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章:穿越重生

    “啊……快让开。”筱暖一边大叫一边朝着下面那人挥手。

    ‘砰’毫无意外的撞到了一起。

    悲催的,不是要她重生么?怎么会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

    这得有多么的不靠谱呀!筱暖在晕倒之前心中暗暗想到。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一阵的头疼,昏昏沉沉的,似乎有千斤重。

    “暖暖,我可怜的暖暖。”迷糊之中,听到一阵脚步,接着便感觉有人扑到她跟前,抱着她就是一通的哭。

    好香暖的怀抱,好有妈妈的味道。

    筱暖贪婪的允吸着那母爱的气息,这是父母双亡的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紫苏。”迷糊中的筱暖听到那女子继续说道。

    望着女儿惨白的小脸,廖氏阴郁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小丫鬟,“说吧,今天到底是什么回事?”

    “回太太,七姑娘让六姑娘带她和表姑娘去假山上玩,奴婢们想要跟着,被七姑娘给挡了回来。”紫苏跪在地上磕头后继续说道,“所以姑娘是怎么从假山上摔下来,奴婢们也不清楚。请太太责罚。”

    七姑娘?又是那丫头!

    廖氏心里暗暗的叹口气,自己千辛万苦生下来捧在手心的女儿,也不知道随了谁?性子那么绵软善良。

    三房的那两个姑娘……

    想想廖氏就头疼不已,已经提醒过女儿很多次,偏这心善的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望着女儿惨白的小脸,廖氏讥讽的一笑:那两个小丫头能这么大胆子,还不是后面有人在撑腰?不过这一次,她廖菀秋绝对不会再放过那些人的。

    “菀儿,暖暖怎么样了?”迷糊中的筱暖又听到一男子略带磁性的声音,充满了担忧。她不由得在心里暗暗赞一声:声音真好听。

    哼……

    廖氏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的瞪了来人一眼,将身子别过去背对着他:“你还来干什么?干脆等我们娘俩让人欺负死你再来。”

    “呸呸呸……净胡说,”李青韬走上前将廖氏的身子板正:“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出一个妥善的法子。”

    筱暖被这一通对话说的云里去雾里来,她晃了晃脑袋,却是一阵的眩晕,紧接着便像是有什么钻进自己脑袋一般,那些记忆便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好痛。”筱暖低声**道:“唔……。”

    尼玛,要不要每次都这么凶悍?重生从假山上掉下来,给个金手指能把她脑袋疼裂了。

    “暖暖,你有没有怎么样?听到娘的话了吗?”廖氏听到筱暖痛苦的低吟声,感觉自己心都要被揪起来一般,真恨不得自己替女儿受这般苦。

    筱暖还来不及整理这乱哄哄的记忆,模糊间听到外面又一阵的脚步。

    “暖暖怎么样了?”人未至,声音却是已经传了过来,中气十足却又带着浓浓的担忧。

    “老杜,快点给我那孙女瞧瞧。”

    依旧是那声音,紧接着,筱暖便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扶了出来。

    在书房里正和大儿子李青安议事,便被李管家告知自己嫡亲的孙女出事了,李老太爷急忙使人拿了自己的帖子请了好友老杜过来。

    这个软软甜甜的孙女,长相酷似他这个老爷子,被家人当成掌上明珠般宠着护着的,怎么会从假山上掉下来?

    李老太爷眯着眼看着昏迷不醒的孙女,惨白的小脸,心中一阵的心疼。

    筱暖在这个空档,慢慢消化起脑中的那些记忆,也明白了为什么原主会说自己没有脸再见家人。

    而那些记忆融入到她的脑海后,让她有些不能确定到底谁才是她?

    等到筱暖再次睁开眼,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用手拨开那做工精细的床帏,筱暖四下看去。

    纱幔低垂,营造出朦朦胧胧的气氛,四周石壁全用锦缎遮住,就连室顶也用绣花毛毡隔起,既温暖又温馨。

    陈设之物也都是少女闺房所用,极尽奢华,精雕细琢的镶玉牙床,锦被绣衾,帘钩上还挂着小小的香囊,散着淡淡的幽香。

    好美的房间!

    前世的她那里有空去整这些小女人的东西?他也总是抱怨自己没有女人味。许是因为这个,所以那个男人才背叛了自己吧。

    整理了脑袋里面的那些记忆,筱暖淡淡一笑。老天果然待她不薄,关上了那扇门,又给她开了这扇窗。

    一醒来,自己已经到了这集万般宠爱于一身的身子里面。

    那么,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再像前世那般生活了。

    而原主的心愿,她也一定达成,好好的守护关心她的家人。

    “紫苏姐姐,姑娘还没醒么?”屋子外面传来一个小丫头担忧的声音,“听说被姑娘撞上的那位公子也没有醒。”

    紫苏?筱暖搜索了一下脑海中的那些记忆。这个稳重细心的大丫鬟,被婆婆给要了去,后来又赏给柳玉淳的弟弟做了通房。

    那时候的她满心满眼都是柳玉淳,哪里知道自己的大丫鬟被那个浪荡子给瞧中,因着怕名声不好,所以婆婆才开了口。

    脑海中最后一次见到紫苏,是在后院的路上偶遇,那时候的她神情木讷,眼神枯死,再也没有往日的干练沉稳。

    再后来,已经没有了关于紫苏的任何记忆。

    “姑娘每年的生辰怎么都这么可怜,”外面,那小丫头哀叹了一声又继续问道:“你说姑娘会不会嫁给那位公子呀?”

    毕竟当时两个人可是抱在一起了,而且还是她们姑娘扑在人家身上的。

    “紫堇,不许胡说,”紫苏的严厉的说道:“仔细了顾嬷嬷知道罚你去针线房。”

    对于粗线条的紫堇来说,这个惩罚可是比罚月银还让她难受。

    不会吧,筱暖听到房间外面的对话,脸色已经煞白。

    她忘不了记忆中她刚苏醒过来的情景。

    那双明明很美,却充满着冰冷恨意的眸子。

    厌恶,憎恨,狂怒。

    她放佛能从那双眼睛里看到这世界上所有负面的情绪。

    本来已经苏醒过来的她,又很没出息的被这吓人的眼神给晕了过去。

    两世为人啊,妇产科博士的她居然会被一个少年的眼神给秒杀。这要是被前世的同事知道,肯定会惊掉大牙,向来冷静的她居然会这么没出息?

    这坑爹的老天,刚她还在庆幸老天爷为她开了这扇窗,却没发现窗外已然布满了荆棘。

    她丝毫不会怀疑,如果自己再出现在那人跟前,他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掐死。

    不,我不要嫁给他!

    好不容易有了一次这样的机会,她才不会傻傻的以为还有第二次第三次这样的机会。

    咳咳……

    筱暖一急,更是一通的咳嗽,身子揪着的疼。

    啊……

    “姑娘。”两个丫鬟听到里面的动静,急忙跑了进来。

    靠之。

    筱暖无语望天,还能有比她更悲催的么?刚苏醒差点被眼神吓死,咳嗽居然能从床上翻下来,差点没痛死。

    而且还被两个丫鬟给撞了个正着,真真是羞死了。

    坑爹的老天爷,你这到底是为那样呀?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