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10 大捷

    那片灌木丛,陈飞正看着手的毛瑟1971年式步枪在心里抱怨:“这是什么破枪,精度也太差了,想打哪打不到哪,不过还好,都打小鬼子了。”

    此时的陈飞,身上的衣服缝了很多布条,远远地看去和一丛灌木没有什么两样。这种衣服和现代的吉列伪装服很像,吉列伪装服的发明可以追溯到13世纪的苏格兰,那里的猎户经常穿着这样的衣服去捕杀猎物,其有一种叫“snipe”的鸟,因为它极其灵敏,所以很难猎杀,靠着这种伪装服,猎杀它们就容易多了,因为鸟类和人类在获取外界信息的方式上很相似,都是靠视觉。擅于猎杀这种鸟的人被称为“sniper”,后来这个词就被翻译成了“狙击手”。

    此时的日军顾不上寻找灌木丛里的陈飞,因为那群清军骑兵已经冲上了土坡,日军人数太少,在战马面前又毫无优势,故此死伤惨重,土坡很快就被清军占领了。

    清军立刻把上面的马克沁机枪的枪口调转过来,对准了还在河挣扎的日军。

    日军在军官的指挥下趴在了冰面上,可是枪声一响,几匹拉火炮的马受惊了!

    战马原本都经过特殊的训练,以保证在战场上不被枪炮声惊吓到,可是在日军,受过良好训练的军马都被配属给了骑兵联队,步兵联队要用马怎么办?军需官告诉联队长一句话:你们自己去想办法!

    日军轻视后勤补给的老毛病再一次毕露无疑,这几匹拉炮车的牲口全是从村民那里抢过来的,其实里面有两匹是骡子,很可惜去抢劫的日军士兵不认识骡子,硬是当成马给抢了过来。

    牲口受到了惊吓,拉起炮车就疯狂地跑,把最近的两个炮手撞得骨断筋折,当时就送了性命,牲口这一跑,冰面又“稀里哗啦”地碎了一片,马背上的炮弹掉在日军士兵的头上,几个日军士兵当时就被砸得昏死过去。

    就在这时,无数子弹落在了日军头顶上。

    靠近河东岸的日军很幸运,因为他们可以很快逃回岸上,东岸上的日军想要组织反击,可是清军士兵改变了射击方向,开始集火力射击东岸的日军,马克沁重机枪的射程可以达到2000米,河东岸又是一大片开阔地,没有遮蔽物,所以日军士兵只好向后撤。

    最不幸的要数已经登上河西岸的日军,他们在冰冷的河水里挣扎了半天,好不容易爬上了岸,冷风一吹,人都要冻成冰棍了,有的勉强举枪,却发现枪栓已经冻住了,在这个时候,往枪栓上撒一泡尿是最快的解决办法,可是日军士兵刚刚从冰冷刺骨的河水里出来,那玩意冻得都快缩进肚子里的,哪能尿得出来!

    清军士兵并没有直接冲向河岸的日军,他们只是在五十米左右的地方开枪,密集的弹雨射倒了成群的日军士兵。

    有的日军开始往南北两个方向跑,希望能够逃出清军的射击范围,可是他们似乎忘记了一点,身上湿透了的棉衣在岸上失去了浮力,显得更加沉重了,哪里是清军骑兵的对手?

    已经上了岸的日军士兵很快被消灭干净了,清军迫近河岸,开始对河挣扎的日军士兵进行屠杀,骑兵群左右一分,四门格林快炮现出了身影。

    说起格林快炮,很多人都会听得一脸茫然,可要是提到它的另一个名字,相信很多人就恍然大悟,那就是——加特林机关炮。

    在这个时代,加特林机关炮被翻译成格林炮或者是格林快炮。这种炮的发明者并不是一个工程师或者军人,而是一个医生,这个叫做格林的医生目睹了战场上伤员的惨状之后,一心想发明一种能够减轻士兵伤亡的东西,结果他发明了这种射是普通步枪几百倍的机关炮。

    与机枪不同的是,格林机关炮并不是利用子弹射击之后的剩余气体来完成枪机自动动作的,而是采用了枪管旋转的方式,它有多根枪管,每一根枪管里面都有独立的击针,有一个供弹装置为枪管提供子弹。在射击的时候,由一个射手旋转手柄,枪管绕轴线旋转,在供弹装置处获得子弹,随后击发,然后转过供弹位置完成退壳,再由下一根枪管射击,从而达到很高的射击度。

    四门格林机关炮对准河的日军吐出了火舌,日军士兵的血瞬间把冰面和水面染红了,有的士兵开始往河的东岸游去,差不多要游上200米,人类奔跑200米的世界纪录不到20秒,而游泳200的世界纪录是2分钟,所以说击敌于半渡是绝妙的杀敌手段,而且河水满是冰块和日军的尸体,所以游动起来就更慢了,一瞬间,战场上满是子弹穿过**的声音。

    很多日军士兵想要潜入水来躲避子弹,可是子弹依旧在水击了他们,高射击的子弹,在水下20米的地方仍然有杀伤力。

    在东岸的联队长青田刚信想要命令部下还击,可是火炮已经全部掉进水里了,马克沁重机枪又被对面土坡上的机枪压制,没等他想出办法,清军已经开始撤退了。

    其实清军的子弹并不富裕,尤其是格林机关炮的子弹,所以很快清军的子弹就所剩无几,向锦县方向撤退了,青田刚信收拢残部,暂时在大凌河东岸驻扎下来。

    这一天是1895年2月3日,这场战役被方称为“大凌河大捷”,在日方的战史并没有特殊的名字,这场战役,日军阵亡547人,受伤1284人,失踪801人,之所以失踪的人数很多,是因为大凌河河面再次冻结,稍后的战局发展也让日军没有空暇去打捞尸体,没有见到尸体,是不能算做阵亡的,只能算做是失踪。

    消息传回指挥部,林远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毕竟战场上的局势瞬息万变,战局能按照事先预料的那样发展,实在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吴元恺说道:“林大人用兵真是神了,我们不如一鼓作气,拿下锦县。”

    林远笑道:“不,命令部队立刻撤回锦州。”

    吴元恺问道:“林大人,这是为什么?我们刚刚打了一场大胜仗啊!”

    林远说道:“我料定,驻锦县的日军很快就会撤退回去了。”

    林远看着吴元恺疑惑的眼神,慢慢地说道:“而且,更残酷的战斗很快就要到来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