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九章:学习(加更)

    (感谢午夜牧羊女、纪娘、千机舞梦、满明熙、梨花接目的打赏,悠麻加更一章!快点都来砸我吧!吼吼~~~)

    月若银盘,月光皎洁。

    院中的木槿花在柔美清幽的月光下越发超凡脱俗起来,远远望去,如同紫衣美人,空灵又不失优雅。

    筱暖坐在院子里,手托着下巴,仰着脸望着天空发呆。

    来这里这么久,貌似都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只是在一个人的时候,还是会想起前世的种种,或许前身到了自己的那个世界,也说不定。

    身体里关于前身留下来的悲愤,她有意的将其压抑起来。

    尽量的让自己过的很开心。

    “姑娘最近是越发的爱发呆了。”紫苏低低的对着紫堇说道:“你在这里守着,我去拿件披风过来。”

    自从姑娘醒来以后,性格就变了许多,没人的时候就常常坐在那里发呆。

    紫堇点点头,担忧的望着筱暖。

    李青韬今天刚得了一件宝贝,正欢喜的想要回来送给自己女儿,结果一进院门,就发现女儿正在望着月亮发呆。

    乌黑的杏眼望着圆月,脸上有些不符合年龄的担忧,时不时的还听到几声叹息。

    李青韬被她小大人的模样弄得是哭笑不得,想到平日鬼机灵的女儿也有望月长叹的时候,他就忍不住想笑。

    但面上还是低喝,“没规矩,怎么让姑娘一个人在院子里发呆?”

    这就是他捧在手心当眼珠子一般疼惜的女儿呀。

    筱暖听到熟悉的声音,忙扭过头来。

    见是自己的爹,脸上的郁色一扫,眼睛亮了起来,“爹!”

    李青韬笑着应着,忙抱住跑过来的宝贝女儿,嘴角翘着,嘴里却埋怨,“好端端的怎么坐在这里,冻着了怎么办?”

    虽然已经入夏了,但晚上还是很凉的。

    筱暖调皮的吐吐舌头,伸手去拉李青韬的袖子,摇晃着撒娇,“爹今天可是又舀到好宝贝了?”

    说起这个,李青韬也想起了自己的目的,他面露得意,“那是自然。”

    筱暖很了解爹爹的表情,摆明了想要自己快快问他,便笑着问:“真的?女儿要看!”

    李青韬很是受用,接过紫苏递过来的披风披在她身上,“走,跟爹去瞧瞧。”

    说完便牵着女儿的手进了里屋。

    李二爷今天舀到的是一个妆奁匣子,匣子上面用红蓝宝石镶嵌着石榴的形状,打开匣子,里面有一方镜子,照的人影清晰。

    “爹爹,好漂亮!”筱暖爱不释手的翻看,脸上满是喜欢,看得李青韬心里暖暖的。

    女儿喜欢,值了。

    “刚才在想什么?”李青韬抚摸着筱暖的头,“可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告诉爹。”

    “没有,”筱暖低头玩着手指,“就是想看看月亮。”

    也只能看看月亮。

    这里女子想要出门何其难?

    以后出嫁的就更不容易了。要不嫁人就好了?

    “过几天杜老来检查,功课做的怎么样了?”对于女儿学医,李青韬和廖氏的态度都是支持,当然前提是不能累着她。

    杜老每个月会在月中和月底的时候检查。

    李青韬岔开话题,女儿自从醒来之后,一些想法也发生了变化。

    所以,他便常常会淘一些东西来,就是希望女儿能够开开心心的。

    “爹,我想跟杜老学针灸。”筱暖撒娇的摇着李青韬的胳膊,“爹,女儿不怕吃苦的。”

    筱暖知道,已廖氏对自己无底线的宠爱,是绝对不会让她去学针灸的,因为太辛苦太累了。

    所以筱暖打算先说通李青韬同意,那么二人再说服廖氏就容易一些。

    “可是会很辛苦的。”果然,李青韬不同意,“而且你娘已经为你找好了教养嬷嬷,那个时候你又要学礼仪还要学针灸,身体会吃不消的。”

    “爹,女儿向您保证,”筱暖竖起三个手指,“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的。”

    “再说,”她挽起李青韬的胳膊,将脑袋蹭了蹭,“要是您和娘发现有什么不对,可以立刻喊停。”

    总之,在筱暖的卖萌撒娇的强烈攻势下,李青韬终于松了口,并且答应帮着筱暖去说服廖氏。

    等过了两日,杜老上门后,筱暖便将这件事告诉给了他。

    “哈哈,真不愧是我杜老头的好徒弟,比你那几个师兄强多了。”杜老黑炯炯的眼神闪烁的望着筱暖,“老夫果然没有看错。”

    筱暖暴汗啊!

    杜老的那几个徒弟,都是爷爷伯伯级别的人啊,徒孙都比自己大好多。

    也不知道有一天见面,那些人会是什么表情。

    “你还有什么想要学的?我都教给你。”杜老黑炯炯的眼神尽是讨好。

    通过这几个月的检查,他是越发满意这个徒弟了。

    恨不得将自己平生所学都传授给她。

    偏这个学生自己还挑三拣四的,差点没把他急的发晕过去。

    还好,还好。

    徒弟终于开口想要学东西了。

    结果筱暖一个淡淡的眼神撇了过来,正在兴奋中的杜老立刻像犯了错的小孩一样,乖乖的坐在那里不说话了。

    旁边的紫堇忍都快要忍成内伤了。

    每次看杜老在自己家姑娘跟前乖乖的表情,她就好想笑。

    怎么感觉两人的身份瞬间互换了一下呢?

    “您看我是先背经络图还是?”筱暖将茶递给杜老。

    说了这么久,还不喝水,也不知道他这神医是怎么来的?

    “嘿嘿……”对于徒弟的体贴,杜老还是觉得很受用的,“那就先背经络图吧。”

    还是年轻娃娃脑袋好啊。

    杜老在心里默默的感慨,他这个徒弟背书那叫一个快准啊。

    送走了杜老,筱暖便一股脑钻进自己的小书房里,研究起杜老留给她的经络图来。

    “姑娘,姑娘。”外面传来紫堇急促的声音。

    “没规矩的,”紧接着又传来赵嬷嬷严厉的声音,“去廊上跪着去。”

    等筱暖从书房出来之后,也没有去理会跪在那里的紫堇,转而去了廖氏那里。

    紫堇这性子,也得赵嬷嬷这样管管。

    等吃完晚饭,筱暖才叫了紫堇进来。

    “说吧,什么事情?”她一边喝着水一边说道,“今天长记性了?柜子左边抽屉里有个紫色的瓶子,晚上回去让紫苏给你揉揉。”

    被赵嬷嬷罚跪了一个时辰,膝盖肯定青了。

    “奴婢谢谢姑娘。”紫堇福礼说道,“姑娘,小元哥刚才回来说,他发现兴国公家二姑娘身边的贴身嬷嬷偷偷雇了辆车去了云州。”

    云州,那可是离京城很远的地方。

    楚云偲派人去哪里做什么?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