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章:争执

    李府,筱暖跪在地上,低头听着内侍传旨。

    那内侍如同前世电视里面的尖着嗓子的人一样,抑扬顿挫的念着圣旨。

    筱暖却觉得如同在梦里一般。

    从云王府回来,她一直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没有想到,自己仅仅是遵从医德,却收获了这么大的回报。

    “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筱暖跪拜后站起来,从内侍手里接过圣旨。

    “有劳公公。”李青韬已经上前,将早已准备好的荷包悄悄送上,“公公请里边喝茶。”

    “李山长客气,”内侍笑着接过荷包,“咱家还要回去复命,茶嘛留着以后再喝吧。”

    他奉命传旨的次数多了,那些腿脚发抖,双手打颤接圣旨的老臣不知多少,像筱暖这个年纪能做到沉稳大方这点,很是难得了。

    云王爷果然好眼力。

    筱暖被云王爷收为义女,惊了很多人,也打乱了很多人的计划。

    “哥哥,”古滢玫望着呆坐在书房半天不动的古一世,担忧的说道,“你怎么了?”

    自从哥哥知道筱暖被册封为县主,就一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有半个时辰了。

    “哥哥?”古滢玫上前推了推他,“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

    她自然知道自己哥哥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偏偏娘怎么都不同意。

    哥哥那么孝顺,夹在两人中间左右为难。

    在她认为,筱暖性格又好,长得也漂亮,家世背景都不错。很多人家都打她的主意。

    只是,偏偏到了哥哥古一世这里,她娘古廖氏就死活不同意。

    “娘的固执你又不是不知道,”古一世淡淡一笑,黑曜石的星眸透出无尽的忧愁,“以前就说不要我高攀,这下她成了县主,更是高攀不上了。”

    以前,凭借着两家的交情,还要他的努力。廖氏又十分的喜欢他,他自己觉得几率还是十分大的。

    等到他知道古廖氏私下已经偷偷为他张罗婚事,只等他高中之后马上定亲,他才急忙将自己心底的想法告诉给了母亲。

    是谁知道。

    一向开明贤惠的母亲居然极力的反对,并且还要他在父亲的排位上面发誓,绝对不娶李家女。

    古滢玫还想要劝,书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了。

    “这是娘给你熬的四红暖汤,快趁热喝。”古廖氏端着盘子走了进来,“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别打搅你哥哥温书。”

    古一世肩负着替父伸冤、振兴家族的使命。再过几个月就是科考了,古廖氏现在已经开始紧张起来。

    “娘。”古滢玫看了看古廖氏,又看了一眼哥哥,两边为难。

    “好了,你先出去吧。”古廖氏将盘子放在桌子上,看了一眼儿子,心中叹了叹气。

    看来,是时候将事情告诉给他了。

    “你去书房外面守着,任何人都不允许靠近书房。”等到古滢玫走了之后,古廖氏将小厮招了过来吩咐道。

    “娘以前不想告诉你,是怕你因此耽误了学业。”古廖氏望了一眼疑惑的儿子,“现在见你这样,不说是不行了。娘怎么可能看着你娶个仇人的女儿回来?”

    仇人的女儿!

    古一世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娘……”他声音颤颤的问道。

    “没错,你爹爹之所以被人诬陷,全是因为李家。”古廖氏愤恨的揉着手中的帕子说道,“要不是李家有人要害你爹,你爹爹是不会被抓的。”

    李家?

    古一世更是疑惑。

    李家除了李青安在朝为官之外,其他的人都没有官职啊。再加上李家有云山书院在,逃离遍布天下,是哪个皇子都想要积极争取的对象。

    他爹可是因为牵连到了前太子谋反的事情当中的。

    李家但凡有点头脑的,是不可能参与其中的。而且凭李家和自家的关系,是不可能要害他爹了。

    “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知人知面不知心,”古廖氏见儿子露出不信的表情,继续说道,“这个是你爹临死前手里一直攥着的东西。”

    古廖氏从怀里拿出一个荷包,轻轻的打开,取出里面的东西递给古一世。

    接过荷包的手似乎有千斤重,他颤着手将它打开。

    熟悉的字体。

    一共有七个字,不,准确的说是六个半字。

    因为最后一个字只有一撇。

    古一世的心沉了沉。

    这是父亲的字体。

    “娘是从哪里拿到这个东西的?”父亲当时是在狱中去世的。

    “这个你就不要问了,”古廖氏面色有些复杂,转过脸没去和他对视,“你只要知道谁是我们的仇人就行了。”

    对于那不堪的往事,古廖氏强压住心中的异样。

    “可是娘,要是不弄清楚,万一我们被人利用了怎么办?”古一世继续说道。

    “说到底你就是不信娘了?”古廖氏显然情绪有些激动,“我看你是被那贱人迷昏了眼。”

    见儿子还要说什么,古廖氏唰一下站起来,“你什么都不要再说了,要想我答应你娶她,除非我死。”

    古一世失魂的坐在位置上。

    书桌上,那张纸条安静的躺在那里。

    他拿起那张纸条,又认真的看了看,眉头紧锁。

    为什么娘会这么激动和反常?莫非这里面有他不知道的事情。还有这纸条,父亲到底想要说什么意思?

    他相信事实绝对不会像母亲想的那么简单。

    此刻的筱暖,显然不知道,古家因为她的缘故已经发生争执。

    她正对着屋子里的赏赐两眼放光。

    紫苏紫堇两个丫鬟对视了一下,均被她们家姑娘那财迷眼给吓到了。

    姑娘呀,能不能表这么拜金?

    筱暖用实际行动表示,自然是不可以的。

    筱暖迷恋的将东西摸了一边,才依依不舍的让丫鬟们将东西登记入库。

    “姑娘,云郡主来了。”

    “暖暖。”屋外丫鬟的声音刚落,便听到赵溪云脆脆的声音响起。

    接着,筱暖便觉得眼前一红,已是赵溪云走到了跟前。

    “你怎么来了?”筱暖用帕子替她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怎么都这么急?”

    “没事。”赵溪云坐在筱暖刚才坐的位置,端起桌子上的茶大大的喝了一口,“咱们明天出去玩吧,还有,我今晚要跟你睡。”

    整天闷在家里,她都要憋疯了。

    以前没人跟她玩,现在有了个妹妹,终于可以一起出去门了。

    筱暖用手点了点她的头,“父王和母妃那里可有说过了?”

    “那当然,”赵溪云挺了挺胸,“不然你以为我能出门么?”

    咳咳……悠麻想说的是,这出门嘛,是有讲究的。古代宅女不出门则以,一出门是必须要整点事情粗来滴。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