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八章:日进斗金

    “六姐姐可是不疼欣儿了?妹妹不过是想要和姐姐一起孝顺祖母罢了。”李筱欣撅着嘴巴,一副欲哭要哭的表情。

    纳尼?

    这是什么节奏?

    刚出寿安堂的时候可是一直瞪着她的,恨不得吃掉她的样子,怎么没一会就变脸了?

    如今这表情是快哭了吗?

    筱暖不由得看了一眼李筱欣身后的孟玉娆,定是她又跟李筱欣说了什么,才让她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

    不得不说,筱暖真相了。

    孟玉娆告诉李筱欣,她们三房可是没有什么膳食方子,如果能拿到那方子,以后放眼整个京城,李筱欣想要打入名门贵女之流,那绝对不在话下。

    有这两道甜点做敲门砖,何愁那些贵女不和她交往?

    不过看筱暖这样子,手上应该还有别的方子,如果今天的能拿到手,那说不定这些方子就都到手了。

    而她孟玉娆或许可以凭借这些方子干自己想要干的事情了(当然这句话是孟玉娆自己心里说的)。

    筱暖看了一眼眼前的两个人,对于她们心里打的如意算盘自然一清二楚。

    前世,可不是李筱欣或者孟玉娆如此这般可怜兮兮的哭一哭,她便妥协了。

    只是这一次,她们却是打错了算盘。

    “欣儿怎么了?”筱暖故作惊讶的说道,“可是那里不舒服?乖啊,姐姐这里有糖吃。”

    说完,便从自己随身佩戴的荷包里掏出两颗糖来。

    “呶,很好吃的。”筱暖将手中的糖塞到她们两手上,“吃了保准什么好心情都有。”

    见两人呆呆的不动,筱暖又从荷包里拿出来一颗放到自己嘴里,并甜甜一笑,“果然心情很美丽呀。”

    说完,便带着丫鬟们头也不回的走了。

    “哈哈……姑娘,您今天真是太棒了。”紫堇笑红了脸说道。

    刚才姑娘给七姑娘糖吃,那表情就跟逗小孩一样。

    瞧七姑娘和表姑娘那痴呆样,就好想笑。

    她差点憋成内伤,还好姑娘只停留了一下,不然她和紫苏肯定会破功的。刚才她也看到紫苏肩膀一耸一耸来着。

    不过很快,紫堇就笑不出来了。

    “呶,给你也吃块。”

    紫堇,“……。”

    “六姐姐,这是……。”走了?还是自己刚才眼花了?李筱欣显然还没有适应过来。

    不过看到手中捏着的糖块,才确定刚才的事情是真的。

    这个六姐姐真的不一样了。

    李筱暖心中如此说道。

    寿安堂里。

    老夫人躺在榻上跟着陪她多年的杨嬷嬷闲聊,“暖丫头你怎么看?”

    杨嬷嬷拿着个美人锤给老夫人捶腿,忙低下头,“姑娘们的事情,奴婢不敢妄议。”

    “你这个老货,让你说,你就说。”老夫人依旧闭目说道。

    杨嬷嬷头垂的低低的,恭敬道,“奴婢瞧着,六姑娘自从假山上掉下来变了许多。”

    “哦?”

    “奴婢瞧着比以前沉稳了许多。”杨嬷嬷继续捶着腿说道。

    “是啊,倒是因祸得福了。”而且还精明圆滑了许多,只是她依旧对她喜欢不过来,“欣丫头的性子还得再磨练磨练。”

    “七姑娘性子活泼,到底是跟老夫人亲。”杨嬷嬷自然知道老夫人心中还是不喜二房疼三房,这些年性子又左,根本听不进去劝。

    她也只能在心底暗暗叹气,顺着老夫人的话说。

    “行了,我心里有数。”老夫人拍了拍杨嬷嬷的手,刚坐了起来,便听见外面丫鬟给三太太郭氏请安的声音。

    “母亲,”郭氏进来见杨嬷嬷正要扶着老夫人起来,顺手接着老夫人,扶她站了起来。

    “刚三爷从外面使人送回来一盒马蹄糕,说是芙品轩新出的,让母亲尝尝。”郭氏说完将食盒里面的糕点拿了出来。

    “母亲可是不知道,那送食盒的小厮说,这可是三爷一大早排好长队才买到的。”郭氏说完忍不住‘啧啧’了两声,“听说那芙品轩现在可是日进斗金了。”

    老夫人显然是将她的话听进去了,郭氏心中暗暗一笑,“媳妇听说暖丫头那里有新鲜的方子?昨儿欣儿吃的都赞不绝口。”

    “嗯,那个叫什么‘水馒头’的,是不错。”老夫人想起昨日送来的东西也是点头。

    “母亲,您说让二嫂将那方子开个铺子,咱们跟着入股,怎么样?”郭氏靠过去,低声说道。

    芙品轩的糕点有名,有特色,是众所周知的。要是她们也开个有特色的糕点铺子,说不定也会和芙品轩一样。

    郭氏光是一想,就好像看到满满的银子在想她招手。

    自然,郭氏也是有脑子的,不然这么多年,也不会把老夫人哄的满心满眼都偏到三房。

    “可是,那毕竟是你二嫂的陪嫁。”老夫人犹豫的说道,她可不想临老被人说侵占媳妇的嫁妆。

    “姑母,咱们入股呀,这大头还是二嫂的。”郭氏是老夫人娘家侄女,私下里,也会经常喊老夫人‘姑母’。

    “只怕你二嫂会不同意。”老夫人想了想。

    这些年,她一直和这个二儿媳妇不对盘,廖氏也只有初一十五来请安。前年,她曾赏了两个丫鬟给老二,结果被老二一转身,转手送给了老太爷。

    她和二房的关系也更加冷淡。

    “姑母,您是她的婆母,您发句话,想必二嫂一定会遵从的。”郭氏笑着递给老夫人一杯茶,“咱们又不是要她把方子交出去,只是让她开个铺子大家一起挣钱,我想呀二嫂手上肯定还不止这一个方子呢。”

    郭氏自然知道自己的这个姑母兼婆母的顾虑,继续下狠药。

    “嗯,容我再合计合计。”老夫人终于还是松了口。

    郭氏见状也是松了一口气,有老夫人出面,想必那个二嫂一定会答应的。

    而这边,廖氏听到丫鬟的禀告之后,讥讽的一笑。

    很多方子?

    她也没想到筱暖对于吃食上面这么有天分,本来还以为她是瞎胡闹,没想到还真是给做成了。

    只不过那是女儿的东西,她这个做娘的怎么也要为女儿捍卫好。

    “娘,既然那些人想要,就给她们好了。”筱暖懒散的窝在廖氏的怀里,“以后女儿再想一些好吃的孝敬娘。”

    方子不方子的,筱暖还真没有放在心上。再说这又不是她创出来的。

    “你这丫头,”廖氏用手指点了点筱暖的额头,“还以为变精明了,怎么还是这性子?”

    “吃亏是福嘛。”筱暖一双杏眼笑嘻嘻的望着廖氏。

    “这可不行,那些人的胃口可是大着呢,”廖氏嗔了筱暖一眼,“胃口大了可不好。”

    “娘,您就放心吧,女儿醒的。”

    筱暖点点头,继续懒散的躺在廖氏的怀里。

    这一世,她可要好好的享受生活。

    至于那些想要气坏主意的,她必将让她们后悔惦记上她的东西。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