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章:刺杀(修改)

    虽然已是深秋,但山间的景致还是别具特色。只是,匆匆赶路的少年却没有心思欣赏着晚秋美景。

    骑在马背上的宋墨城此刻心急如焚。

    今天是外祖父一家的忌日,母亲是一定要来慈云庵的。只是他这一路赶着回来,遇上了好多的阻拦。

    想到这些,宋墨城的心都要降到谷底了,恨自己怎么偏偏昨天才想起来。

    前世,母亲就是这一日来给外祖父一家上香祈福,中途遇险,被兴国公府的楚云菲给恰巧救下,母亲也因为那日受惊,身体才开始变的不好起来。

    也是他蠢,慈云庵离西山大营不远,怎么可能会有山贼?这可不就是别人事先安排好的?

    只是那个人会是谁呢?

    宋墨城心中想了一圈,已将目标锁定在了那几个人中间。而他胯下马儿的奔跑速度依旧没边,电驰般的朝慈云庵方向奔去。

    娘,你等等儿子,儿子马上就来。

    这边,楚云偲望着过来的黑衣人,现在肠子都要悔青了,前世楚云菲明明不是这样讲的呀。

    不是说只来了一个人么?

    不是说那人很轻易就被丫鬟侍卫们制服了吗?

    那现在跳出来的三个黑衣人是怎么回事?而且还战斗力这么强。

    自己费尽心思为了阻止嫡姐来慈云寺,不惜动用了一个埋藏很深的人对楚云菲下了泻药,才阻止她今天来慈云寺的行程。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却换来这样的结果。

    难道自己今天就要命丧于此了吗?楚云偲心中十分的不甘心,耳边又传来了镇国公夫人独孤氏冷静的声音。

    “你们到底是何人?”到底是镇国公夫人,独孤颜很快就稳定了下来,大声呵斥道。

    “哼……。”为首的黑衣男子冷冷的说道,“要你命的人。”

    “要我死可以,也得让我死个明白不是?不知阁下尊姓大名?是何人要置我于死地?”镇国公夫人站在那里,眼神中没有一丝的恐慌,“莫非阁下是怕了?连真名都不敢透露。”

    “镇国公夫人果然巾帼不让须眉。”黑衣男子眼神中少许的赞赏,“只可惜挡住了别人的路。”

    “哈哈,”她笑了笑,好看的丹凤眼噙着笑的看着对面的黑衣男子,“还以为她会一直忍下去。没想到才到现在就忍不下去了。”

    这些天,那个男人开始注意到她们母子。

    她看的出来她开始紧张了,开始坐不住了。只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大胆,居然买通人来杀自己。

    她还以为她有多自信多能忍得住呢。

    真是可悲啊!

    不过也罢,早在十几年前,自己的家人相继去世的时候,她就应该随着她们一起去了。

    只是放不下还在襁褓中的儿子,所以才一直苟活于世。

    其实自从那天他带着那个女人回来的时候,她的心已经凉了。这些年的种种事情,已经让她对那个男人心死了。

    只是没想到,那个男人会突然回头。

    但,那又能怎么样呢?对于心已经死了的人,他做的那些根本都是徒劳。

    如今能够看着儿子长大,她的心愿已经了了。只是到底没有看到他娶妻生子,还是有点小遗憾。

    呵呵……人总是太贪心了。

    独孤氏闭上眼淡笑了一声。

    那纤瘦的身姿却让人感到无比的高贵淡然。

    “这位姑娘和我也是才认识,可否请壮士让她离开。还有跟着我过来的仆人们,希望壮士能够给她们一条生路。”独孤氏睁开眼看了一眼旁边的人,指了指楚云偲。

    楚云偲下意识的就向后退了一步,结果那黑衣男子的剑直接指了过来。

    “她也不能走,这里的人统统不能走。”

    “为什么?我和这位夫人才认识,而且我也没有看到你们的长相,”饶是再有前世的经历,当危险来临的时候,楚云偲现在的腿已经开始有些软了,“求你绕过我吧,我不想死。”

    “不行,”男子淡淡的撇了她一眼,“因为你也得死。”

    他在刚要出发之前,收到命令,今天这里的所有人都得死。

    “怪就怪你运气不好。”男子说完话,朝前走去,“这里所有的人都得死!”

    “不……我不要……救命啊。”楚云偲一边往后推一边说道。

    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

    前世害她的嫡母和嫡姐还没有惩治,那个霸占她的贱男人还没死,她立志要复的仇都还没有报。

    心爱的人还没有见上一面,他甚至还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一个比他更爱他自己的女人,不知道她整整爱了他两世的女人。

    就这样让她悄悄的死了,她不甘心。

    这一世,她立志要嫁给他做嫡妻的,还没有为他生下一儿半女呢。她怎么能就这样死了呢?

    不行,绝对不行。

    楚云偲一边往后退一边想着。

    结果后背就撞上了木桌上面,而她的手则恰巧摸到了一个香炉。而就在这时,她闻道了一股淡淡的熟悉的味道。

    拼了。

    楚云偲余光已经看到正飞奔过来的那深蓝色的身影,她嘴角微微朝上扬了扬。

    老天爷果然是听到了她的祈祷,对她不薄啊。

    心心念念的人终于来了,他可是极为孝顺的,如果知道是自己救了他娘,那以后自己接近他岂不是更有利?

    楚云菲上一世可不就因为这样才嫁给他!

    “你这个死女人。”黑衣男子用袖子挡住眼睛,但是香炉里面的香灰还是撒到了他的脸上,男子咒骂道,“贱人!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

    “快走。”楚云偲拉着镇国公夫人独孤颜就要跑,结果还是被那男子给拽住。

    “不自量力。”男子冷冷的说道。

    刚说完,就感到身后飞过来的冷气,他侧着身子,躲开了来人的袭击。

    而另外的两个黑衣人此刻也加入了战斗中来,并且步步紧逼。

    宋墨城瞪了一眼楚云偲,真不知道这个人怎么也会在这里。刚才砸过来的香炉差点没砸到他身上。

    她是帮忙的?还是来帮倒忙?

    赶来帮忙的两人显然没有为首的黑衣人那么厉害,但是以一敌三还是令宋墨城很吃力的。

    宋墨城眼睛都红了,心中虽是着急,但却是被那后来的二人死死的缠着,而为首的黑衣人则是已经去追楚云偲她们了。

    不过还好,随后镇国公府的侍卫也才赶了过来,也加入了战斗之中,随着侍卫们的加入,两边开始有些势均力敌起来。

    镇国公夫人此刻也拉着楚云偲慢慢的朝着门口挪去,快到门口的时候,楚云偲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只是,她显然放松的有些早了。

    因为很快的,黑衣人便闪到了她们的身后。

    “快走。”宋墨城被另外两人缠住,余光看见为首的黑衣人已经朝着门口的方向飞去,急忙喊道。

    而他自己,在喊完之后,剑锋一挑,脚跟着踹了出去,正踢中一个黑衣人的肋下,就听咔嚓一声,那个黑衣人整个身子都飞了出去。撞到了柱子上,流了一口血给咽气了。另一个黑衣人也在侍卫们的夹击下倒下。

    宋墨城没有停止,提气朝着门口奔去。

    楚云偲和镇国公夫人刚跑出门口,黑衣人就已经追了上来。

    “啊!”

    “娘!”

    黑衣人扑了个空,很不悦的看了一眼楚云偲,但是最终还是将目标锁定在了独孤氏的身上。

    楚云偲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哪里来的勇气将独孤氏推开,但是被黑衣人冷冽的眼神一扫,她就再也没有气力了。

    反正自己已经救了她两次了,这个情,他是一定会记得的。

    还是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

    她片刻都不敢回头,见黑衣人朝着独孤氏那边杀去,她急忙朝前跑去。

    她不要死!

    “娘。”

    宋墨城冲了过来,虽然阻挡了黑衣人的攻势,但是独孤氏还是中招了。

    望着自己的娘缓缓的倒下,宋墨城瞪红着双目,‘呀’的一声朝着黑衣人杀了过去。

    他疯了!

    黑衣人此刻非常后悔激怒了这个怒目的少年。

    而他在宋墨城的愤怒攻势下,也有些招架不住,越来越吃力起来。

    少顷,在宋墨城的一个挥剑下,黑衣人站直了不动,一阵风吹了过来,黑衣男子苍白的一笑,望着自己胸口的剑,缓缓的跪在,趴到在地上。

    “娘,娘。”宋墨城爬到镇国公夫人跟前,将她抱起,“娘,你没事吧?”

    他颤着手将独孤氏抱在怀里,“娘,您别吓儿子。”

    “城儿。”独孤氏虚弱的喊了一声。

    “娘,你撑着点,儿子这就带你去找神医。”宋墨城将她抱起来跨上了马奔驰而去。

    从小,他和娘两人相依为命。在他的生命里,就只有娘一个人。

    而父亲,都是别人家孩子的。

    他出疹子,娘没日没夜的守着他,直到他高烧退了,睁开眼睛。却发现娘一下子苍老了很多,原本就不怎么丰满的身形更加纤瘦了。

    再到后来,爹回来了,娘本来很高兴。

    可是爹居然带了个女人回来!

    娘从那以后,就很少再见到她脸上的笑容,他时常看到娘一个人望着窗外偷偷的流泪。

    那个时候的他虽然还很小,但是却已经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让娘开心快乐。

    娘,您要坚持住!

    娘,您还没穿上儿子为您挣回来的诰命!

    娘,您还没有看到儿子娶妻生子。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