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九章:秘方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槿园春》更多支持!

    廖氏对于老夫人提议一起开铺子的说法很直接的就给拒绝了。

    为此,老夫人越发的不待见廖氏,却也无可奈何。

    三房里,李筱欣得到消息之后,便急忙跑到了郭氏的房里。

    “娘,您不是说有办法的吗?怎么二伯母还是没同意?”当时三太太可是很肯定的跟自己的女儿保证了的。

    “娘也没想到那廖氏居然这么难缠。”三太太郭氏在人后从来都是‘廖氏’的称呼,“有大把的银子,却也能忍得住不上钩。”

    芙品轩的糕点有多么让人眼红,那可是日进口金的。

    “娘,我不管。”李筱欣噘着嘴,“您一定要将那方子弄过来,这样,女儿以后在夫家也能直起身子。”

    “而且,女儿觉得二伯母那里肯定还有很多这样的方子。”李筱欣想起孟玉娆的话,靠在郭氏身旁低声说道,“要是都能归咱们所有,那以后娘在这李府里也就不用这么受气了。”

    凭着那些秘方,还愁手上没有银子?

    有了银子,也就有了人缘,到时候那些人还不得可劲的巴结着她们?

    木槿苑里,筱暖也正忙碌的指点着丫鬟们将自己的房间重新布置了一番。

    “墨兰,你手上的那个盒子,”筱暖指指墨兰,见她疑惑的望着自己,“对,就是那个盒子,拿过来。”

    接过盒子,筱暖财迷般的望着那不起眼的盒子,用手绢擦了又擦,“紫堇,这个宝贝可得收拾好了。”

    “姑娘,这是……”紫堇好奇的问道。

    筱暖招招手,在她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话,末了还慎重的点点头。

    整的这么神秘兮兮的,一旁的墨兰撇了撇嘴,不过还是聚精会神的仔细听着。

    无奈,两人声音实在有些小,她也听的不是很准确。

    等到了晚上,紫堇服侍着筱暖睡下之后,有些踌躇的站在床边。

    “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要那样做?”筱暖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紫堇。

    这个丫鬟性子就是直,也藏不住话,如果今晚不告诉她,指定晚上睡不着呢。

    不过还好就是对她这个主子藏不住话,其他人要是想从她嘴里套话,那可是一句也套不出来。

    “姑娘是怀疑咱们院子里出了奸细?”紫堇小声的问道。

    姑娘小声的跟她说那是一些方子,让她保管好。

    按说这么重要的东西应该由细心的紫苏保管,但是姑娘却给了她,并且让她仔细观察当时屋子里每个人的神情。

    她虽然做事大条一些,但不是个蠢的。

    只是姑娘都这么明显了,还会有人上当么?

    “金帛动人心啊!”筱暖侧过头看了一眼紫堇,“让你办的事情都办妥当了吗?”

    紫堇点点头,眼神里闪过些许兴奋好奇,“姑娘,如果真要有人动了里面的东西,会是什么结果?”

    紫堇的八卦心里已经完全被筱暖调了出来。

    “这个嘛,天机不可泄露,等到那时你就知道了。”见紫堇一副委屈样,筱暖又继续说道,“不过绝对很精彩,提前说了就不好玩了。”

    “嗯,好,姑娘。”紫堇点点头,“我这几天一定好好监视。”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转身去睡觉了。

    筱暖“……。”

    她还不困,想聊会天好不?

    这样又过了一天,傍晚的时候,紫堇神秘兮兮的过来告诉筱暖,她看管的铁盒子不见了。

    到了晚上,便传出来三房的三太太和七小表姑娘突然得了一种怪病。

    脸和手都红肿的厉害。

    跟着,贴身的丫鬟也开始红肿,只是肿的没有那么厉害而已。

    李府里,因为这件事情变得紧张起来。

    不过还好就只传染给了那几人贴身的丫鬟之后,便再也没有人被传染。

    “暖暖,你是怎么做到的?也是你梦里梦到过的情景?”

    枫林苑里,廖氏听完丫鬟的禀告,好笑的望了一眼安静坐在一旁喝茶的女儿。

    对于自己会做甜点这些,筱暖告诉廖氏,因为有一天晚上,自己梦见一阵金光,然后脑袋里就出现了这些印象。

    “这可真是大快人心。”见筱暖点点头,廖氏也没有再细问。

    筱暖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不过她们后面会怎么样?严不严重?”廖氏又担心的问道。

    “不会啦,女儿只是想要教训她们一下,过些天就好了。”筱暖捏了一口点心。

    只要她们能忍住不要乱抓就好。

    而且她院子里的人也正好清理清理了。

    此刻郭氏的院子里,显然没有枫林苑这般的温馨宁静。

    “狼,好痒、好疼啊!”李筱欣尖锐的吼着。

    “乖,别抓,仔细留疤了。”一旁的郭氏虽然也很难受,但是还是安慰着李筱欣,“太医马丧就来了。”

    嘴巴肿的话都有些说不清楚。

    不过李筱欣还是忍不住的想要挠,偏在嘴唇上又不好动手,只能开始用牙咬了。

    一旁的孟玉娆也好不到那里去,只是她这个人比李筱欣能忍,再加上听郭氏说可能会留疤,就更不敢乱动了。

    “姨母,你舌会不会四六表妹?”孟玉娆咬着舌头说道,“偶们去求求她?”

    她也不想破相啊!

    郭氏一想,还真是有这个可能。

    “求她?”郭氏使劲甩甩手,“那还不……等于告诉她四偶们拿她的东西?”

    所以这个暗亏只能她们吃。

    “狼,偶去求求……姐姐,她肯定……会给偶们的。”李筱欣此刻那还想着要用那些秘方来在未来婆家站住脚跟呀,“偶要四破相了,还怎么嫁人?”

    她只想着从筱暖哪里拿到解药之后快点好起来,千万不要破相了。

    郭氏一想,也是,于是急忙去派人请筱暖过来。

    “三婶和妹妹病了,按说作为晚辈和姐姐是要去探望的。”筱暖一边欣赏着昨天紫苏给做的新指甲,一边懒散的说道,“只是祖父已经发话了,不许任何人去探望。”

    “再说,三婶这病,谁去看也没用。”

    丫鬟见筱暖一点要去的意思也没有,也不敢说什么,只好离开。

    “谁看也没有?狼,她舌的那是什么意思?”李筱欣紧张的问道,“狼,我不要破相。都是你!”

    肿着的手指向孟玉娆。

    “都是你这个害人精,要不是你私下挑唆,我和狼才……”李筱欣此刻恨不得上去抠她几下才解恨。

    “姨母……。”孟玉娆可怜兮兮的望着郭氏。

    “好了,”郭氏转过头看了一眼各种难受的女儿,“以后没死,就表粗你的院子了。”

    这就是变相的禁足了。

    孟玉娆没有说什么,头低了下去,掩饰了一扫而过的狠毒。

    令筱暖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这一番举动,居然将隐居多年的神医杜仲也给吸引了过来,并且因此与他结下不解之缘。(我的小说《槿园春》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