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五章:赖上

    对于郭幽语这么直接爽快的打脸,李老夫人肠子都要悔青了。

    刚才她还在自己的寿宴上夸赞这个侄女知书达理,结果还没多久,就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巴掌。

    想到这里,李老夫人又看了看廖氏,见她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就气打一处来:“做大妇的,就要有大度一点。瞧把个爷们......”

    李老夫人那表情,差点没把廖氏气的仰倒,虽然很多次的告诉自己不要和这个老太婆计较,但是这次实在太过分了。

    “老夫人,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呢。”段氏扶住廖氏拍了拍她的手,那话更是对廖氏所说。

    这段时间,大爷对她悉心照顾,李府一切都很平静,她不希望有人打破这种祥和。

    老夫人是越发的不糊涂了,一般家里出了这种事情还不都遮掩着,她倒好,直接就这么将人带了过来。

    而且看着老夫人好像早都知道会出事一般,段氏在心里不住的摇摇头。

    “这......这......”李老夫人望着内屋里面的情形惊讶的嘴巴张的大大的:“老二呢?”

    “哟,这老夫人话说的,怎么像是笃定了这里面的人就是李二爷了?”旁边一位夫人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等到众人都进去以后,都瞪大了眼睛。

    只见地上的肚兜、里衣洒落了一地,更有那外面的衣裙更是被撕扯的到处都是,可见刚才的场面有多么的激烈。

    而床上,女子赤*裸躺在那里,脸色绯红,嘴里还发出细微娇*喘。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欢好之后的气味。

    “这衣服好像是你们家表姑娘吧?”刚才说话的那位夫人又继续说道,不过这次是对着段氏和廖氏说的:“啧啧......刚老夫人还夸是个知书达理孝顺的。”

    那夫人啧啧的摇摇头,这‘知书达理’也是这样用的?这都和人上*床了。

    廖氏没有说什么,只是暗暗的嗔了那夫人一眼。自己的这个好友呀,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老夫人铁青着脸说道:“还不快将衣服穿好,没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各位对不住了,今天让大家见笑了。”李老夫人本来是想领着这些人做个见证,到时候廖氏也就不会再反对了。

    这会子只想赶快的将这些人送走,然后再好好解决屋子里的事情。

    “姑姑......姑姑。”女子被老夫人中气十足的怒吼给弄醒,睁开一双眉眼,脸上欢好过的娇艳气息依旧未散。

    裸*露在外面雪白的肌肤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各种吻痕、牙印。

    “啊……”乍然见到屋子里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她,女子这才反应过来,惊叫着将被子裹在身上。

    等到郭幽语收拾好出来的时候,外厅里剩下李老夫人、郭三太太柳氏、三太太、廖氏和大着肚子的段氏。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李老夫人此刻也淡定了下来,坐在上位上面淡淡的看了一眼郭幽语,这才慢慢的开口说道。

    “姑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裙子不小心挂到了,来这里换裙子,结果......”郭幽语断断续续的边说边哭,听的李老夫人一阵的皱眉。

    “唉,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追究这些也没用。”郭三太太柳氏站出来说道:“只是委屈了我们幽语,姑姑,您看怎么办?幽语在咱们郭府可是当做嫡女一般的培养的。”

    在柳氏看来,郭幽语能过来给李家二房做贵妾也不错,上面有个做姑姑的婆婆,再加上表哥打小的感情,以后更能帮衬着娘家。所以她要尽最大的能力为郭幽语争取有利的条件。

    “老二呢?”老夫人很不耐烦的吼道,“做下丢人的事,自己到跑了?”

    “老夫人,您是那只眼睛看到这是二爷干的?”廖氏此刻说话也毫不留痕面了,“这里虽然是二爷的书房,但这捉奸捉双,我们二爷又不是没被人泼过脏水。”

    上次不也是你们自编自演,结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好了,别哭了。”老夫人被廖氏这么一说,脸更黑了,望着地上梨花带雨的郭幽语冷冰冰的说道,“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我……我……。”郭幽语纠结了半天,最后只剩下不停的哭泣。

    “够了。”老夫人‘啪’的一声,将桌子上的茶杯打到地上,茶水泼了郭幽语一身,“你不会连那个男人是谁都不知道?”

    不得不说,老夫人一语中的真相了。

    因为有老夫人的事先安排,所以郭幽语带着佩儿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李青韬的书房。

    又担心一会李青韬见她在这里,根本不愿意多待,所以郭幽语还特意点上了某种令人兴奋的香。

    这是她姨娘临死之前留下来的宝贝,说可以让她轻易抓住男人的心。

    所以,在佩儿走了之后,她便将那香偷偷的点了起来。

    没一会,就感到浑身燥热。正难受之际,身后一只大手就攀了过来。

    后面的事情她都记不清楚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老夫人带着一大帮人正看着她。

    如今见老夫人这般问,郭幽语心中已是紧张不已,暗自想了几回,终于咬牙,“是……是二表哥。”

    “果然是老二。”老夫人手拍在桌子上,“我就说这猫儿还有不吃腥的?偏有人还要狡辩。”

    说完讥讽的看了一眼廖氏。

    廖氏气的差点晕倒,还好后面的段氏紧紧握着她的胳膊,给她了些许的力气。

    “母亲,”段氏捏了一下廖氏,“这件事还是要谨慎一点好,可别像上次那样,二弟岂不是很委屈?也伤了母亲和二弟的母子情分不是?”

    “姑姑……难道姑姑不相信语儿吗?”郭幽语一听要找李青韬,立刻哭起来,“那我还不如死了的好。”

    要是李青韬被请了过来,一对质是他还好说,要是不是他,那她只能一辈子青灯古佛了。

    所以在他来之前,一定要让老夫人发话。

    说完就要往那柱子上撞,却被一直和她一起跪着的佩儿抱的死死的,“姑娘,你可不能就这么死啊。”

    “老夫人,您救救我家姑娘吧,”佩儿说完跪着向前了几步趴在老夫人跟前,腿上因为茶杯碎渣鲜血染红了衣裙也丝毫不知。

    “老二媳妇……”老夫人刚要发话,门口便传来一个声音。

    “你们怎么在这里?”

    ps:下午还有一更,求各种支持!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