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槿园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章:前世今生

    废旧的院门,破落的房子。

    女子面黄肌瘦,破旧的床帐上无数个窟窿补丁,她眼神空洞的望着头顶上补丁,浑身弥漫着凄哀,悲痛。

    孩子,那个她期盼多年的孩子,她还没来得及感受到他的存在的孩子。

    没了。

    想到这里,女子放在肚子上的手紧紧抓住那破旧的棉被。

    一种剜心蚀骨的痛从那里弥散开来。痛的她连呼吸都困难,不知何时?眼泪已经模糊了双眼。

    半个月前,当她满怀欣喜的跑到外院,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她怀孕的消息与他分享的时候,却发现,她心中的良人,自己的夫君正与她的闺中好友林梦雪颠鸾倒凤。

    她清楚的记得,她第一次去那里给他送吃食的时候,他冷着脸对自己说过,书房重地,以后莫不可再来。

    重地?

    她嗤笑了一声。

    自己到底是有多傻?居然相信他的那些屁话。

    在林梦雪讥讽的笑容中,她晕倒了,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这破旧的屋子里。

    呵……

    “我是不是很蠢?”女子望着半空中,手轻轻的抚摸着胸前的血玉。

    筱暖撇撇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想到自己的经历,她同样也蠢,不是么?

    呵呵呵……筱暖无力的笑了笑,正想着要怎么安慰一下她时,那破烂的门‘吱’的一声开了。

    走进来一名女子,桃红色织锦杭稠对襟夏衫,腰系淡紫色凤尾裙,头插掐丝珐琅鱼形流苏步摇,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子动人的韵味。

    呵……

    床上的女子继续淡淡一笑。

    原来自己连她也是没有认清呀!

    那个一直默默的站在自己身边恭敬的伺候着自己,永远一身素衣低调的没有存在感的小妾,何时也有了这样的风情?

    那个自己从来没有放在眼里的小妾,此时正满眼同情、可笑、奚落的看着自己。

    小妾眉头紧锁,嫌恶的用手中绣帕捂住鼻子,她莲步款款的走近,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床上的女子。

    “姐姐,”小妾柔声说道:“姐姐可是心痛了?”

    说完她妖媚一笑,继而一脸恨色的望着床上的女子又道:“想当年,我怀着七个月的身孕却被姐姐推倒在地的时候,那可比姐姐现在痛多了。”

    原来如此,她一直在嫉恨这件事。

    床上的女子笑了笑,现在想起来,那日自己会那般恰巧推了她,可不是有人故意的么?以前没有往那里想,现在想来都是那人计划了好的。

    “所以你就给我下了**?”床上的女子放在肚子上的手紧紧的抓住棉被。

    自己如今这般情景,可不是中毒之后的症状么?

    她外祖家世代从医,她自小在娘跟前耳濡目染,自然也是懂得一些药理的。本来娘看她这么有天分,想要教她一些,偏她自己蠢,被人忽悠几句,便整天捧着那些诗词歌赋。

    许是从那时开始,自己和娘慢慢的远了起来吧。

    女子盯着那破洞想着。

    “妹妹所受之苦,姐姐只有亲身体验一番,才会感受得到。”小妾神情依旧温柔的说道:“这样也不枉咱们姐妹一场不是?当然这也得谢谢姐姐的好丫鬟才是。”

    “啊,想必姐姐还不知道吧?”声音依旧温柔,只是那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床上的女子愤怒,“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什么云山李家了。”

    女子枯瘦如柴的手扒着床边半坐起来,瞬间迸发了力量,“你说什么?”

    “李家已经被抄家了。”小妾依旧温柔,温柔的往她的伤口撒盐,“爷让我带句话给姐姐,说他谢谢姐姐的慷慨相助,要是没有姐姐将李家的秘密告知,爷也没有那么顺利的被封侯。”

    “你……不可能……。”女子半趴着挣扎了几下,终于无力的躺会到床上,空洞的盯着那补丁。

    那里也是你从小生活的地方呀!

    “想来姐姐必然也不知道爷有多嫉恨你,多嫉恨李家吧?”小妾继续温柔的说道,“凭什么同样跟着圣祖打天下,你们李家却是备受尊敬。而爷那么努力,却还要受人讽刺?”

    “表妹肯定是不能体会那种感觉的。而表姐我,却是从小就深有体会。”小妾淡淡一笑,“凭什么你这个蠢货一生下来就备受宠爱?而我,却要像条狗一般的寄居在你们家。”

    打小在她的施舍下生活?明明是自己先遇见爷的,凭什么她就能是正妻,而自己算计着才成了爷的妾。

    她除了托生的好一点,其他那点好?蠢笨如猪,连身边的丫鬟都识不清,为了个男人和家族闹翻。

    “就连爷的婚事也是一样,如果不是因为你,因为李家,爷是绝对不会娶你的。”小妾走到门口停了下来,转身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女子,得意的一笑,“你一定不知道爷心心念念的都是她,你越像她,爷就越恨你。”

    偏她还愚蠢的学着她,也不过是东施效颦罢了。

    没有爱,只有恨和利用。

    女子呆呆的望着那补丁半天……

    是了,她怎么忘记了,那两个人可是表兄妹啊,亏她还一直相信他们是纯洁的兄妹关系。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原来,他对自己从来都只是算计。

    好,好一个济永侯世子,好一个玉面郎君,好一个柳玉淳。

    “你都听到了吧?”女子依旧盯着那补丁,苍白的一笑,“你能帮我么?”

    “怎么帮?”筱暖缩在女子胸前的血玉中,不知怎么就接了这么一句,说完就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

    “重生司的司礼许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女子平淡的说道,放佛没有看到她的懊悔,“我将这重生的机会给你,让你重生回到我的七岁时。”

    “重生?”筱暖低声说道。

    “对,我将我这一世的记忆都给你。”女子无喜无波的继续说道,“你替我重回那个时候,帮我救回我的亲人。你不是一直都渴望亲情么?我们家最重的就是亲情。”

    “那你怎么不回去?”筱暖开口问道,既然知道这么多,怎么自己不回去?

    呵……

    她自嘲的一笑,“我还有脸回去么?”

    误信他人,错把奸人当良人,为了他跟家人翻脸,从此鲜少再回娘家。她还有脸再面对疼爱她的亲人?

    将家族的秘密告诉外人,害死全族,她还有脸回去?

    “再说,我们本就投错了胎,这次不过是转回正轨罢了。”女子顿了顿继续说道,“不然你也不会来到这里。”

    同样的名字,相似的经历。

    唉……

    血玉中的筱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就是偶然听两个护士在讨论新追的穿越剧,结果莫名的被吸到了这个血玉中,她还能有别的选择么?

    “替我好好的爱他们吧。”女子朝着空中的筱暖淡淡一笑,虽然脸色蜡黄,但是依旧可以看到那两个浅浅的酒窝。

    四月,木槿花盛开的季节。

    璀璨夺目的木槿花娇艳的盛开,那淡紫的颜色超凡且脱俗。举目望去,那份悠然的淡紫给人一种空灵的感觉。

    她于那木槿花中漫步,不经意间,他便走进了她的眼帘。

    丰采如神,若朝阳之丽云霞。

    她怦然心动……

    筱暖看够了这个女子的痴傻,也看到了她的悲惨结局,“可是,我怎么出来?”

    那女子用尽了最后的力,将血玉掼到了地上,破裂开了一条小小的缝……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