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七章:运气

    (第一次上青云,好鸡冻!亲们有票票的记得支持一下悠麻哦!谢谢,谢谢!撒花~~~~)

    来这古代,筱暖几乎一直都在内院,鲜少出门,也没有什么娱乐可玩。这是首次参加这样大型的宴会,再加上才子佳人养眼的表演,筱暖看的是如痴如醉。

    不一会,紫堇回来了。

    并且带着一副很大八卦的表情回来了。

    “回去再说吧。”

    结果被筱暖的一句话,立刻憋的脸都发红了。

    姑娘怎么这样啊?

    紫堇幽怨的看了一眼正津津有味的欣赏节目的筱暖,很内伤的站在她后面默默的画圈圈了。

    只是她家姑娘此刻正被台上王雨嫣和赵锦晗的表演深深的吸引,一副很是陶醉的样子。

    根本就没有瞧她一眼。

    “长公主殿下。”就在表演全部结束之后,楚云偲站了起来。

    一身浅绿色的烟云蝴蝶裙,一头乌黑亮丽的青丝绾了一个花髻,斜插镶嵌珍珠碧玉簪子,动作间珠玉擦过那花容月貌出水芙蓉般的面容,煞是动人。

    “小女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公主殿下能够答应。”

    “楚姑娘有什么要求?说来听听。”对于京城里最近的传闻,长公主自然也是知道的,如今见楚云偲站了起来,也是很好奇。

    楚云偲朝着筱暖这边看了过来,微笑着说道:“小女前些日子刚学会了一种舞蹈,想要表演给公主殿下,还望殿下笑纳。”

    话音刚落,筱暖便感觉四周迸射过来的目光,有打量,有讥讽,有担忧……

    我类个去……

    不就是这个楚云偲也要表演舞蹈么?怎么大家看她的眼神这么怪异。

    “哦?那本宫今日可是有福了。”长公主笑了笑说道。

    “不知道能否请宋大公子为云偲配乐?”她朝着宋墨城淡然行礼,眼神娇羞的望着他。

    噗噗……

    筱暖顿时明白了刚才楚云偲眼神中迸射出来的嫉恨。

    原来原因在这厮身上。

    自己被牵连的何其无辜啊!

    见宋墨城皱着眉头不答,楚云偲娇弱的站在那里又福身说道,“宋公子……”

    “宋某不才,怕是难堪大任。”宋墨城冷着脸,“姑娘还是找别人吧。”

    这辈子,他再也不想同楚家的人有任何牵扯。

    只是宋墨城这样想,别人可不这么想。

    “既然楚姑娘有求,宋公子就应了下来吧。”旁边的人劝道。

    只是见宋墨城依旧一副无动于衷并且释放冷气的样子,便住口。

    “是云偲让公子为难了。”楚云偲见状,福礼说道。

    “请允许云偲下去换件衣服。”她朝着主位上的长公主继续说道。

    少顷,便见一红衣女子走了进来,她的身前,绑着一个长鼓。

    大厅里的人被这妆扮都惊讶到了,但台上的女子却丝毫没有没有觉察到。

    随着音乐的想起,也优雅的跳起了舞步。

    边跳边敲鼓,身,鼓,舞的神韵融为一体。令人赏心悦目,兴奋异常,开始的拍子很慢,后来节奏逐渐加快,跟着鼓的拍子想要一起跳动,到最后又戛然而止,使人热血沸腾,非常激动人心。

    就连台下的人都忍不住的想要合着那鼓点一起动起来。

    特别是那最后的一边敲着鼓一边旋转,更是让人惊叹,稍微有点舞蹈常识的都知道,楚云偲这连着好多下的旋转,没有一定的舞蹈基础是做不来的。

    宋墨城怎么也没有想到,楚云偲会跳出这么慷慨激昂的舞蹈。

    但见舞台上的女子喘着气跪下来行礼。

    “好,好,真是太好了。”长公主一边鼓掌一边说道,“楚姑娘这是什么舞?”

    “回殿下,此舞为长鼓舞。”楚云偲眼神里满满的得意之色。

    筱暖微微一笑,却见坐在长公主旁边的王雨嫣一脸愤恨。

    本来这场百花宴的压轴是她和赵锦晗的琴瑟和鸣,偏偏被这个突然而来的楚云偲给破坏掉了。

    “舅母,”王雨嫣甜甜一笑说道,“这位想必就是兴国公府的楚云菲楚大姑娘?”

    台上正等待着长公主赏赐的楚云偲一愣。

    “家姐……有恙在身,故而让云偲代为参加百花宴。”随即反应过来,福身回答道。

    “楚云偲?哦,莫非你就是楚家的那个庶女?”王雨嫣瞪大了双眸,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兴国公府真是厉害,连个庶女都培养的那么好。”

    弦外之音便是:兴国公府嫡庶不分,连个庶女都能跑到百花宴上嚣张。

    要知道,百花宴的帖子都是下给嫡女的,即使有庶女来,也不会参加才艺表演的。

    “好了,赏。”长公主拍了拍王雨嫣的手,吩咐道。

    一个‘赏’字,自然得到的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更是没法跟筱暖得的‘紫韵’相比。

    楚云偲跪谢,低头的瞬间,脸上一闪而过的阴狠。

    筱暖心里乐翻天,王雨嫣这到底给自己拉了多少仇恨?

    刚才表演的过程中,但凡赵锦晗流露出一丝的欣赏,她都要将表演者讥讽一番,都不知道她给自己拉了多少仇恨过去。

    不过令筱暖吃惊的是,楚云偲居然将长鼓舞跳的这么好?莫非她真同自己是老乡?

    因为她看过南燕国志,这个朝代并没有关于长鼓舞的记载。

    但是今天见楚云偲的感觉又有些不像。

    还有孟玉娆出去了那么久,到底是去做什么了?

    筱暖娥眉轻微皱起,陷入沉思。

    “姑娘,”紫堇轻轻拉了一下筱暖,但见孟玉娆一脸娇羞望着门口发呆。

    筱暖顺着她的眼神看了过去,只见几个身影走了出去,但不知道她看的是谁?

    不过转而一想,前世柳玉淳能让孟玉娆那么疯狂的不惜祸害她唯一的靠山李家。

    这一世,莫非还会如同前世那般,那么疯狂的痴恋柳玉淳?

    等上了马车,筱暖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想法。

    孟玉娆一直望着手中的锦帕发呆,那异样连一旁的李筱欣也觉察到了。

    “表姐,你怎么了?”李筱欣看了她一眼问道,“怎么魂不守舍的?”

    “啊?没有,没有什么。”孟玉娆眼神躲闪,“就是在想今天的表演怎么会如此精彩。”

    哼……李筱欣低哼了一声。

    别把人都当傻子。

    她可是知道,她宴会中途可是偷偷跑出去了很长时间,回来就开始不一样了。

    马车里突然陷入了一阵宁静。

    没一会,车便停了下来。

    “姑娘,”紫堇在外面说道,“楚姑娘过来了。”

    筱暖打开帘子,便见楚云偲带着丫鬟款款而来。

    “李六姑娘,”楚云偲笑着说道,“那人的消息能否透露一点?”

    “这……”筱暖脸上出现恰到好处的为难和柔弱,“我真的已经答应她不能说的。”

    “可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子?”楚云偲突然说道。

    见筱暖露出惊讶的模样,心中了然。

    “对了,下一年的百花宴,不知道你还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说完转身离去,独留下一马车的人茫然的望着她的背影。

    这一届的百花宴,因为她和筱暖不相上下,所以最终谁也没有得到那个奖励。

    而楚云偲因为有王雨嫣的打岔,得的赏赐并不能跟筱暖的紫韵相比,所以这一届,还算筱暖赢了。

    这就走了?

    几个意思啊?

    啊啊啊啊!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