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一章:救命

    虽然已是深秋,但是王府院子里却是景致别样,一点看不到晚秋的萧条。

    这时正是夕阳西下时分,徐徐的秋风中,宽阔的湖面上,细浪轻皱。偶尔一只水鸟掠过水面,调皮地用它灵巧的翅膀掠起几滴水珠,溅在水面上,化做一个充满诗意的晕圈,随着荡漾的湖水慢慢地向四周扩散开去,直至消失。

    “好美呀!”筱暖和赵溪云一起站在长廊上,望着眼前的美景,感慨万分。

    “你说明天我们在那个亭子上架个你那炉子烧烤怎么样?”赵溪云手指着湖中央的那个亭子说道。

    “嗯,明天要是天气好的话,也不错哦。”筱暖挑挑眉,赵溪云之所以跟她能谈得来,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她比筱暖还能吃,是个地地道道的吃货,见到好吃的,那是根本就停不下来的主。

    “嗯,等我想想都要吃什么。”也好让他们提前准备着。

    赵溪云在一旁开始和丫鬟们讨论着那些东西考起来好吃,而筱暖则是摇摇头,转过身继续的望着那快要落下的夕阳。

    或许,在那一个时代,也有人此刻正站在这里同她一样,欣赏着眼前的美景吧。

    筱暖突然很想不淑女的伸个懒腰放任一番,只是她的懒腰还没有伸出来,便被一阵急促的声音打断。

    “李筱暖,快点出来,你在哪里?”

    还没等她看清楚,一个深蓝色的身影便飞到了她的眼前。

    “李筱暖,快……快……”宋墨城拽着筱暖的胳膊大喘着气说道,“快救救我娘。”

    “在哪里?快点带我过去看看。”筱暖突然感觉此刻好像站在急诊室值班一般。

    结果还没等她话说完,整个人都已经飞了起来。

    “喂,暖暖。”赵溪云追了过来,可惜只能看到两人远去的背影,“出什么事情了?”

    随即也跟了过去。

    筱暖有些气结,这厮就不能估计一下她的名声么?就这样将她抱起来算是怎么回事?

    他现在就不怕自己会缠着他?

    不过等到筱暖见到独孤氏的时候,也不由得冷吸了一口气,也明白了宋墨城刚才的紧张。

    虽然这个时代有传说中的武功之类,虽然独孤氏的几个大的动脉已经被宋墨城给封住。

    但是谁能告诉她,这个脸色苍白、浑身没有生机的人就是宋墨城的娘?

    她不是国公夫人吗?

    怎么伤的那么严重?

    “我需要麻佛散、千年老参……还有很多高浓度的烈酒。”筱暖立刻进入了急诊状态,“师父,手术之后可能会出现发炎和发烧……”

    还好杜老今天一直在王府里帮着筱暖一同诊治两位世子。

    也亏了独孤氏福大命大,最需要的两人都在一块,这样也节省了很多宝贵的时间。

    此刻的筱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个成年人一般的冷静、沉稳、自信。

    宋墨城望着她的眼神里,有着连他自己都不曾觉擦到了欣赏。

    就在独孤氏晕倒的那刻,宋墨城眼前就闪过筱暖的身影,他确定,只有这个女孩能够救得了他娘。

    不知道何时,眼前的这个明明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的小丫头,在他心里已经是可以将唯一牵挂的母亲交给她的可信任之人。

    忙碌中的筱暖自然没有觉察到宋墨城的变化以及看自己眼神中的柔软。

    再也不是之前的厌恶了。

    而她现在能做的依旧是将独孤氏后背上致命的伤口给缝合住,但是后续的消炎、防止高烧这些工作,还是得杜老过来。

    她这个妇产科博士对于中药这一块到底没有杜老来的擅长。

    在一切都准备就绪之后,筱暖便开始手术。

    “怎么还不出来?”宋墨城从来没有觉得时间会过的那么漫长。他当初受伤的时候,筱暖就给他动了几下就好了。

    赵溪云站在一旁撇撇嘴。

    当初她母妃生产的时候,她也有那种时间过的很慢的感觉。但是理解归理解,为什么这厮就这么淡定呢?

    要不是他嘴里不停的小声说着话,要不是她们站的还算近,她不小心听到了他说的话。

    她还以为这厮一点都不紧张呢。

    两个时辰后,筱暖依旧是被抱出来的,不过这次换成她师父杜老了。

    “让她好好休息休息。你母亲那里一会我跟你说。”杜老示意筱暖不要出声,对着急切的宋墨城说道。

    然后便抱着心爱的徒弟去了东厢休息。

    杜老真的担心,这个小徒弟再多几次这样殚精竭虑的手术,会不会和他小师妹一样的英年早逝?

    筱暖此刻就想好好的睡一觉。

    今天实在太累了,早上是世子的事情,这会儿又是这么大一场手术。

    她是妇产科医生啊,为什么到了这里便充当起了外科医生?

    筱暖被容嬷嬷责令在床上躺了两天,各种的汤汤水水、药浴的供着。

    没办法,如今的筱暖不差钱呀!

    王爷太重视了。

    各种珍贵的药材不要钱的往筱暖屋子里送。

    “姐姐,你去跟父王说,”筱暖背靠在床边,接过赵溪云递过来的丰水梨,咬了一口,舌尖立刻弥漫着香甜,“多送点这些水果就行,其他的我用不上。”

    就她目前这小身板,虚不受补呀!

    “你傻呀,”赵溪云嗔了她一眼,“现在用不上留着呗,这些可都是宝贝的,有钱无市的。”

    没看见杜老头那贼兮兮亮晶晶的眼神了吗?

    那感觉就像羊遇见了狼一般。

    噗嗤……

    筱暖没有形象的笑喷了出来。

    还别说,赵溪云的形容很贴切,难怪当看到她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时,杜老那内伤样。

    更是在听到筱暖要拒绝的时候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来。

    杜老是真的很内伤,这徒弟什么眼神呀!

    云王爷送过来的药材,那可都是上好上上好的,她居然还往外推。

    杜老当时一张老脸差点没绷住。

    还好王爷大方,依旧将那些宝贝给了她。

    “你知道吗?”赵溪云也咬了一口梨子说道,“那两位今天又来了。”

    镇国公夫人受伤比较严重,暂时还不能挪动,所以宋墨城就求了王爷让独孤氏在王府的客院里养伤。

    至于赵溪云口中所说的那两位。

    一位是镇国公的平妻胡氏,一位便是那日匆匆跑了的楚云偲。

    楚云偲自从知道那日她跑了之后,独孤氏没死而是受了重伤,后来又被杜神医救下,在王府里养伤,就开始坐不住了。

    她一定要取得独孤氏的原谅,这样她才能进一步的接近自己做梦都想要亲近的人。

    而那位平妻胡氏,则是代表镇国公府对王府的感谢以及对镇国公对嫡妻的关心而来。

    当然,至于真实的情况是怎么样,此刻吃的正酣的两人是不会去理会的。

    偏,这种爽快的时候总是会被人打乱。

    “郡主,县主。”外面的小丫鬟犹豫的半天,还是开了口,“镇国公府的胡夫人想来拜访县主。”

    为了袖子里的那几两银子,小丫鬟也是拼了。

    不过看到自家郡主瞪过来的眼神,小丫头心虚的低下头,不敢与她对视。

    小丫头这时候有些后悔了。

    因为她家郡主最不耐的就是别人打断她享受美食了。

    不过现在不是在吃水果么?

    这也算?

    “不见。”赵溪云继续吃着手中的梨子,“暖暖要休息。”

    见多了云王和王妃的恩爱,潜意识里,赵溪云对于这个后来插足在镇国公和独孤氏中间的第三者就很不待见。

    更别说还是她正跟筱暖聊的高兴的时候。

    门外的胡氏听到赵溪云这不留情面的拒绝,本来还保持微笑的脸一下子就僵了下来。

    “你呀!”筱暖嗔了她一眼,“去将人请进来吧。”

    筱暖也是不知道这个胡氏为什么要见她。

    不过想那胡氏能够让镇国公将一半的掌家权给她,而且在京城贵妇圈里还是为长袖善舞之人。

    这种人轻易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也不是筱暖怕事,只是她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宁愿多个朋友也不愿多个敌人。

    况且,要害李府的幕后真正主谋她还没有找出来。

    胡氏其实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在关注筱暖和赵溪云。当然,这种关注是以相看儿媳妇的标准来选的。

    赵溪云就不用说了。

    云王府的势力,皇上更是对这个侄女比自己女儿还要宠。做郡马可以照样在朝为官,担当要职。

    不想驸马,只是挂个虚名。再加上后面有个云王府提拔,那可谓是一步青云。

    但是胡氏也知道自家的条件,镇国公府虽然地位显赫,但是和王府那是没法比的。

    更别说她儿子宋墨堂还没有被立为世子。

    所以,胡氏更看重的是筱暖。

    李家虽然现在只有李青安在朝为官,但李家后面还有个云山书院。筱暖的父亲李青韬更是桃李满天下,李老爷子又是先皇的老师,皇上登基的时候也是出过大力气的。

    廖氏当年的十里红妆更是轰动一时,在胡氏眼里,筱暖是标准的白富美,不仅有银子还有实力。

    “不知道胡夫人找筱暖何事?”

    没办法,胡氏一进来就盯着筱暖看,那眼神实在太红果果了。

    “我听闻县主也恰巧在王府,所以便过来拜会一下。”胡氏说完,便将自己备好的礼物送了上来,“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还望郡主和县主能够笑纳。”

    “无功不受禄,”筱暖淡笑了一下,“这礼物还是请胡夫人收回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她虽然不知道这个胡夫人是什么目的,但是凭着这胡夫人的事迹,那绝对是个不简单的主。而这种人,通常都是在筱暖远离的范围之内的。

    因为她怕麻烦。

    只是恐怕此刻的两人都想不到,在不久的将来,她们会有如此深的纠缠。r1152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