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二章:保护

    山贼?

    京城附近何时出现山贼了?

    筱暖心里一惊,“快,给我更衣,我要去看看。”

    “哎呀,我的姑娘,”赵嬷嬷走了进来,一听筱暖要过去,急忙阻拦,“这个点了,你过去还不是添乱么?”

    “嬷嬷忘了?”筱暖一边自己绑着衣带一边说道,“我可是跟神医学着呢,这会儿过去说不定还能搭把手。”

    而且春竹对于廖氏是个特殊的存在。

    年轻的时候,春竹为了救廖氏受过伤,差点死掉,后来又自梳留在了廖氏身边。

    如果这次再出什么意外的话,廖氏肯定会愧疚的。

    还有那个活阎王,到底是救过她几次的,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人死啊!

    任赵嬷嬷怎么劝,筱暖还是去了廖氏的枫林苑。

    “你怎么过来了?”廖氏见到筱暖,脸立刻拉了下来,“还不快回去?”

    “娘,春竹姑姑怎么样了?”筱暖拉着廖氏的袖子,“女儿也是担心。”

    “不知道,大夫正在里面看着呢。”廖氏擦了一下眼泪,“春竹后背划了很长的一刀,大夫说如果能够止血的话,或许还有希望。你爹已经去请杜老了。”

    宋墨城也受伤了,都被一起送到了李家。

    找杜老安心一些。

    “娘,”两人正说着话,便见李五走了进来,“您没事吧?”

    “哥哥,你怎么回来了?”

    “琼儿?”

    “我听师兄说马车是咱们府上的,还有墨城也受伤被送回来,”李五坐下来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有些不放心,便回来看看。”

    “春竹姑姑没事吧?”李五继续说道,“对了,墨师兄没事吧?”

    李五在接受法源寺考验的时候,排在了宋墨城后面,所以得称他为师兄。

    “安排在东厢房里,”廖氏说道,“还好有你师兄在,不然今天恐怕凶多吉少了。”

    如今这情况也不乐观啊!

    “娘,我想去看看。”筱暖拉着她的袖子,“暖暖学了这么久的医术,说不定还能帮上什么忙呢。”

    “好吧。”廖氏本来还有点犹豫,但是对上筱暖那坚定清澈的双眸,便改了主意。

    春竹打小看着她长大。

    宋墨城又几次三番的救过筱暖的性命。

    这个时候看看也是应该的。

    没一会,杜老便被请了过来。本来还有点不乐意,但见到自己的爱徒也在,脸上那点不情愿也收了起来。

    等见到了受伤的两人,杜神医的表情更是凝重了起来。

    “那臭小子伤到了胳膊,处理不好的话他以后可能从不成武了。”杜老说到这里皱了皱眉头,“至于那丫头,血要是能止住,或许还有的救。”最终得到的结论居然还是这样。

    没办法,两人受伤实在太严重了,而且伤口又那么大,金疮药根本就不起作用。

    “要是能够将血止住,您是不是就可以将她救活?”

    “丫头,莫非你有办法?”杜老一听,黑炯炯的双眼差点没冒出火花来。

    “要是能将伤口跟缝衣服一般的缝起来,不是就可以止血了么?”筱暖清澈的杏眼望着杜老,“等伤口长好了,再将线剪断抽出来不就可以了?”

    见屋子里的人都吃惊的望着她,筱暖有些不好意思。

    “我是今早见紫堇将缝好的衣服又拆开了,突然想到的。”说完还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头,“要是不行就算了。”

    筱暖内心泪流呀!

    我类个去,装傻卖萌真是个技术活。

    还要不露马脚,还要让人相信,快比她做一场手术接一次生还要累。

    紫堇有些欲哭无泪,她能说她今天那会是因为自己被赵嬷嬷罚,将自己辛辛苦苦缝好的衣服又给拆了么?

    “哈哈……不愧是我的好徒弟,古书里也有记载。”杜老发愣了一霎之后立刻反应过来,拍着大腿叫好,“能够活学活用,老夫死而无怨了。”

    于是乎,师徒两人又开始将怎么缝合细细的讨论了一下。

    屋子里廖氏和李青韬对视了一眼,也不知道女儿小小年纪居然对医术这么有悟性。

    也不知道这对女儿来说是福是祸?

    师徒两讨论了一会,筱暖又让杜老拿着针试验了好几次后,才和他一起去了宋墨城的东厢房里。

    “还是你来吧,老头子我有些眼晕。”杜老说完还晃了晃脑袋。

    筱暖暴汗!

    宋墨城有些吃惊,何时筱暖已经开始学医了?不过看到她严肃的表情,以及杜老的一脸期待。

    宋墨城还是选择了闭嘴。

    筱暖以为宋墨城会反对,没想到这厮想也没想就将那碗麻佛散喝下去了。

    虽然平日里不怎么待见他,但是见宋墨城这么配合,筱暖还是决定一会缝合的时候能够尽量好看一点。

    一个多时辰后,终于将两台手术完成。

    “师父,”筱暖惨白着脸虚弱的叫道,“这件事还望师父能够保密,这是我们两人的秘密。”

    宋墨城是清醒的,他那里筱暖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了。

    杜老点点头。

    心中懊悔啊!

    李家不是盛产男子吗?

    怎么偏把自己的这个小徒弟给生成女儿身?

    要是个男孩多好啊!

    但筱暖对医术以及悟性,杜老没有怀疑。

    因为他曾经有个小师妹,年纪和筱暖差不多的时候,比筱暖还厉害。

    只可惜没多久就死了。

    不然现在他这个‘神医’早就让贤了。

    “这里就交给师父吧。”杜老想到自己那个早早去世的小师妹,沉重的说道。

    慧极必伤!

    杜老也不希望自己钟爱的徒弟过早的被人知道她的能力。

    这个徒弟还得要好好保护起来才是。

    后续的事情,她这个妇科医生也没有办法,只能靠古代的医术,希望伤口不要发炎。

    筱暖点点头便回去睡觉了。这一睡,就睡了两天。

    没办法,这体质实在太差了,加上年纪又小。

    不过这些外人都不知道。

    等筱暖醒来之后,听说春竹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便放下心来。

    想起春竹是为了去请定逸师太才受伤,就是不知道这件事和三房有没有关系?

    慈云庵虽然离京城有一段距离,但好歹隔不远的地方还有部队驻扎,怎么可能会有山贼出没?

    到底是山贼还是有人故意为之?

    “姑娘,不好了。”紫堇跑了进来,打断了筱暖的思路。

    “出什么事情了?”筱暖脸色有些不好。

    这个紫堇还得再好好的敲打啊!

    “三太太带着那个师太去了太太的院子。”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