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079 惨烈炮战

    孙江看见了对方军舰开炮,但是他没有丝毫的惊慌,整个炮台上有炮位四十多座,而且里面有假炮台,就是只有一个空壳子,里面却没有火炮,他们不一定是瞄准了自己,就算是瞄准了自己,他们也不一定打得到,毕竟有好长的一段距离。

    孙江没有猜错,对方果然没有瞄准自己,那枚炮弹擦着自己的炮位落在身旁的炮位上,炮弹重重砸在炮位的围墙上,孙江敏锐地感觉出对方的火炮的威力并不大。

    来不及他多想,旁边的两个炮手已经搬动把手,把地陷炮从炮坑里升了起来,所谓的地陷炮,就是在胸墙之后挖一个深坑,火炮不用的时候就隐藏在坑里,等到敌舰来犯的时候,操纵升降机构,把火炮从坑里升高到胸墙以上的位置,然后再对敌舰进行打击。

    一边的观察员使用经纬仪观测对方军舰的位置,经纬仪就是用来测量角度的仪器,这个时代并没有激光测距仪,所以都是使用三角测量法进行距离的测量,就是已知两个点的位置,这两个点构成一个已知线,再分别与未知点做连线,利用观测仪器,测出两条线的已知线的夹角,再利用三角函数计算出自己所在点到未知点的距离。

    三角函数大家都知道,并不是整数,要在工程应用,需要取一定的近似,在近似的时候,小数点位置取得太多,计算起来太复杂,毕竟那个时代没有计算机;取得太少精度不够,要知道两个已知点的距离不能取得太小,否则角度的偏差就大了,所以用距离一乘,误差就更大了。

    三角函数的误差只是一方面,观测的误差更大,首先是经纬仪本身的误差,其次是观测者的误差,这样一来,距离就很难测准,距离都测不准,怎么可能打得准?再加上风,空气密度,湿度的影响,所以说不管在那个时代,炮兵想要打得准都是不容易的。

    所以炮兵在集火射击之前需要先打一发,然后由观察员进行校准,调整射击位置,再进行集火射击,可是由于清兵的指挥机制落后,造成了各个炮台各自为战的局面,而对面的军舰,在第一发炮弹打过之后,立刻进行校准,很快,更精确的炮火就飞了过来,清军就这样在无形就丧失了先机。

    “方位二七五,高度十二”,孙江听见了观察员的指挥,迅调整炮口位置,这个调整炮口位置也是一门学问,几十吨重的大口径火炮,转动起来都费劲,还要又快又稳地停在指定的方向上,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道是一招鲜,吃遍天,孙江就是专门干这个的,他很快转动火炮到了指定的位置上。

    另有炮手打开后膛,两个人抱着炮弹,把它塞进炮膛,另有人装发射药包,随后拉动击针,击针撞击在点火药上,点火药燃烧随即引燃了发射药,爆炸产生的高温高压气体被炮筒壁和闭锁装置挡住,只能冲向炮口方向,这样一来,就推动了炮弹,炮弹在炮膛里面高旋转着,最后离开炮膛冲向目标。

    巨大的后座力让火炮整个向后运动,炮身也跟着抖动,孙江和几个炮手等到火炮停下,连忙把它推回到炮位,孙江冲着观察员叫:“打了没有?”

    “没打!”

    孙江又问:“偏了多少?”

    “弹着点太多了,看不出来哪一发是我们打的。”

    孙江吼道:“那我们下一发往哪里打?”

    “等我再算一下。”

    正在这时,孙江猛地发现,对方的军舰撤退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英国舰队已经在这一波的火力侦察,摸清了清军真实炮台的位置。

    孙江看到英**舰撤退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放佛死里逃生一般,抽出大烟枪,掏出火镰火石,打着了,一口一口地吸了起来。

    没等孙江缓过气来,就听见边上有人喊:“英国人的船又回来了!”

    孙江从堡垒里面探头看去,远远地看见英国人的舰队排成两路纵队,向着自己的炮台开来,这时,孙江只听见一声巨响,整个人都被摇了几摇,耳朵里面嗡嗡直响,原来是一发炮弹在堡垒边上爆炸。

    孙江忍不住吼道:“这***洋鬼子的炮怎么打得这么准!”

    边上人叫道:“不是打得准,是这炮弹里面的火药太多了,这是什么炮啊,劲儿也太大了。”

    他们不知道,这是君权级战列舰上的343毫米主炮的炮弹,这种火炮的威力,在全世界都是数一数二的。

    孙江他们这个炮位的火炮口径只有250毫米,射程上就照着人家差上一块儿,在这个距离上,炮台只有挨打的份。

    很快孙江眼见着一发炮弹钻进了附近炮台的胸墙,那是一发穿甲弹,巨大的动能撕裂了胸墙,里面的炮手被撞成了碎片,巨大的撞击引爆了炮台下面的储藏室里的弹药,巨大的爆炸裹挟着尘土,血肉飞上了天空。

    孙江看着高处的观察员被震得七窍流血,普通一声栽倒在地,那瞪大了的眼睛正好对上了那个角落里抱着脑袋发抖的士兵,那个士兵瞬间被压垮了,惨叫着奔了出去,孙江心里骂道:“这个龟儿子,躲在里面还有活路,外面死得更快。”

    孙江伸手抓他的衣服,吼道:“你给我回来。”可是在漫天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里,谁能听见他的话呢?

    “刺啦”一声,那个士兵的衣服被孙江扯下来一大块,孙江也被他带着摔倒在地,右臂磕在炮架子上,钻心地疼!

    孙江刚想开骂,就见到上官一脚把那个士兵踹到在地,抽出钢刀,怒道:“临阵脱逃者,斩!”

    他的话音被淹没在一片巨响之,一枚高爆榴弹在堡垒外面爆炸,弹片打在墙上,尽管没有打穿墙壁,可是墙壁上的碎石却被震落下来,像刀子一样在堡垒里面飞动,上官的脑袋直接被打成了筛子!

    随着上官普通一声倒下,孙江不由得闻到一股臭气,那个逃跑的士兵已经把屎尿拉了一裤子,孙江心里暗骂:“这他妈洋鬼子的炮怎么没个完啊!”他并不知道,英国舰队的射击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确保火炮的发射间隔不会很大。

    孙江见到英国人的军舰已经驶进自己的大炮射程,急忙爬起来,观察员已经死了,经纬仪已经坏了,就算是完好的,除了观察员也没人会用,孙江吆喝着:“弟兄们,快起来,就许洋鬼子打我们吗?”

    这时一阵气浪袭来,整个堡垒的顶子被忽地掀开,沙土稀里哗啦地落下来,把堡垒里的人都弄得灰头土脸,孙江伸出胳膊,立起手指,双眼一闭一睁,想用跳眼法测量距离,可是没等到他弄好,一阵气浪扑来,孙江只觉得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孙江才睁开眼睛,四周满是残缺的肢体,大炮的零件,还有搭建堡垒的木头,他环视四周,假堡垒大多完好无损,他似乎明白了一开始就撤退的英**舰的目的,不过他已经不在乎这些。

    他唯一在乎的是:在这场战斗,他活了下来。

    就在他庆幸的时候,那只英国舰队正穿过台湾海峡,一路北上,他们的真正目的,还不为人所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