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章:不祥

    云州,筱暖手指摩擦着杯子上的花纹,低下头思索了一会。

    楚云偲怎么好好的会派人去云州?

    因为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筱暖也不跟自己在那里纠结。

    “姑娘,水好了。”紫苏进来,心疼的看了一眼略带疲惫的筱暖。

    净房里,筱暖躺在浴桶里,舒服的伸展了一下。

    这个时候要是有个小点心吃就好了!

    晚上那会因为想经络的事情,没什么胃口,这会儿嘴巴里就想吃点甜甜的。

    等等……

    点心!

    ‘哗啦’一声,筱暖从浴桶里站了起来。

    没错,就是点心。

    前世,貌似蛋挞就是从云州传出来的,后来听说在京城开了家店非常受欢迎。

    楚云偲派自己的贴身嬷嬷去了云州,目的是做什么?

    她记得开蛋挞那家店后来又开始售酒了。

    那个酒楼后来听说是真正的日进斗金,就连一向看不起商人的柳玉淳也赞不绝口。

    莫非?

    楚云偲知道前世的事情,而且显然比自己的前身知道的还要多一些?

    可恨自己后来被柳玉淳一直关在小破屋里面,对于外面的事情一窍不知。

    筱暖瞬间觉得自己好冷。

    难道?

    心里那两个字差点没蹦出来。

    “姑娘,”紫苏听到里面筱暖的惊呼声,急忙跑了进来。

    自从姑娘醒了之后,沐浴的时候,就不再要她们在一旁伺候着了。

    “怎么了?姑娘?”紫苏到底要年纪大一点,急忙从屏风那里拿过来浴巾包在筱暖身上。

    “没事,”筱暖将浴巾裹在身上,“想事情想出神了。”

    这一夜,筱暖睡的十分不安心,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等到第二天醒来,果然见镜子里的自己盯着一双熊猫眼。

    “姑娘。”紫堇走了进来福身,一副有事情禀告的样子。自从那天被赵嬷嬷罚了之后,这丫头也开始稳重起来。

    筱暖挥挥手,让屋子里的丫鬟们都出去,“说吧。”

    “是,姑娘。”紫堇走到筱暖身边小声说道,“刚才三太太带着一个师太去了老夫人院里。”

    师太?尼姑?

    “听说这位师太今早是来城里化缘的,结果看到咱们府上有不祥之兆,”紫堇见筱暖听的出神,继续说道,“所以三太太便将人直接领到了老夫人那里。”

    “怎么会是三太太?”

    虽然大伯母怀孕在身,但是这府里的事情不是应该先禀报她么?

    “三太太刚要出门,正好撞见了。”紫堇撇撇嘴,怎么什么事情都有三太太的影子。

    “走,该去给老夫人请安了。”

    一旁的紫堇立刻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一副要看八卦的样子。

    出了木槿苑没多久,便见廖氏走了过来。

    等到了老夫人那里,发现大太太和三太太都在,就连大爷李青安也在。

    “既然都来了,那就听听师太怎么说的吧,”老夫人坐在主位上面,脸色有些不悦的说道,“劳烦师太了。”

    “施主客气,”那师太朝着众人行礼后继续说道,“贫尼偶然观之李府上空有异动,如果不及时制止,恐府上不日会有白事发生。”

    白事,那就是丧事了。

    “不知这异动是?”老夫人脸色煞白的说道。

    李府年纪最大的就是她和老爷子了。

    说有白事发生,可不就是她或者老爷子可能会挂嘛。

    “或是有人远行,或是官职变动。”师太依旧很淡然的说道。

    起先筱暖还听听。

    等听到这师太说完之后,心中更是鄙视。

    不是说出家人不打诳语么?

    不是说出家人六根清净不理俗事的么?

    这师太明显的是受了某人的指使,不过就是不知道三太太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

    老夫人显然很吃这一套。

    “师太,可有什么化解的法子?”

    “只要府上一切维持现状,远行之人不远行就好。贫尼再在这东北阴气最盛的地方做三天法事,自可破解。”师太双手合十行礼说道。

    东北?

    筱暖迅速的在心里想了一想,她的木槿苑也在东北方向。

    “不知道东北哪里是阴气最盛之地?”三太太在一旁开口问道。

    “这个还需贫尼亲自走一趟查看一番。”

    “老大,”老夫人见师太说完,苍白的挥挥手,“你也听到了,府上最近唯一变动的就是过两天要送娆丫头走。这件事我做主就作罢了吧。”

    “母亲,”李青安一脸的不赞同,“这件事是父亲已经定下来的,再说已经通知孟家了。”

    “你去跟孟家说,就说娆丫头的婚事我们李家做主了,嫁妆什么的不要她孟家一分。”老夫人挥挥手打断李青安的话,“就说我老婆子舍不得这么个贴心的丫头。”

    “这……”

    “怎么?”老夫人瞪着他一眼,“难道你要眼看着我和老爷子驾鹤西去?”

    “儿子不敢。”

    “哼……”老夫人转过头没有再去看他,对着师太继续说道,“劳烦师太了。”

    “娘……”等三太太陪着师太出去以后,筱暖窝在廖氏怀里,弱弱的喊了一声。

    “别担心,”廖氏拍了拍筱暖的后背,“一切都有娘呢。”

    话说见,孟玉娆也过来了,并乖巧的给老夫人捶起腿来。

    “母亲,”三太太领着师太都了进来。

    “如何?”老夫人急切的问道。

    “师太已经看过了,咱们府上东北方向阴气最盛的便是二……嫂的那个枫林苑。”郭氏说完还略带愧疚的望了一眼廖氏。

    “那就让师太在枫林苑做三天法事。”老夫人看了一眼安静在一旁的廖氏,“老二媳妇,回去准备准备,将你院子里的人也都敲打敲打。别到时出来冲撞了师太。”

    “是,老夫人。”廖氏看了一眼师太笑着说道,“听说师太是来自慈云庵?不知师父如何称呼?”

    “正是。贫尼法号静元。”

    “静元师太,不知道慈云庵的主持定逸师太可安好?”廖氏淡淡一笑,“定、云、静、风,原来静元师太是慈云寺静子辈。”

    “托施主的福,主持她很好。”静元师太被廖氏这么一说,脸色稍稍一僵。

    “老夫人,”廖氏继续看着她淡笑,“媳妇有幸和定逸师太有点渊源,不如明日媳妇使人去请了定逸师太或者其大弟子云清师太来,想必这修行越高,化解起来越有效。”

    “不可。”

    “不可。”

    两道声音,几乎异口同声。

    求推荐、收藏、评价啦!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