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八章:嬷嬷到

    回到木槿苑,筱暖先是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又美美的吃了一顿,才招来了紫堇详细的问起今天百花宴上的事情。

    “姑娘,”见筱暖看过来,紫堇立刻扯着嘴巴笑了笑,“姑娘要是再不问,奴婢可真就要憋死了。”

    说完,便向倒豆子一般的将今天打听的消息都倒了出来。

    楚云偲是兴国公府的庶出二姑娘,今天之所以能去,一是因为嫡出的大姑娘楚云菲染风寒去不了,二是楚云偲最近在兴国公府很受宠,并且为落魄的兴国公府带来了丰厚的利润,所以才有这个资本代替楚云菲参加百花宴。

    “听说呀,这个二姑娘病过一次,据说当时大夫都让准备后事了,没想到她却给醒了。”紫堇啧啧的说道,“这一醒来就变得聪慧起来,兴国公府的御琪轩便是她办起来的。”

    正在悠哉吃着点心的筱暖突然停了下来,眉头紧锁。

    莫非这楚云偲真的是穿越的?

    之前听那两个小护士谈论正在追的热播剧里面,好像那里面就有因为得病快死了,结果又奇迹复活,原来是里面的芯子换人了。

    还有就是死而复生,重生到了小的时候。

    想想今天第一次见到楚云偲的情形,筱暖潜意识感觉她们两不是一路人。

    “你过来,”筱暖放下手中的盘子,朝着紫堇挥挥手,见她到跟前,才小声吩咐道,“你去找赵元,让他没事多去兴国公府附近转转,最好都守在那里,仔细观察府里的进出情况。”

    见紫堇要离开,又叫住她,“能打听到消息就打听,别把自己给暴露出去,注意安全。”

    赵元,是前身奶娘的小儿子,为人很机灵,也很懂得随机应变。

    “紫苏,”说起赵元,筱暖又想到还在庄子上养病的奶娘赵嬷嬷,“你使人去庄子上看看嬷嬷的病好点没?不行就再换个大夫看看,对了,还有银子,再去小库房带点补品去。”

    虽然还没有见过这个奶娘,但是在筱暖的记忆中,这个奶娘的地位可是很靠前的。

    前世,奶娘因为不忿柳家那般折磨筱暖,便去找柳玉淳讲理,谁知道被林梦雪借口冲撞了主子,愣是给杖责三十大板。

    三十大板打在年轻人的身上也要去掉半条命,更别说是已经五十多岁的赵嬷嬷了,当晚抬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拖到了后半夜便给去了。

    一想到这里,筱暖浑身都僵硬的紧绷着。

    林梦雪、柳玉淳……前世凡是害过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一大早,筱暖便被外面木槿树上的小鸟叫声给吵醒。

    “姑娘,”紫苏笑着走了进来,“今儿外面喜鹊不停的喳喳叫,肯定会有什么喜事发生的。”

    说完便服侍筱暖起床梳洗。

    从廖氏和老夫人那里请安回来,筱暖便去了书房,看起杜老给安排的功课来。

    “姑娘,姑娘。”外面紫堇咋咋呼呼的喊起来。

    “没规矩的,”一个慈祥的声音严厉的说道,“仔细惊了姑娘,看我不罚你去针线房?”

    赵嬷嬷!

    对于大条的紫堇来讲,最痛苦的惩罚便是去针线房。

    筱暖急忙放下书,走了出去。

    果然是赵嬷嬷。

    “嬷嬷,”她上前,扶起正要行礼的赵嬷嬷,“嬷嬷受苦了。”

    筱暖穿过来之前,赵嬷嬷便生病去了庄子上。而那次之所以生病,也害死为了护着前身,掉到了冰冷的湖里。

    能够再次见到赵嬷嬷,筱暖隐藏在深处的记忆被唤醒。

    “姑娘瘦了,”赵嬷嬷拉着筱暖的手,慈祥的看了半天,一边擦着泪一边说道,“不过也变的更漂亮了,到底是长大了。”

    给人的整个感觉都不一样了。

    “嬷嬷要一直这样站在这里么?”筱暖强压住内心的酸涩,调皮的一笑,“快进屋吧。”

    进了屋,赵嬷嬷没有坐下,“我这一身都是灰尘,得先去洗漱下才成。”

    筱暖自然没有意见,立刻唤了紫苏让人去备水。

    在净房之中,赵嬷嬷看了看指挥丫鬟们添水的紫苏,“将姑娘最近的事情跟我说一下。”

    虽然刚才只是一会的时间,但是她能感觉到她家姑娘真的不一样了,长大了。

    那是她捧在手心里呵护着的姑娘,不知道受了多少罪,才让她突然之间成长起来。

    紫苏想了想,将最近发生的事情捡了重要的说了说。说完之后,有继续说道,“如今嬷嬷回来了,我们也终于有了主心骨了。”

    等见到了筱暖,赵嬷嬷依旧朝着她行了个礼,“奴婢谢谢姑娘的挂念。要不是姑娘送的那些个补品,老奴也好的没有这么快了。”

    “嬷嬷说的这是哪里的话?”筱暖扶起她,“嬷嬷以后切莫再这样了。”

    扶着她坐下之后又说,“两个奶兄那里我都有安排,嬷嬷尽管放心。”

    “姑娘……”几句话已经将赵嬷嬷的眼泪又一次的勾了下来,“姑娘真是长大了。”

    从前,像这些庶务,姑娘可是厌烦的很。

    赵嬷嬷的归来,木槿苑在她的管理下,更是如铁桶一般水泼不进。

    “还是打听不来么?”

    这边,孟玉娆的院子里,孟玉娆一脸阴郁的望着跪在地上的丫鬟。

    “姑娘,自从那赵嬷嬷回来之后,木槿苑里便再也打探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来了。”丫鬟紧张兮兮的说道,“奴婢也不敢太贸然,万一让对方察觉……”

    孟玉娆厌烦的挥了挥手。

    待丫鬟走后,孟玉娆狠狠的将手中的杯子摔在地上。

    她虽然不知道公子要这些消息有何用?但是这也是公子对她的信任,她要完成不了,如何再获得公子的宠爱?

    想到这些,她就感到好无力。

    还有没多久就要到约定送她走的时间了。

    公子说他会想办法,也不知道能不能办成,她可不想就这样灰溜溜的回武里。

    不行,也不能只依靠公子。

    这些年寄人篱下的生活,让孟玉娆感受到:靠人不如靠己。

    如果没有了利用价值,想必公子对她的宠爱也很快就要到头了。

    莫非真要动用那个暗棋?

    孟玉娆在屋子里转了几转,最终还是决定从别的地方先下手。

    至于那颗暗棋,一定要用在最有用的地方。

    “翠娟,进来。”招来贴身丫鬟,在她耳边如此这般的吩咐了一通,孟玉娆才舒心的坐在铜镜前,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公子,公子。”

    悠麻求收藏、推荐、评价啦!新人上青云不易,请大家多支持!么么哒~~~~

    i954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