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章:方子

    “大伯。”

    当筱暖走进段氏院子,便见到大爷李青安正陪着段氏刚出了正房的门。

    “暖暖来了。”段氏说完刚想要冲着筱暖笑一下,结果脸色一变,转过身去干呕起来。

    “大伯母。”

    李青安和筱暖都急忙冲了上去,筱暖急忙扶住段氏的手,帮她按起了商阳穴。

    “这次怎么反应这么严重?”这才几天的光景,段氏都已经瘦了一点了,“要不要请太医来瞧瞧?”

    “无碍的。”段氏摇摇头,丈夫能够及时回头,知道她怀孕也没有去别的女人那里,还无微不至的照顾她,她即使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刚才暖丫头给我揉了一下手,感觉心里爽快多了。”段氏柔声说道,“暖丫头可真是我的福星。”

    要不是她的那个梦,自己还不知道肚子里已经悄悄住进一个小家伙了。

    “以前好像在那本书上见过,说是按摩这个穴位可以减少呕吐,我见您那么难受,就忍不住的试试。”筱暖装作害羞的笑了笑。

    “暖丫头在那本书上看的?能借给大伯瞧瞧吗?”李青安点点头。

    他也听段氏说起,筱暖自从醒来之后比以前懂事了很多。

    如今看来,也是因祸得福呀。

    “额……暖暖也忘记是从哪本书上看到的?”筱暖尴尬的摸了摸头,“不过很多关于孕妇的东西我都记着呢,回头我写出来让人送给您。”

    她能说她前世是个妇科博士么?

    扶着段氏进了房,筱暖将自己做的甜点呈了上来,“昨儿听说大伯母最近胃口不好,暖暖做了点吃食,大伯母尝尝。”

    只见那白玉盘中,六个圆状的水馒头晶莹剔透、粉粉的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

    段氏忍不住的尝了一块。

    味道香甜,口感润滑,她不由得又吃了一块。

    “嗯,不错。”见段氏吃的那么开心,李青安也尝了一块,“口感润滑,吃起来也很爽口,这叫什么名字?”

    “水馒头。”

    “嗯,这名字倒是取得贴切。”李青安点点头,还想要尝上一口,见段氏幽怨的看了他一眼,只能作罢。

    “也不知道这小脑袋瓜子怎么琢磨出来的?”段氏眉眼里都是宠溺的笑,“回头多做点,不过这方子可要收好了,且莫被人哄了去。”

    贵族世家,最讲究的便是传承,自然也包括膳食的传承。

    不过想到三房那几个眼皮子浅的,段氏还是忍不住的提醒了一下。

    筱暖被段氏说的有些脸红。

    这是前世她去日本旅游的时候尝的,后来回家自己做了几次。

    她是见段氏这几日没有食欲才做的,至于那方子的事情,的确是没有多想。

    “暖丫头,以后常过来陪着你大伯母。”见着段氏精神有些不济,筱暖便起身告辞,李青安说道。

    虽然段氏和筱暖聊了几句,但是明显心情比之前要好很多。

    筱暖笑着答应,转身带着紫堇出了房门。

    果然,在出了正门不远,便看到前面的台阶颜色有点不对。

    前世,就是今天,段氏在出了自己房门不远的台阶上摔了一跤给小产了。

    那时候段氏并不知道自己怀孕,后面查出来那台阶颜色不对,被人给上面泼了油才这么滑。

    再后来查着就查到了段氏房里的一个洒扫的小丫鬟身上。

    那个小丫鬟之前得过李青安病死通房的恩情,自己补脑太过,以为是段氏害死了那个通房。

    偶然听院子里的婆子说段氏有一段时间没有换洗,是不是怀孕了?

    于是她便铤而走险,要为那通房报仇。

    前世事情闹的很大,李青安一怒之下将与这件事稍微有点关联的都杖毙,好多天都能闻到一股子血腥味。

    所以筱暖对这件事记的特别清楚。

    “主子,”段氏刚要躺下,便见自己身边的段嬷嬷一脸沉重的走了进来,“六姑娘刚在院子外面扭到了脚。”

    “暖丫头怎么样了?”段氏紧张的问道,“怎么好好的会扭到脚?”

    “这……。”段嬷嬷有些犹豫的望了一眼段氏。

    “怎么?”李青安也闻声看了过来,“可是有什么不妥?”

    这些年,内院里的隐晦事他可是没有少听说。

    “台阶上被人泼了油。”段嬷嬷看了一眼自己主子的肚子,低头说道。

    还好今天主子在门口遇上了六姑娘,不然按照平时的习惯,那扭脚的就不是六姑娘,而是摔倒的主子了。

    “什么?”

    段氏和李青安异口同声。

    “娘子别着急。”见段氏脸色有些不好,李青安急忙上前安慰道,“你好好休息,为夫去查查这件事。”

    “紫苏,”听说是李青安在查,筱暖便唤来紫苏,在她耳边叮嘱了几句。

    次日,便听说大房里有几个丫鬟做事不上心,被大爷给发卖了出去。

    筱暖听到这些,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这件事终于是平安过渡啊,没有血流成河,有问题的人也只是被发卖的了很远的地方。

    “六姐姐,”寿安堂里,李筱欣正陪着老夫人聊天,见筱暖走了进来,甜甜一笑,“六姐姐昨日做的那个水馒头可真是好吃。”

    “你这个小馋猫。”老夫人宠溺的拍了拍李筱欣的手。

    “祖母也很喜欢吧?”李筱欣仰着头朝着老夫人偎了偎,“可惜就是太少了,欣儿都没吃够。”

    “是很好吃。”老夫人点点头,“暖丫头有心了。”

    “六姐姐前儿做的梨花粥也好,昨儿的水馒头也好。都很好吃。”李筱欣见状笑的更甜。

    筱暖但笑不语,她知道,李筱欣笑的越甜,所求的东西就越多。

    果然,就听到李筱欣接着说道。

    “六姐姐,欣儿也想学,姐姐可不可以使人将那方子给欣儿看看?”说完又仰慕的望着老夫人,“这样欣儿也能做给祖母吃了。”

    “欣儿妹妹真是孝心可嘉呀。”筱暖望着对自己笑的正甜的李晓欣,“可惜了,这方子是我娘的陪嫁。”

    见着李晓欣撇撇嘴还待要说什么?

    “娘也是前些日子想要教我厨艺,才想到有这么个嫁妆。。”筱暖看了一眼老夫人身边的一左一右继续说道,“所以让暖暖学着做给祖母尝尝。”

    “既然是二伯母的也就是李府的,祖母。”李筱欣拽着老夫人的胳膊摇了摇,“欣儿可想学了。”

    那可是膳食的方子啊,而且还是外面没有的,如果她能拿到手,以后出嫁了,在婆家肯定更有底气。

    李府虽然是书香世家,可是像这种膳食方子确实没几个,而且还不是很出彩。

    噗……

    筱暖一个没憋住给笑了出来。

    “欣儿妹妹这规矩可是得好好再学学了,”筱暖淡淡一笑,“这话要是传了出去,可是会丢了我们书香世家的脸面的。”

    贵族世家可是最终规矩的,媳妇的陪嫁那是她的私产,以后只能留给她的子女。

    “好了,以后想吃,让暖丫头给你做去。”

    老夫人本来也想开口要那方子,如今被筱暖借着李筱欣的话给堵住,差点没憋的内伤。

    道了一声困,便让筱暖她们都回去了。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