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章:相见恨晚

    “这些都是大伯母送的?”筱暖望着桌子上堆成小山的礼品,有些吃惊。

    看来是已经请了大夫确认了。

    想到段氏老蚌还珠,不知道大爷知道了是怎么样的光景?

    大房最近也是热闹的紧。

    自从大老爷一个宠爱的通房病逝后,大老爷暮然发现陪伴自己的大太太段氏的好,居然将后院的几个通房给遣散了。

    这一举动更是惊炸了很多人。

    “紫苏,你去将这些东西收到小库房吧。”筱暖朝着紫苏说了一声,便带着紫堇去了廖氏的枫林苑。

    廖氏最喜枫树。

    所以,枫林苑的北面,有一处是李青韬专门为廖氏种的枫树林。

    据说当初李家二爷为了置办这枫林林,特意请了名工巧匠来设计建造了这一处园林,并且花费巨资从各地移植来这枫树,为的就是能够让爱妻时常欣赏到满园的美景。

    李二爷此举不仅被文人雅士声声乐道,更是一度成为天下夫人们心中完美丈夫的楷模,廖氏也被拉了出来各种的羡慕嫉妒恨着。

    见筱暖进来,廖氏面露喜色的嗔了她一眼,“怎么就跑出来了?”

    “女儿想娘了嘛。”筱暖甩掉绣鞋,爬到廖氏身边,不二话的往她怀里钻,“娘。”

    她这一声‘娘’,不仅带着前世的筱暖,也夹杂的现代孤儿的她对母亲的思念。

    听得廖氏心中一团的柔水。

    在原主的记忆中,廖氏性子直爽泼辣,因着生她的时候受了点苦,但却不像老夫人那般的厌恶,而是另一个极端---溺爱。

    廖氏在娘家就一直很受宠,所以在她的观点里,女儿就是要娇养的。

    “怎么了?可是受什么委屈了?”廖氏见女儿难得的这般软糯亲昵,心里很是高兴。

    转而一想,女儿刚才应该是从老夫人那里过来的,不是应该跟那两个小姑娘玩耍吗?怎么会跑到她这里还粘着她?

    “前些日子女儿让娘担心了。”筱暖窝在廖氏怀里低头说道。

    廖氏为了让筱暖明白那两个不怀好意的姑娘,私下里旁敲侧击的好几次,偏都被筱暖给无视,还一个劲的再她跟前夸她们好。

    整的廖氏十分的内伤。

    说重了怕女儿受不了,说轻了又不起作用。

    廖氏仔细的看了她一眼,叹了一口气,“你能有所长进,娘也就不担心了。”

    母女两正说着话,便见李青韬一脸沉重的走了进来。

    “女儿给爹爹请安。”

    见筱暖也在,李青韬一扫脸上的阴郁,笑着牵着筱暖的手坐在下,“看爹给你带什么好东西回来?”

    “是芙品轩的芙蓉糕?”筱暖闻了闻,高兴的说道。

    “就你这小鼻子最精灵,一下子就闻到了。”李青韬刮了刮筱暖的鼻子哈哈大笑起来。

    筱暖泪奔啊!

    老爹就差说她是吃货一枚了。

    知道爹和娘有事情商量,筱暖带着芙蓉糕准备去和家里的另外一枚吃货李五李子琼一起分享。

    “二爷,怎么了?可是找他谈的不妥?”廖氏见女儿走后,李青韬笑着的脸又变得沉重起来。

    今天李青韬是去找救下筱暖的那个少年宋墨城。

    毕竟当初筱暖从假山上掉下来,是趴在宋墨城身上的,如果男方在这个时候要求负责,那筱暖只能嫁给宋墨城。

    爱女的廖氏觉得镇国公府太过复杂,筱暖进去肯定会被吃的只剩下渣渣,所以便让李青韬去找宋墨城谈。

    “不是。”李青韬沉思了半天,吐出了两个字。

    “到底是怎么回事?”廖氏被吞吞吐吐的李青韬弄的有些心烦意乱。

    “难道他想娶我们家暖暖?”廖氏一惊,推了推他,“你倒是快说啊!”

    “他不愿意娶暖暖。”

    “啥?”

    廖氏推着李青韬的手一顿,有些不确定。

    是呀,那么优秀的孩子,怎么偏就不愿意娶自己女儿呢?

    “这不是很好,那你还这么愁眉苦脸的?”廖氏确定之后,笑着转过身为李青韬添了一杯水。

    “哎……可惜呀。”李青韬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像是要把心中的郁闷也给呼出来一般。

    可惜?

    “那宋家小子以后必将是一个人物啊。”见廖氏一脸疑惑,李青韬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我和他谈了近两个时辰,居然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可惜那小子要走武将的路数,不然他都想要收他为徒,干脆让他从文得了。

    那小子死活不愿意。

    后来自己又说不然娶他女儿吧,女婿半个儿嘛,也可以继承他的衣钵。

    结果那小子本来就冰着的连更黑,想也不想就给拒绝了。

    李青韬顿时心塞啊,这臭小子!

    “是个人物也不一定适合咱们家暖暖。”廖氏听完自己丈夫的赞叹,倒是看的很开。

    有能力有本事的人很多,但是不见得都能够成为好丈夫好父亲,更不见得就适合她们家闺女。

    再加上镇国公府那一滩子浑水,疼爱女儿的人家是不会想把女儿家到他们家去的。

    “是啊,所以那小子想请我跟净空大师买个人情,让他进法源寺习武。”李青韬想起宋墨城说起净空大师的崇拜样子摇摇头,“我想让五郎跟他一起去。”

    “五郎?”廖氏看着李青韬,“也好。”

    书香世家的李家,在筱暖这一辈,有两个奇葩。奇葩之一便是二房的李子琼,力气很大,打小就爱习武,不像李家其他子弟那般的舞文弄墨。

    如果能够去法源寺习武,那对五郎也是一个造化。

    可怜的筱暖,此刻并不知道自家老爹想要将她推销出去却被拒绝的心情。

    她正坐在李五的书房里,拿着笔一边画着一边和李五讲解。

    而李五,也不知道自己梦寐以求的事情即将达成。

    “五哥,等这个烤架弄好,咱们夏天就可以在湖边一边垂钓一边烧烤了。”筱暖咬着毛笔头,惬意的想象了一下。

    筱暖画的是前世烧烤用的烤架。

    “你不是说这种东西去外面郊游也可以么?”李五咧着嘴嘿嘿一笑,“等到夏天,五哥带你去法源寺,那里的木槿花开的最好,咱们去烧烤。”

    知道自己的妹妹最爱的就是木槿花。

    “好呀,到时五哥可不要忘记哦。”筱暖朝着李五甜甜一笑。

    她能说她设计这烤架,就是想让他多带她出去不?

    “公子,”门口,小厮的声音传了进来,“宋墨城宋公子来了。”

    啪嗒……

    握在筱暖手中的毛笔掉了下来,将画好的烤架图给染的一坨黑。

    这厮怎么回来?

    筱暖只要想到那双冰冷的不符合他年龄的眼神,就感觉好像有一双手掐住了她的脖子,让她不能呼吸。

    “妹妹……妹妹你怎么了?”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