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一章:脱罪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槿园春》更多支持!

    明明已经是春暖花开的季节。

    跪着的两人却犹如在冷冽的寒风当中,冷不丁的打个哆嗦,背脊蹿过一阵寒意。

    再抬眸时。

    三太太已面色温和,只是配上那肿着的嘴唇,显得有些滑稽。

    “既然暖丫头将你们送来,”三太太眉眼一扫,“那你们就去表姑娘院子吧。”

    当初的主意是她提出来的,那么这个黑锅便由她来背吧。

    就在两人被送过来的时候,三太太便知道自己彻彻底底的败了。

    而对于提出这个法子的孟玉娆,也被三太太深深的厌恶上了。

    以前看这个侄女是怎么看怎么乖巧,长的也标志,以后靠着她们李府,帮她找上一门不错的夫家。

    那这个侄女还不得死心塌地的感激她这个姨母?

    三太太这几年身子一直没动静,她私下也吃了很多药,还是不起作用。想着自己的这个侄女好了,以后也能帮衬着李筱欣。

    只是没想到,这侄女心思好像有些大了,都差点脱出她的掌控。

    她记得在筱暖的院子里,只安排了一个人,如今却是有两个人。

    另外那一个,她偶然知道那是和孟玉娆屋子里的二等丫鬟是同乡。

    “太太,”门外传来的丫鬟的禀告声,“老爷子使人来换您去寿安堂一趟。”

    来了。

    三太太手一紧,挑了挑眉,招来了心腹婆子,如此这般的在耳边吩咐了一通之后,才站起来走了出去。

    此时的寿安堂了,老夫人如坐针毡。

    主位上的老爷子自从进来撇了她一眼之后,就再也没有正眼看她。

    老夫人觉得自己很悲催,她觉得自己跟二房所有人都八字不合,今天明明就是让孙女来聊天的,怎么演变成现在这样。

    好像是要惩罚三房。

    可是三房明明也是受害者呀。

    瞧老三媳妇和欣丫头那脸肿的,千万可别破相呀。

    屋子里静的出奇,老夫人是越发的坐不住了,她看了一眼李青安,刚想要朝他使眼色,便觉得自己身边一冷,老爷子淡淡的瞧了过来。

    这一瞧,差点没把老夫人的心给吓跳出来。

    筱暖窝在廖氏的怀里,看着祖母吃瘪的样子,将脸埋下,肩膀一耸一耸的。

    没一会,三太太便来了。

    “老爷子,”三太太以来,就跪趴在地,“媳妇有罪呀。”

    说完便用手帕擦起眼泪来,只是好像特别的伤心,那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媳妇那侄女也是一时起了贪念,因着前些日子和欣儿拌嘴,怕我生气,才想出了这卑劣的手段,”表情相当的痛恶,“媳妇也是接到她送的东西,才直到原来她居然如此胆大。”

    “二嫂,暖丫头”,说完又朝着廖氏这边,“你们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她年幼,又惨遭家变,没有父母双亲教导,才犯下如此大错。”

    总之,三太太过来过去的意思就是,这件事全都是她那个惨遭家变,没有父母教育的侄女孟玉娆一时贪念做下的。

    她自己一点都不知道。

    等孟玉娆将东西送给她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

    至于说这都好几天了,为什么不早些来道歉?

    因为自己形象有问题,不敢出来吓人啊。

    言而总之,总而言之。

    三太太为了脱罪,也是醉了。

    一番的唱念,愣是把老夫人的眼泪也给带了下来。

    噗噗……祖母,您的泪点到底有多低?

    “三婶,”一直窝在廖氏怀里的筱暖站了起来,“这个是筱暖的手帕,借给三婶用吧。瞧你那手绢,怎么越擦眼泪越多了?真是不抵用啊。”

    三太太擦着眼泪的手一顿,尴尬的撇了撇嘴,“还是我们暖丫头心善。”

    她是心善了。

    她就是觉得用沾了辣椒水的手帕擦眼泪,看着瘆的慌。

    她都能感觉到自己眼睛火辣辣的疼了。

    老爷子淡淡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三太太,要是当初态度坚决一点,想必老三也不会像如今这般没出息吧。

    “老夫人,表姑娘来了。”外面的丫鬟禀告了一声。

    孟玉娆进来的时候,先是可怜兮兮的望了一眼筱暖。

    筱暖心中微愠。

    nnd,要不要这么小白花?

    这装可怜的看着她是几个意思?莫非是想她原谅?

    “玉娆表姐,”筱暖眸子里慢慢的悲色、失望,“三婶说是你收买了我院中的人,偷取了我的方子么?”

    孟玉娆一滞,她本来计划的是一进来就装柔弱、装可怜,博取同情,这样她就能度过一劫。

    只是没想到有人比她还快。

    “你想要那些方子就说呀,”筱暖低下头,想起前身的种种,眼泪不自觉的就出来了,“妹妹以前什么东西没有让过你?”

    “就像你手上戴着的这支翠玉镯子,祖父得了赏给了我,”说完又歉意的看了一眼老爷子,“你说喜欢要戴几天,筱暖还不是一样给了你戴到了现在。”

    年前,老爷子偶然得了一支镯子,成色特别好,正逢筱暖生日,老爷子便将这翠玉镯子送给她做生日礼物。

    没想到她还没戴,孟玉娆过来的时候瞧见了,就可怜兮兮的望着她,说她好羡慕筱暖有这么多疼爱的人。

    前身最见不得的就是她那可怜样,想也没想的就把镯子给了孟玉娆。

    后来又被李筱欣故意说给了老爷子,说筱暖将他送的生日礼物转手就送给他人。老爷子因此还生气筱暖了好几天。

    果然,筱暖说完,老爷子及李青安几个看孟玉娆的眼神就有些不一样了。

    孟玉娆被筱暖这么一说,已是满身的大汗,紧张的不行。

    怎么几天没见,六妹妹的嘴皮子变得这么厉害了?

    只是筱暖说的都是事实,她现在已是百口莫辩了。

    “前些日子,儿子还见到武里的孟三爷了。”一旁一直没说话的李青安开口说道,“玉娆丫头如今也大了,再待在咱们附上恐怕会耽误了婚事。”

    看了一眼摇摇欲坠的孟玉娆,李青安皱了皱眉。

    “嗯,一笔写不出两个孟子。”老爷子点点头,“老大,回头你……”

    “老爷子,”孟玉娆跪着上前了几步,“玉娆打小就生活在李府,这里已经是玉娆的家了,求老爷子别送玉娆走。”

    孟玉娆此刻心中大急,她频频的像三太太使眼色,结果对方都装作无视。

    离开李府,回到破烂不堪的孟家,她还能找到什么好的姻缘?(小说《槿园春》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