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五章:法源寺

    安稳了半个多月,终于出来了。

    筱暖淡淡一笑。

    孟玉娆略略低下头,声音绵软的应道,“姐姐是来道歉的。”

    说完,不等筱暖反应,便直直的跪了下来。

    “六妹妹,看在咱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求你原谅姐姐吧。”

    态度谦卑,声音诚恳。

    惹得院子里的丫鬟们都好奇的望里面张望。

    筱暖看着跪在地上的孟玉娆,唇角扬起一抹讥讽,“孟姐姐这是何故?”

    可是下跪成习惯了?

    她自然是没有忽略孟玉娆下跪那一霎的阴狠表情,虽然只是一瞬,但被一直观察着她的筱暖给扑捉到了。

    还是以为她会像前世那般的见到她哭就原谅她?

    本来以为经过那天正厅的事情之后,孟玉娆能够明白一点,没想到却依旧如此。

    筱暖现在看到孟玉娆,心情已经不会再如刚来时那般愤怒了。

    这种人就要温水煮青蛙般的好好玩些日子,她想看看她到底能折腾到什么份上?

    站的越高,才会摔的越惨。

    死,往往是最好的结果。

    “你以为你做过的事情,是简单的一句原谅就可以的么?”她说的风轻云淡,但听在别人耳朵,却是感到无比的沧桑。

    跪在地上的孟玉娆一愣。

    其实她今天来也就是一个姿态,可并没有寄希望筱暖的原谅。

    她这么做,只是给外人看,她孟玉娆知错能改。

    “你也知道这件事谋后真正的主谋是谁?”心里知道,但是一直将筱暖揉搓与鼓掌之中,心里还是存了一丝的幻想,“为何就独独要为难我这个孤女?”

    “我这么努力的想要融入到这个家里,”跪在地上的人儿哭的凄惨,“可是你们那个可曾正眼看过我?”

    “不,你错了。”筱暖打断了她的控诉,“心里阴暗的人,看什么都是灰色。”

    李家对她可以算是仁至义尽。

    “紫堇,还不赶紧将表姑娘扶起来。”筱暖淡淡的飘过一句之后,端起茶盅慢慢的喝起茶来。

    紫堇心里暗自讥讽,不过还是将她扶起来,“表姑娘,奴婢还真没瞧出来您这是过来道歉的。怎么看怎么像是在抱怨我们家姑娘欺负你?这要是传出去,我们姑娘的名声可就毁了。”

    被扶起来的孟玉娆身子一僵,好像感觉自己被扒光一般,心中的算计都被别人看在眼里。

    自从那日孟玉娆失魂落魄的走了之后,筱暖的日子便真的安静了下来。

    “姑娘,这是杜老给您的书,”紫堇抱着一沓书走了进来苦哈哈个脸说道,“并且要你一个月之内看完。”

    这么厚一沓,一个月?

    紫堇觉得她眼睛都开始冒金花了。

    姑娘还真是辛苦,又要跟着杜老学医术,过些天教养嬷嬷来了还要开始学礼仪。

    筱暖到底还是拜杜老为师了,只不过是私下拜师,并没有广下帖子,所以知情的,也就那几个人。

    而且正如廖氏说的,她云山李家的嫡女,是不需要抛头露面的去给人看病的,但是该有的礼仪却是一样都不能差的。

    至于教养嬷嬷,听说之前是在宫里当差退下来的。

    筱暖闻言点点头,拿过一本书去了书房。

    到了下午的时候,周欣欣的丫鬟上门来,提醒筱暖明天跟她一起去法源寺。

    筱暖拍了拍额头,要不是周欣欣使人过来,她还真忘记了这个约定了。

    估计到时候周欣欣会和自己友尽吧。

    第二天一大早,周欣欣便过来接筱暖,在两人出门的时候,居然遇到李筱欣和孟玉娆。

    看着两人的样子也是出门。

    李筱欣自从方子那件事之后,就一直没有出现在筱暖跟前。

    筱暖对于她的这种觉悟还是挺满意的。

    在筱暖看来,李筱欣虽然多次被孟玉娆利用,但是骨子里也就是个被郭氏宠坏了的小破孩,本质还是比较善良的。

    “七妹妹,孟表姐。”筱暖福了福身子,礼数周全。

    “六姐姐。”李筱欣略带尴尬了看了一眼筱暖,见她微笑着看过来,心中一阵的烦躁,随便行了个礼就上了她的马车。

    “你这个妹妹这是怎么了?”马车上,周欣欣望着吃着蜜饯的筱暖,有些扶额。

    有个妹妹这样对她,她居然一点都不生气?

    “谁知道呢。”筱暖喝了一口茶,表情很是惬意。

    不得不说,周欣欣家的这个马车还是很舒服的。

    不行,她的马车还得再改良啊。

    法源寺坐落在云山最高的一处山脉,山峰秀丽,景色宜人。附近有观日峰、百丈崖、天桥瀑布以及那最著名的木槿园,吸引了除了香客之外的无数文人墨客。

    听说要去法源寺,筱暖本来是不同意的。

    她可没忘记那个别扭的少年就是和自己五哥一起在法源寺习武呢。

    但是架不住周欣欣的死缠烂打兼卖萌许好处,才答应了同她一起来。

    跨过了庙前那一千个台阶,筱暖和周欣欣已经是气喘吁吁香汗淋漓了,红扑扑的脸蛋甚是讨人喜爱。

    台阶之下是热闹的集市,台阶之上,是庄严肃穆的古刹。

    “你这丫头,就是调皮,”周夫人点了一下周欣欣的额头,“去跟暖丫头更衣吧。”

    因着提前打了招呼,所以法源寺早早的便将厢房预留好了。

    梳洗一番之后没多久,便有丫鬟报说张侍郎夫人来拜访周夫人。

    两家都是侍郎府,不过周侍郎是在吏部,而张侍郎是在礼部而已。

    筱暖听到之后,便和周欣欣去了屏风后面。

    “周姐姐,”声音很温柔,听着很舒服,“煜儿,来见过你周伯母。”

    “侄儿给伯母请安。”

    筱暖透过屏风瞧瞧的望过去,只见一男子一身江水海蓝的锦缎长袍,星眸隐隐含笑,让人感觉谦谦有礼。

    这便是前世周欣欣那个未婚夫张侍郎的嫡子张永煜。

    她不由得对周欣欣点点头,并且笑容揶揄。

    周欣欣害羞的瞪了一眼筱暖,手里的空谷幽兰绣帕是扭了又扭,脸颊更是窘红一片。

    “周姐姐,”筱暖推了推她,“怎么样?我刚才看那张家公子可是对你挺满意的。”

    两家本来都有意结亲,所以周欣欣也被请了出去同张永煜见了一面。

    筱暖当时留意了一下张永煜的表情,见天眉目之中都是柔意,想必对周欣欣也是很满意的。

    “去你的,”周欣欣害羞的顿了一下足,“以后等你相看的时候,看我怎么羞你。”

    南燕国风气要开放一些,有意向结亲的两家人,男女双方是可以提前相看的。

    筱暖上前刚要作势打她,便觉得身后一阵的冷意。

    她不由的回头,结果就对上了那双冰冷的双眸。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