按现在的说法就是有点高血压,所以筱暖又结合从容嬷嬷那里学来的药膳,加上自己前世的经验,为老爷子制定了一套完整的治疗方案。

    无肉不欢的老爷子在被筱暖控制了饮食之后,虽然每次看她的眼神都有些哀怨,但是血压还是给控制住了。

    “也不知道娘今天怎么样了?”廖氏前几天也感染了风寒,筱暖担忧的噘着嘴。

    廖氏自从生病之后,就不让筱暖过去请安,怕给她过了病气。只是这都好几天了,怎么也不见好?

    “也不知道娘有没有按照我的方法做。”她不仅给廖氏开了药,还让人每天给廖氏熬冰糖萝卜梨水喝。并且嘱咐廖氏每晚要用生姜水泡脚。

    别的廖氏都在坚持,只是这萝卜水,廖氏一听就头痛。

    她最不耐烦的,就是闻萝卜的味道了。

    噗……

    刚走进来的紫堇闻言笑了出来,“姑娘您可是不知道,二爷正在劝着二太太喝那萝卜水呢。”

    紫堇一大早便被筱暖派去看望廖氏了。

    筱暖闻言笑了笑,不知道李青韬使了什么法子让廖氏将那萝卜水喝进去的。

    “对了。姑娘。刚才奴婢回来的时候遇见三太太那边的人了,说是今天雪大就不去了,明天一早再去。”紫堇又加了一句。

    筱暖点点头。

    明天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这天气又不像现代。开个铲雪机一下子道路就好走了。

    “不过三太太今天好像要出门。”紫堇想了想又说道,“怎么她有事就可以?”

    “难道你还想让姑娘今天出门?”后面的紫苏接过她手中的东西收拾起来。

    紫堇的意思筱暖自然是明白的。

    初一的时候廖氏就有点不舒服,结果被三太太郭氏讥讽了一顿,后来还是筱暖站出来。说她替廖氏去,郭氏才没有再闹腾。

    郭氏今天是接到自己娘家二嫂郭二太太的请帖回的娘家。

    这几年。自己的二哥不成器,老爷子又是个只知道花钱的主,郭府是越发的不行了。

    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娘家,所以她还是不时的回来帮衬一把。

    郭氏没有出嫁的时候。郭二太太对这个小姑子可是一直蛮照顾的,所以郭氏也愿意乘郭二太太这个人情,每次她邀请她回娘家。郭氏是必然会回来的。

    “二嫂,今儿是有什么事情。这么火急火燎的叫我过来。”郭氏将茶杯放下,用手摸了摸戴在左手上的玉镯子。

    这是昨天晚上李青拧回来送给她的。

    “哟,妹妹这镯子可真好看。”柳氏上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嘴里不住的啧啧,“瞧着成色,一定很贵吧?”

    “哪有?”郭氏脸上得意的一笑,“昨天我们三爷送的,你也知道,他能买到什么好的?”

    嘴上虽然是那么说,但是还是将手缩了回去,又细细的用绣帕擦拭了一番。

    “二嫂,到底什么事?”

    “呵呵……”柳氏讨好的笑了笑,“你那个二嫂最近怎么样?听说她当年嫁过来的时候可是带了很多的嫁妆?”

    廖氏成亲的时候,刚好柳氏没在京城,自然也不知道当年廖氏的嫁妆晃瞎了多少人的眼睛。

    这些人里面,自然也包括她眼前这个小姑子郭氏。

    郭氏听了这话原本得意的脸色一下就拉了下来。廖氏的嫁妆一直是她最深的痛。

    她没有想到的是,廖氏一族的旁支嫡女居然又这么多的嫁妆。

    “那当然了。”郭氏酸酸的说道,“十里红妆呢,能不多?”

    “妹妹,”柳氏眼睛闪了闪,“你说要是我们能有这么多的嫁妆那该多好?”

    “我们……”郭氏看了一眼柳氏,见她眼里满满的算计,“二嫂有话就直说。”

    柳氏朝着郭氏挥挥手,让她附耳过来,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通,“怎么样?”

    “这不好吧?”郭氏有些犹豫的说道,“而且我毕竟是隔房的,这是我能做什么主?”

    “你傻呀。”柳氏嗔了她一眼又继续附耳,末了还推了郭氏一把,“怎么样?到时事成了,分一半给你。”

    见郭氏还在犹豫,柳氏又继续添把火,“你不是一直瞧你那个二嫂不顺眼么?这事要是成了,她以后还不得使劲巴着你?”

    果然,柳氏这话一说完,郭氏就点头了。

    能让廖氏给她低头,怕是郭氏这辈子的心愿了。

    “只是这事操作起来很有难度,你容我好好想想。”郭氏点点头继续说道,“你等我消息吧。”

    此刻的筱暖自然不知道柳氏与郭氏的密谋。

    不用出门,她正乐滋滋的窝在自己的书房里捣鼓着她的一些新创意。

    “姑娘,”容嬷嬷走了进来,“要到晚膳时间了。”

    对于筱暖一进书房就废寝忘食,容嬷嬷是非常的有意见。当然。和筱暖接触的越久,容嬷嬷就越发的喜欢这个小姑娘。

    这恐怕是她带过的学生中最能吃苦的一位,也是自律性最好的一位。

    当然,如果排除对医术的痴迷,经常忘记时间或者偶尔的发呆犯懒之外。

    筱暖在收到容嬷嬷责怪的眼神之后,吐吐舌头。没办法,她总是忘记时间。感觉才来书房一会呀。怎么时间过的那么快。

    “姑娘要是下次再这样,那奴婢就只能禀告老爷太太知道了。”没办法,容嬷嬷只能使出杀手锏。

    “好嬷嬷。我以后一定注意。”筱暖摇了摇容嬷嬷的衣袖,撒娇的说道。

    现在她撒娇撒的是越发从容了。

    别看容嬷嬷平日里老板着一张脸,可是对筱暖却是一点作用都不起。

    容嬷嬷是标准的刀子嘴豆腐心。

    要是看中了谁,那可是极为护短的。

    睡到半夜。筱暖敏感的闻到了一丝血腥。

    刚一睁开眼,便见一直黑影俯身下来。自己的嘴也被捂住。

    天黑沉沉的,把天空压得很低很低,象要塌下来的一样。寒风呼呼地吹着,掀起密集的碎雪。无情地摔向空中,吹的窗棱砰砰的响。

    来人身体散发的冰冷让筱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是我。”来人压低声音说道。

    但是筱暖还是第一时间就听出来他的声音。

    宋墨城!

    她眨眨眼睛,示意她知道了。捂住嘴的手下一秒便松开了。

    筱暖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他。

    “你受伤了。”而且还很严重。

    宋墨城的眼神有些凌冽,筱暖又想打冷颤了。

    “帮我。”宋墨城吐出两个字后。就在窗榻上坐了下来,脸望着窗棱发愣。

    筱暖恨不得咬他两口。

    丫丫的,从来对自己都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莫非自己上辈子欠他的?

    拜托,上辈子,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接触好不?

    不过还是认命的小床,走到柜子那里将自己的工具箱拿了出来,还好她平日里不让丫鬟们守夜。

    瞪了他一眼,还是认命的上前去给他检查去了。

    “嘶……你轻点。”宋墨城小声的说道。

    这丫头不会是故意的吧!

    筱暖就是故意的,谁叫他一副很大爷的样子,好像她是他的御用大夫一样,理所当然的神态就来气,好像报复一下,有木有?

    不过看清这厮的伤口之后,筱暖就冷抽了一口气。这么重的伤,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撑到现在的。

    宋墨城穿的夜行衣,刚才筱暖没有注意到,这会那血还不停的往外冒。

    还好没有伤到什么大动脉,但是伤口很深,必须马上缝合。筱暖一边麻利的将伤口消毒,边开始给他缝起伤口来。

    “你忍着,我这里没有麻药。”谁知道这厮会带着伤跑过来。

    不过还好,整个过程中,宋墨城一声也没有吭。

    等伤口刚处理好,便听到外面依稀的吵杂声。

    “可能是来找我的。”宋墨城冷冷的说道,“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

    话音刚落,就收到筱暖的白眼。什么可能?明明就是好不?

    而且宋墨城刚才说什么?这是在跟她道歉吗?筱暖很想掐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别掐了,很疼的。”一旁的宋墨城黑着脸。

    见筱暖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就心塞,他难得跟她道歉,结果这丫头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他怎么就来找她了呢?

    为什么每次见到筱暖,给他的感觉都不一样呢。

    之前救独孤氏的时候,筱暖浑身散发的是自信与沉稳。但是现在,就是一个小呆瓜,还是个闹不清状况的。

    宋墨城严重怀疑,这还是之前的那个她认识的筱暖吗?会不会是冒名顶替?

    不过此刻,也没有时间让他们再墨迹,因为那吵杂声已经比刚才的离她们更近了一些。

    紧接着,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未完待续)

    ps:(悠麻捂脸求粉红,求推荐,求订阅!各种求~~~嘿嘿……)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