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三章:淳王

    眼前的少年一身暗紫色夹层金线图案纹通袍,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

    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

    就在筱暖打量赵涵宇的时候,赵涵宇也同样凝望着她。

    今天她穿的是淡紫色的宫装,袖口上绣着木槿花,木槿花是用金银丝线勾勒出来的。低垂的鬓发斜插镶嵌珍珠碧玉簪子,动作间珠玉擦过那花容月貌出水芙蓉般的面容,煞是动人。

    赵涵宇就像被人施了法术定住了一般,傻傻的望着筱暖。

    这个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像的人!

    “姑娘,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赵涵宇开口说道。

    我累个去。

    筱暖暗自白了白眼,这个人的眼神极为不舒服。

    还有这个搭讪,能有点创意么?

    “姑娘别误会,”赵涵宇似乎看到筱暖那不屑的样子急忙解释道,“姑娘和我妹妹长的很像。”

    真的很像。

    如果说上一次光看背影和听声音,赵涵宇还只是略带的吃惊。但今天这么正面一瞧,他是被震到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有人会和熙儿那么相像。

    不光长相,就连声音神态都那么像!

    这些天,他一直在调查李家,当然也在调查筱暖。

    今天之所以过来王府,本来就抱着偶遇筱暖的心态来的。

    他想看看这个女子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为什么调查的结果和传言一点都不相符。

    更重要的是。

    他也想看看云王府对这个义女福康县主的态度。

    是否如外边所传的那般,云王爷和云王妃很宠爱这个义女。

    如果真是那样,那他下面的计划可就要忍一忍了。

    毕竟,得罪李府已经是他能力承受的极限。要是再加上一个云王府,那别说他如今就是个闲散的王爷,就是略带点实权,也不敢同时惹上这两家。

    “宇弟过来了。”后面云王爷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将愣神中的赵涵宇给拉回了现实。

    “王兄。”赵涵宇恭敬的行礼,好像刚才刚才看筱暖眼神中的精光丝毫不存在一般,“不知道这位姑娘是?”

    “你才回来不久,想必还不知道。”云王爷朝筱暖挥挥手,“这就是我不久前收的义女福康县主。暖丫头,来,见过你小王叔。”

    因为赵涵宇是九王叔最少的儿子,年纪和赵溪云差不多大。

    九王叔因为一次海战,全军覆没。只留下了赵涵宇这么一根独苗,所以皇帝便破格封了他为淳王。

    这也是南燕国年纪最少的王爷。

    所以赵溪云就称他为小王叔。

    “见过小王叔。”筱暖行礼之后又对着云王爷说道,“父王,筱暖先告退了。”

    对于刚才赵涵宇看自己的眼神,筱暖感到很不舒服。

    那感觉就像是被一只竹叶青给盯上了一般。

    赵涵宇没有想到云王爷会这么早就回来,他今天可是听说云王爷出城去了,所以才赶着过来的。

    只是在云王面前,赵涵宇还是很自若的点点头。

    云王爷很疑惑赵涵宇的到来,因为两人年龄的差距,所以平日也很少有过接触。

    “听说两位小侄子身体不适,所以我过来看看。”赵涵宇自然知道云王爷心中的疑惑,淡淡一笑说道。

    看刚才云王爷对筱暖的态度,他没想到这才几个月的时间,筱暖在这个冷酷护短的王兄心里的位置居然如此重。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但是赵涵宇还是能够感受到云王爷对筱暖的宠溺。

    云王爷是个性子极冷的人,但是又是个极为护短的人。如果被云王爷纳入到了保护的行列,哪怕这个人将皇帝的后宫给掀了,云王爷也会说:“嗯,掀的好。”

    赵涵宇不知道的是,此刻,就在皇帝的后宫里,云王爷的另一个宝贝女儿正在做着他刚才预想的事情。

    此刻的皇宫里,已经被赵溪云搅得人仰马翻。

    皇帝此刻很头痛,也相当的后悔。

    他怎么就偏偏今天想起这丫头,给招进宫来了呢?

    谁能告诉他,这两个人怎么会掐在一起?

    一边是自己的宠妃,一边是自己最宠溺的侄女。

    这两个人怎么会搅和在一起?

    “皇上。”

    “皇伯伯。”

    下面等着皇上为她们做主的两人均露出幽怨的眼神,皇帝顿时想要暴走。

    谁说做皇帝就舒服来着?现在那个左右为难的人是谁?被逼的想要遁地的是谁?

    皇帝也很心塞好不?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本来廖氏来看筱暖,赵溪云也想在家里好好的招呼廖氏。结果皇帝觉得最近太闷了,想这个活宝侄女了,便要招她去说话。

    赵溪云有些不乐意的去了皇宫。

    没想到,在养心殿门口遇上了楚常在。

    楚常在本来是兴国公府的一个庶女,之前入宫一直默默无闻,偏有一次在花园里捉蝴蝶,被散步的皇帝给撞见,便招了侍寝。

    自此之后,这个楚常在便一路飘红,从一个小小的才人直接蹦到了常在的位置。

    这个楚常在也是最近风头太盛了,所以有点不将赵溪云放在眼里。

    她淡瞟了一眼赵溪云,挺了挺胸越过赵溪云便进了养心殿。

    赵溪云也没往心里放,就让太监去禀告。

    结果禀告的太监一去不复返。

    赵溪云在外面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才见那太监磨磨唧唧的走了出来,让她先去太后的宫里。

    赵溪云很生气。

    不过也没有跟个太监计较,这些天跟筱暖一起,到是脾气收敛了一些。

    按照筱暖教的方法,深呼了几口气: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赵溪云直到去了太后的宫里,嘴里还一直在说着这几句话。果然,在还没走到太后的慈宁宫心情就变好了。

    逗着太后乐了好一阵之后,见太后露出乏意,赵溪云蛮有眼色的提出要回王府。

    没想到半道上,遇见了刚从养心殿出来的楚常在。

    这个楚常在也是的,刚才就是她故意让那个太监不说话站了半天才放他走的。

    而皇上好像在想什么事情,压根没有听清楚太监的回话。

    赵溪云经过筱暖的感染,以及心理调节,将刚才那件事情已经忘记了。

    偏着楚常在还非要往她眼睛里钻,一手扶着纤弱的细腰,一手将绣帕放在嘴角,柔弱的对着赵溪云请罪。

    什么多有得罪,希望郡主大人不记小人过。

    还有什么皇上急需要她去照顾,自己个也没有办法,不是有意让赵溪云在外面等那么久之类的。

    总之,再配上那个嗲嗲的声音以及眼神中红果果的讥讽和挑衅。

    赵溪云怒了!

    筱暖的心理暗示法已经被她丢到爪哇国去了,nnd,老娘不发威你当老娘是病猫呀!

    于是,赵溪云在楚常在的说唱完毕后,淡淡的点点头。

    楚常在觉得自己今天终于扬眉吐气了,你看,不是都说这个云郡主性子火爆,脾气不好,仗着有皇帝的宠溺经常欺压她们这次嫔妃么?

    看她楚常在今天,不仅成功的将这个云郡主给挡在养心殿门外两个时辰,如今明褒暗贬的将她数落了一通,她还要给自己让路。

    哈哈!

    楚常在心中乐开了花。

    用不了多久,她将是这座皇宫里的风云人物,是各位小主宫女太监们仰慕的对象了。

    看看吧,你们躲着走的云郡主,今天还不是乖乖的就让我给教训了一顿。

    不过,显然楚常在高兴的太早了。

    她正扭着自己的小蛮腰笑着从赵溪云身边走过,怎么忽然间重心一倒,掉进湖里了。

    “阿嚏……”楚常在打了个喷嚏,将身上的披风又紧了紧,水水的眼睛极为委屈的看了一眼上面坐着的皇帝。

    “皇上……。”楚常在刚一开口,赵溪云便使劲的搓着自己的胳膊,好冷,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皇伯伯的心里承受能力可真强,也不知道一天听楚常在说话得掉多少鸡皮疙瘩。

    “皇伯伯,要是没什么事的话,云儿就先告退了。”赵溪云一边说,一边用右手抚上左胳膊,似乎想将一层层冒出来的鸡皮疙瘩给扒拉掉,“云儿好冷呀。”

    楚常在差点没被这话气的吐血。

    拜托!

    掉进湖里的人是她好不?

    皇帝挥挥手,也不管一旁哀怨的宠妃。争斗了一番之后,天平还是倾向自己的侄女。

    “皇上。”楚常在还要说什么。便见皇上冷眼扫了过来,急忙的闭上嘴巴。

    她再胸大无脑,也知道此刻皇帝是不耐烦了。

    只是,心中的那股子不平怎么也压不下去。

    赵溪云,你给我等着。

    “哦,对了。”赵溪云走到楚常在身边,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她的脸,“啧啧……以后妆不要画的那么浓,瞧瞧,这脸花的都可以去唱花脸了。”

    “唉,也不知道皇伯伯一天怎么受得了。”赵溪云临走还不忘刺激一下楚常在。

    并且还深深的同情了她尊敬的皇伯伯一把。

    不是说后宫佳丽三千么?怎么净出些楚常在这类?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皇伯伯审美有问题?

    皇帝无奈的摇摇头,被自己的侄女这么有深意的同情着,他很心塞。

    只是,还没出养心殿,便撞上了进来的淑贵妃。

    淑贵妃见到楚常在的时候一愣,不过瞬间脸上又是完美的标准笑容,“臣妾见过皇上。”

    “爱妃怎么来了?”皇帝将她轻轻扶起。

    “臣妾给皇上熬了一些粥过来。”她说完从食盒里拿出来碗粥递给皇帝的贴身太监,“楚妹妹这是怎么了?”

    赵溪云撇撇嘴,宫里的女人一个比一个能装。

    这个淑贵妃显然是来看好戏的。

    听完楚常在哭哭啼啼断断续续的描述之后,淑贵妃也是一脸同情。

    “你这丫头,”淑贵妃嗔了赵溪云一眼,“怎么这么调皮?我记得你前儿进宫,将赵贵人的鞋子给踢飞了。大前次进宫,惊了德嫔的猫。”

    说完掩嘴一笑,“皇上,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云郡主和这皇宫不合呢。”

    高,果然是高。

    赵溪云一直都很感慨她的第六感觉的准确度。

    从以前淑贵妃还是为嫔妃的时候,她就能感受到这人对自己的无名的敌意。

    如今,你看看,这告状告的多么有内涵。

    宫中的女人果然个个了得呀!

    不过,她赵溪云也不是好惹的。

    “既然贵妃娘娘这么说,那皇伯伯,您以后还是不要再招云儿来皇宫了。云儿也怕多来几次会心力交瘁而亡。”

    说完,福了福身子,潇洒的走了。

    留在身后的淑贵妃阴沉个脸,如果能仔细的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她眼神里冷冷的杀意。

    这个云郡主,和她那个贱人娘一样的可恶!r1152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