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六章:柳玉鸿(一)

    盛夏的小湖是安静的,风平浪静的水里一群红鲤顶着水游过来,明镜一样的水面顿时漾起了一道道波纹。

    这时,一阵凉爽的风吹来,岸边的树上几片树叶落了下来,放佛像一只只蝴蝶在翩翩起舞,不时落入水中,落在水中的时候,他们由蝴蝶变成了小船,在水面上轻轻飘荡,与湖水下面的红鲤对望。

    忽然,有几只成双成对的鸳鸯也来赶着凑热闹,追逐着那飘荡的枫叶,湖里顿时热闹了起来。

    “这里,这里。”筱暖边笑边喂着贪嘴的鱼儿。

    今天正好休息,帮着宋墨城和春竹换好药,筱暖便带着丫鬟们出来走走。

    关于遇上山贼的事情,顺天府一直在追查,但是显然到目前还没有一点消息。

    “柳公子,这边请。”和枫树林一墙之隔的外院,李三李子玮的小厮青山正带着一年龄大约十多岁的少年,少年听到那银铃般的笑声,不由得停下脚步,朝着那墙外的枫树林望去。

    这么欢快的笑声带动着周围的枫树都有了快乐的气息,少年一霎便陷入那快乐之中……

    “公子,六姑娘来了。”书房里,李子玮正与一少年聊的欢畅,小厮在外面禀告道。

    “妹妹,”李子玮站起来,打开门,“热不热?青山,去给姑娘那点凉瓜过来。”

    “三哥,无碍的。”筱暖走进来才看到原来里面还有人。

    “原来哥哥这里有客人,”筱暖点点头福礼道,“妹妹打搅到哥哥了。”

    “可是暖暖妹妹?”柳玉鸿站起来行礼并自我介绍道,“一直羡慕三哥有个乖巧的妹妹,如今见了果然如三哥所说。”

    柳玉鸿!

    柳玉淳的大哥。

    前世,柳玉鸿很小的时候就死了。

    等筱暖嫁过去的时候,那个家里除了后院一个粗使婆子记得柳府还有这么个公子外,其他人早已经把他给忘记了。

    筱暖也是在被柳玉淳安排在后院小破屋的时候,遇见那粗使婆子在他的忌日烧纸,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一号人。

    从那婆子口中,筱暖知道原来柳玉鸿的死也不是意外。

    她记得那婆子说,柳玉鸿是在回书院的时候,路上马惊了,一路狂奔直接从崖上掉了下去。

    尸骨无存!

    据说,马车的车夫后来无故失踪了。

    那婆子还偷偷的告诉筱暖,柳玉鸿的一个贴身丫鬟死之前告诉她,柳玉鸿还中了一种慢性毒药,是掺杂他书房墨汁里面的。

    筱暖同那三太太相处了几年,自然知道三太太是一个面上慈善背地里狠毒的女人。柳玉鸿那般优秀,已经挡了柳玉淳的路,于氏怎么受得了。

    再加上柳玉淳一直暗地里筹谋,柳玉鸿这个拦路石肯定是要除掉的。

    毕竟柳玉鸿是嫡长子!世子之位的合法继承人。

    只是就不知道动手的是三太太还是柳玉淳,或者是她们合谋?

    这一世,既然已经预见了柳玉鸿,那么筱暖怎么也要帮这个可怜的人儿一把。

    当然也是帮自己。

    反正但凡能够恶心到柳玉淳的事情,筱暖都是很乐意做的。

    柳玉鸿的娘得病去世,就只有他一个儿子。他爹两年后娶了三太太,生下柳玉淳和柳如馨。

    柳如馨被三太太宠的嚣张跋扈,对自己这个大哥也一点不尊重,所以两人关系很差。

    看到李子玮经常收到妹妹做的荷包、扇套之类,他总是很羡慕。

    再加上李子玮将这个妹妹夸的天上有地上没的,他就更想见一见了。

    “见过柳世兄。”筱暖笑着嗔了李子玮一眼说道,“哥哥惯会乱说的。”

    “手伸出来吧。”对着李子玮继续说道,“让我看看。”

    筱暖这些天见天过来给他把脉,对此,李子玮无奈却也很积极的配合着。

    “嗯,今天还不错,不过要继续多吃水果和蔬菜。”筱暖作势点点头,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暖妹妹还会医术?”柳玉鸿有些吃惊的问道。

    “对呀,柳世兄要不要试一试?”杏眼一眨一眨,里面慢慢的希冀。

    柳玉鸿卡在喉咙里的拒绝之词应是说不出来。

    半刻之后,筱暖的脸色越发的凝重起来。

    她跟着杜老学把脉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今天之所以冒险让柳玉鸿知道她会医术,便是想借口能够扶上他的脉象。

    “怎么了?”李子玮鲜少见自家妹妹这么认真,担忧的望着她问道。

    “世兄的脉象好奇怪。”筱暖皱着眉头,“将另外一只手伸出来。”

    又过了半刻中。

    “世兄,最近是不是总感觉胸口发闷?昏昏沉沉的?但又是一阵一阵的?”筱暖想了一下开口问道。

    “你怎么知道?”柳玉鸿没有想到筱暖年纪这么小,居然这么准确的将他的症状说了出来。

    他这段时间也是感觉不舒服,但是又不太明显。他以为是自己在书房看书看太久了,也没太在意。

    今天又不舒服,索性便跑到李子玮这里来。

    “那他到底得了什么病?”刚才柳玉鸿还跟自己开玩笑,说他这里果然风水好,一到这里,自己的各种不舒服就全没有了。

    “不是得病,”筱暖有些犹豫的望了一眼柳玉鸿,“如果妹妹没有把错的话,应该是中毒。”

    “中毒。”

    “中毒?!”

    书房里的两个少年异口同声的说道。

    筱暖郑重的点点头,就是中毒了,还好不深。

    但是他昏沉的样子,如果再吸入几天,估计到时候马车惊了,他不能从车上跳下来。

    如果筱暖没有猜错的话,前世,那辆马车上肯定也放有这种毒药。

    “妹妹可知道这是什么毒?”柳玉鸿冷静了下来,“可还有解?”

    最后一句话,说的都有些颤音。

    “嗯,还好世兄接触的并不多,”筱暖肯定的点点头,“这种毒解起来倒也简单,熬点绿豆水连着喝七天就可解。”

    “如果再多与之接触半月,后果不堪设想。”见柳玉鸿放松了下来,筱暖继续说道。

    “柳玉鸿谢妹妹的救命之恩。”柳玉鸿郑重的朝着筱暖行礼大礼说道,“还请妹妹告诉我,这种毒是什么样的?”

    “这种毒闻着有股子淡淡的甜香。”筱暖受了他半礼说道,“也只有近身闻着才能发现。”

    见柳玉鸿还在冥思,筱暖笑了笑。

    “世兄不必发愁,其实也很好找出来。”

    (悠麻求推荐、收藏了!各位亲爱哒们,喜欢筱暖的轻动动手指支持一下悠麻吧!)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