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章:友爱

    话音刚落,就见黑压压的一群人走了进来。

    云山李家盛产男子,这话一点不假。

    进来的正是李家大房和二房的公子们。

    “二哥、三哥、四哥、五哥、你们来了。”筱暖搜索着脑海中的记忆,坐直了身子朝着几个兄弟点头问候。

    “暖暖,可有好点?”一进门,筱暖的嫡兄、二房的次子李子琼就急忙上前,仔细的看了看自家妹妹。

    小时候,李子琼害得筱暖被蜂蜇,结果筱暖醒来第一件事就是问李子琼有没有事?李子琼当时感动惨了。

    自此以后,愈发的疼爱这个妹妹,所以两人的关系也更为亲密。

    五哥,前世去了战场,筱暖被关在后院破屋的时候,曾听红鸾小声跟墨菊哭着说起,自己的五哥在战场上意外身亡了。

    几个哥哥……

    还好,他们都在。

    “嗯,好多了。”筱暖压抑住内心里的那股子酸意点点头,示意紫苏去去上茶。

    “六妹妹,是不是又是她将你推下去的?”二房的老四李子嘉看着自己妹妹虚弱的躺在床上,小脸白皙,顿时就跳了起来。

    “小四。”二哥李子豪急忙拉住李子嘉,平日里几个弟弟都是文质彬彬,偏一遇到六妹妹的事情上,就变的冲动起来。

    筱暖不由得在心里为前身叹息,这么好的哥哥,她怎么会将这么好的一副牌打成那样?

    二房的三个哥哥就不说了,疼妹妹那是疼到骨子里了。

    就说这二哥李子豪,虽然是大房的,上面有个天才大哥,但却依旧很阳光的性格。

    在离京前,一直对筱暖很是关爱,后来到了地方,每年还会送给筱暖很多礼物。只是一场洪灾,二哥救人早早的就给去了。

    此刻,筱暖再见到他们,眼泪差点流了出来,这一世,她一定要让哥哥们都好好的。

    好吧,从此之后,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就是筱暖,李家的嫡女筱暖。

    她会好好的爱这些关爱她的亲人,守护这些爱她的人。

    “四哥哥,”筱暖朝着他甜甜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妹妹已经没事了,而且因祸得福,脑袋也比从前更灵光了一些呢,所以哥哥们就放心吧。”说完又是甜甜的一笑。

    那眼神说不出的清澈、明媚。

    自己的仇自己报,那两个人,这几天且就让她们先蹦跶着吧。

    李子豪点点头,之前一直觉得这个妹妹被家人保护的太好,所以性子有些绵软,如今看来,经过这一事之后,到时有些改变了。

    等几个哥哥走了之后,筱暖才又躺下,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前世家里几个哥哥的情况。

    “紫堇,给我拿本书来。”想的头有些涨疼,筱暖索性坐了起来。

    紫堇麻利的从书桌上抱了一本书递了过去。

    筱暖看着那书头更加的疼了。

    扶额……

    上辈子她最不耐烦的就是读文言文了。

    紫堇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正在纠结难受的筱暖。

    姑娘好奇怪,这可是她最钟爱的一本诗集,她没拿错呀,为什么姑娘会是一副便秘的表情。

    “去给我拿一本游记过来。”筱暖随手将那诗集扔到了一边,看也没看惊讶的紫堇。

    哦,紫堇呆呆的转过身去,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

    “姑娘,书房里没有。”转了一圈的紫堇走了进来,一脸为难的望着筱暖。

    姑娘以前最讨厌的就是看游记了,所以书房里也从来不曾出现那类书。

    “你去三哥那里看看有没有?”筱暖瞥了一眼紫堇,“算了,扶我起来走走吧。”

    有些事情还是慢慢来吧。

    还有这身子,这么柔弱,得起来多走走的好,以后还是要加强锻炼啊。

    所以筱暖便由紫堇搀扶着在屋子里走。只是刚走了没几步,便听见外面一阵脚步声。

    紧接着,门帘子便被掀开,走进来两个姑娘。

    前头那位身穿鹅黄色的衣裙,头上戴着赤金宝石发钗,脖子上戴着赤金璎珞项圈,项圈中间那个红宝石闪瞎人眼,真正的富贵逼人。

    长相出众,尖尖的脸蛋,双眉修长,不过眼中带着三分倨傲三分凶狠,一看就知道不是好相与的人。

    她便是三房嫡出三姑娘李筱欣。

    而筱暖,则一直盯着亦步亦趋跟随在李筱欣身后丝毫没有存在感的姑娘。

    孟玉娆!

    三太太郭氏姐姐的女儿。

    筱暖死也不会忘记,前世,就是这个一直充当背景墙的孟玉娆一碗毒药,害的她没了孩子。

    想到这里,筱暖恨不得上前去将她的心刨出来看看是不是黑的?

    前世前身那么掏心掏肺的对她,最终却换来这么个悲惨结局。

    这就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

    “哟,六姐姐这是干嘛呢?”李筱欣将手帕放在嘴边一笑,“听说姐姐病的快要下不了床了,怎么如今看着不是挺好的么?”

    怎么不摔死!还真是命大。

    不过只比自己大了一岁,却能得到全府人的宠爱。

    凭什么?

    “让妹妹失望了,”筱暖淡淡的望着两人一笑,“真是罪过。”

    她虽然看似很淡然,但是被她靠着的紫堇却是很痛苦,因为她家姑娘此刻正狠狠的握着自己的手。

    不过她也没有什么感觉,因为看到眼前的这两个姑娘,紫堇就想起她那被罚了半年的月银了,心中也是一恨。

    都是眼前这两人,她们姑娘才会从假山上摔下来,她才会被罚,偏罪魁祸首还没事人似得乱晃。

    李筱欣拿着手帕的手一滞,有些不敢直视筱暖那淡笑的眼神。

    这个六姐姐好像有些变了?

    “瞧姐姐说的,妹妹自然是希望姐姐好的。”李筱欣立刻转换了话题,“见姐姐恢复的这么快,妹妹也就放心了,长公主的百花宴想必姐姐一定会去的,哦。”

    百花宴是长宁长公主主办的,每年都会邀请一些世家子弟、名门贵女前去,这其实就是一场变相的相亲大会。

    因着长公主的嫡孙拜在李青韬门下,所以每年都会给筱暖发帖子。

    而李晓欣生怕筱暖身体没好,不去参加桃花宴,那样她也就参加不了了,所以才会巴巴的过来看望她。

    筱暖看了一眼一直充当背景的孟玉娆。

    这个一直默默的站在别人身后的女子,虽然只比她大了一岁,但是那心机却是多的不行。就连一向骄纵自傲的李筱欣也被她拉出来当枪使。

    恐怕她这个好妹妹还不知道,自家这个表面柔弱的表姐在桃花宴上居然默默的和柳玉淳那厮搅和在一起了。

    许是连她那个心眼多,算计多的精明三婶都不知道,她这个好侄女心里的谋算有多大!

    前世,她可不就傻傻的被她那默默的安分给骗过了,最终却死在了她的手中。

    “百花宴啊?”筱暖将身子慢慢依靠在紫堇身上,天真烂漫的看了一眼孟玉娆,便看到她明显的身子一僵。

    “到时候再说吧。”筱暖顿了顿,慢悠悠的的开口,“哎呀,紫堇,我又头疼的厉害,快扶我去床上躺着。”

    “你……”李筱欣瞪了一眼筱暖,要不是她拿不到帖子,她才不会过来跟她说这些的。

    还有平日里,她的要求六姐姐从来都是会满足的,如今却是来了一句‘到时候再说’,真真气死她了。

    “表妹,你不觉得六表妹今天有些不同么?”出了筱暖的院子,孟玉娆看了一眼气鼓鼓的李筱欣。

    “不一样?”李筱欣严重也有一丝疑惑,“哼,摔了一下倒是摔的嚣张了,走,找祖母去。”

    前面气呼呼走着的李筱欣自然错过了孟玉娆那一闪而过的讥讽和得意。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